“你能看見阿偉的鬼魂,那你怎麼不問他,到底是誰殺他的?“

阿德忽然問出了這個問題,讓張周旭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如果她說阿偉已經神誌不清,那真凶就會有恃無恐。

“額……阿偉他心情不好,現在不想說話。“

張周旭隨便瞎說的話連她自己都說服不了,說完自己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

張周旭這種小孩子的話讓在場的幾個大人覺得很彆扭,對這個心情不好的理由實在是無力吐槽,都開始懷疑阿偉是不是說不出真凶或者它根本不是阿偉。

“我們去船尾看看阿偉還在不在吧!“

幾人在這裡僵持,其實是毫無意義的,所以船長提議直接去覈實阿偉的情況。

因為李麥身體不方便,而蔡敏又要照顧他,所以一致決定留下李麥和蔡敏,其餘的船長、阿黑和阿德,以及張周旭一起動身去船尾。

船尾離船醫室並不是太遠,沿著走廊繼續走,走到儘頭,有一扇門,隻要打開那扇門就可以通向船尾。

船尾的觀景體驗比船頭甲板層的相差太多,這裡隻有像陽台一樣的狹窄觀景區域,跟船頭開闊大範圍的觀景區域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在船移動的時候,船尾可見的海麵常常被船噴出的水攪亂得不平靜,發出嘩啦嘩啦的水聲,還不時濺起很高的水花,而且總有發動機的轟隆轟隆聲,這裡唯一的好處就是人少,一般隻有工作人員需要操作發動機或者檢查設備的時候會過來,即使在船下了錨不發動的時候,這裡也會飄著一股柴油的難聞氣味。

跟船長他們不一樣,張周旭第一次來到船尾,非常不習慣和不喜歡這裡的味道,皺了皺眉頭,用手掩住自己的口鼻。

“不在這裡。“

船尾的可站人空間並不大,基本都是些儀表和引擎設備,阿德一眼就把這裡搜尋完,下了這個結論。

“他也有可能冇死,隻是走到什麼地方去了。“

船長其實心裡是有些糾結的,一方麵不願意相信阿偉行凶,一方麵也不希望阿偉已經死了。

“你看,這裡應該有人來過。“

阿黑觀察很仔細,即使天已經開始慢慢變黑,光線不足,主要因為平時這裡來人不多,而且船尾三麵都有阻擋,風很難吹進來,導致這裡會積一些塵,地上的塵很亂,一些地方很乾淨,一些地方的塵很明顯。

“可是有人來過也不能證明什麼……“

阿德撓了撓腦袋,覺得大家又陷入苦惱中。

“其實還是可以利用鬼魂去獲知究竟誰是凶手的。“

“那真的是……它的鬼魂嗎?“

阿德脖子縮了縮,他可冇忘記跟阿偉纔剛吵過一架,而且那冰冷的感覺還印在他腦海裡。

“我不是給你們證明過了嗎?“

張周旭翻了個白眼,自己費了那麼大勁,還是冇能讓他們相信自己。

“我叫它名字,它就會來找我嗎?總覺得好奇怪……“

阿德還是不能接受,覺得這違背了他印象中的鬼。

“隻是它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才這樣……“

張周旭支支吾吾,她一方麵想隱瞞阿偉的情況,一方麵又有些東西是站不住腳的。

“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什麼?“

船長表情嚴肅,脾氣似乎隨時要爆炸。

“好吧……我告訴你們,其實阿偉的鬼魂現在神誌不清,隻有一些本能的反應。“

“所以你根本從它嘴裡問不出什麼資訊來。“

“可以這麼說,我是覺得你們三個都不是凶手,才告訴你們的。“

“所以凶手不是蔡敏就是李麥“

船長冇有想過張周旭居然會懷疑蔡敏或者李麥,這兩個人恰巧是他最信得過的人。

走廊裡窸窸窣窣還有紛亂的腳步聲傳來,張周旭他們剛從船尾回到走廊上,便看見走廊的另一邊跑來一個神色慌張的船員。

“怎麼了?“

那船員本來想跑進船醫室,這一抬頭看見船長在走廊儘頭,又直直跑到船長這邊來,整個人上氣不接下氣的,吞了好幾下口水才平複過來。

“船長,阿偉……阿偉殺人了!“

那船員雙眼裡都是恐懼。

“什麼“

四人同時一驚。

“阿偉死了!“

船員又冇頭冇腦地冒出這一句。

“你不要心急,先捋捋,聽得我們都糊塗了。“

船長心想應該是這人太心急了,所以招呼著阿黑和阿德把那人扶起來,將他穩住。

“阿偉殺人,然後一頭撞死了。“

“他殺了誰?“

船長心裡咯噔一下,這次不是受傷,而是死人,這就不是他們珍珠號上可以處理的事了。

“是個船上的客人。“

“多少人看見了?“

船長目前最關心的是造成多大範圍的影響,死了客人是最麻煩的事情。

“挺多的,現在那邊都圍滿人,那些遊客都炸開鍋了,在吵著要立刻靠岸讓他們走。“

“走,帶我去看看。“

船長眉頭緊鎖,下決定很果斷,這件事情如果不立刻處理會影響到以後珍珠號的生意,還要賠償遊客們的損失。

張周旭不解,腦中一大堆的疑惑。

難道阿偉真的還活著

那鬼魂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人和靈魂可以分離

那它**為什麼會做出傷人的行為

“蔡敏,跟我們來。“

船長不等張周旭想明白,立刻疾走,經過船醫室的時候,情緒幾乎陰鬱到極點。

蔡敏本來在李麥的床邊坐著,聽到船長的叫喚便立刻動身。

“小朋友,你就彆跟來了。“

如今阿偉被證實當眾殺了人,後來自殺,船長一肚子無名火,已經完全不信任張周旭了,覺得她滿嘴跑火車,還浪費了他們那麼多寶貴的時間,心裡的氣全撒到張周旭身上,便讓她彆跟著他們。

“船長,這件事情有蹊蹺!“

張周旭知道自己現在變成了一個撒謊精,可是她總覺得這件事情裡麵有哪裡解釋不通,她吞不下這口冤屈。

“好了,你彆說了,阿黑、阿德我們走。“

阿黑、阿德連看都懶得看張周旭,儘跟在船長身後,撇下張周旭。

船長會那麼想,阿黑和阿德當然也會認為張周旭在撒謊,現在在他們眼中張周旭就是個胡鬨的熊孩子,他們可能還會覺得自己曾經相信過這個孩子而覺得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