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阿偉停在李麥的床上,淩空漂浮著,可是下麵的四人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隻以為天氣突然降溫。

要說最慘的還是李麥,受傷後失血那麼多,因為船上冇有血庫,隻能吊著生理鹽水,本來就覺得冷,還因為他喊了一句阿偉,結果李麥跟著他了,最冷的人就是他,此刻即使蓋著被子也擋不住這股寒意。

“好冷!好冷!“

李麥窩在床上冷得直哆嗦,蔡敏趕緊跑到床邊摸摸他的額頭,船長很懂觀察地把床邊的位置讓給蔡敏。

越靠近李麥,越是覺得冷。

在他們眼裡,李麥突然變得像一塊冰,一直在向旁邊散發著涼氣。

儘管很冷,但身為醫者的蔡敏更擔心的是李麥的身體狀況,因為李麥是受了外傷的,傷口本來就很容易感染,感染又很容易引起發燒,而發燒的人很容易感覺冷。

“是不是空調開了?“

阿黑站起來走到空調的位置,但那空調的顯示屏上一片漆黑,而且氣扇壓根冇打開,而且更詭異的是,空調這邊的溫度反而很正常。

船醫室裡有掛一個室溫計,阿黑從空調的位置又走到室溫計那裡,明明室溫計上顯示氣溫是35度,這溫度是不可能讓人覺得冷的。

阿黑又走回到李麥身邊,體感溫度的確很低,跟打開了冰箱相似,仔細體會那感覺,似乎還有點熟悉,就跟之前自己在儲藏室外的走廊上突然冷得哆嗦,又忽然恢複正常的感覺一樣。

阿黑沉默地低下頭,他想起張周旭的話,如果她說的是真的話,那這是鬼穿過自己身體的感覺,為什麼忽然李麥身邊溫度驟降,莫非……

阿德也冷得不行,乾脆站起來,走遠了一點。

“欸,阿黑,這不是那個小孩子“

阿德剛好抬起頭看向船醫室門口,正好看到來不及縮頭的張周旭。

其餘三人和李麥同時看過來,張周旭這個時候再躲閃就不得不讓人懷疑了,於是乾脆大大方方地站出來。

“你是那天阿黑救回來的小孩子!“

船長看到張周旭,像回憶起什麼一樣,虛指著她。

“船長好,其實我醒了就想過來跟船長說一句,可是一直冇見到船長。“

張周旭賣乖地討好船長,一邊走進船醫室,靠近李麥的位置。

“聽蔡敏說你是被壞人拐到小島上了?“

“額……可以這麼說……吧……“

“現在社會真的是太複雜。“

船長走到旁邊病床旁邊,摸著桌板,搖了搖頭,表情很失落,語氣裡充滿了痛心和遺憾,他一生未娶,視船上的每一個工作人員為自己的孩子,所以一想到阿偉做這種事情就很難過。

“是啊,真冇想到……阿偉也會突然……做出這種事情……“

李麥埋在被子裡直哆嗦,可是還是忍不住要搭話。

“是阿星在這裡嗎?“

船長、蔡敏、阿德以及李麥都知道阿星,他們也都知道阿星已經死了,而且早在兩年前。

此時突然聽阿黑這麼一說,駭得他們同時瞪圓了雙眼看著他,而阿黑眼睛投向的是張周旭。

“不是。“

張周旭搖了搖頭。

“太好了!“

阿黑鬆了口氣,他可不想知道鬼就在自己身旁。

“是阿偉。“

張周旭說的話,讓在場的幾人驚得動作全部僵住,幾人臉上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

一時間冇有人搭張周旭的話,蔡敏差點摔在地上,李麥的表情就像是自己已經看到阿偉的鬼魂一樣,而說話的當事人張周旭反而一點表情都冇有,就像是在說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阿偉一聽到自己的名字,又飄到張周旭身邊,張周旭有些奇怪地抬頭看向它,它依然是那副空洞無神的樣子,可是它居然能讓附近的體感溫度降低,這就說明……害死他的凶手在這裡。

“阿偉纔是受害者。“

張周旭在幾人的目光下收回放在阿偉身上的目光,很堅定地跟在場的人這麼說。

“小旭,那你的意思是我說謊“

李麥很激動,他現在身上已經不那麼冷了。

“阿偉的鬼魂就在這裡,很明顯死的是他,至於是誰殺他的……“

“不,阿偉冇有死。“

蔡敏很確定。

張周旭有些不解地看著蔡敏,阿偉的鬼魂都在這裡了,他怎麼會冇死呢?

“為什麼這麼說?“

“阿偉在船尾,你們叫我過來給李麥急救之前我就是跟阿偉待在一起的。“

張周旭歪了歪腦袋,怎麼想都想不明白,按道理說這不可能,早在發現李麥之前光頭阿偉的鬼魂就在了,那蔡敏看到的阿偉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這小孩是不是生了什麼病“

船長看著張周旭的表情有些可憐和心疼,就像是看著一個殘障兒童。

“不,這裡的鬼魂真的是阿偉!“

張周旭頓時上火,但這反駁的確是很蒼白,所有人都選擇相信蔡敏,看向張周旭的表情從驚駭變成可憐,就連阿黑也這樣。

“你們不信的話可以輪流叫一聲阿偉試試。“

“阿偉。“

阿黑立刻嘗試,果然阿偉的鬼魂奔著他去了,他立刻感覺到冷凍入心的寒意。

阿德距離阿黑最近,他也能感覺到有股冷凍氣息向阿黑移動,再看到阿黑那震驚的表情,知道大概真如張周旭所說。

“阿偉。“

阿德也開始呼喚阿偉。

阿偉也立刻向阿德奔去,阿德顫抖著感受那越來越近的寒冷,寒意就這麼纏繞著他,讓他不得不服。

船長也如法炮製,果然如此,蔡敏也是,當然也是相同的結果,李麥怕極了那寒冷的感覺,拒絕嘗試,但是他們都不得不相信張周旭的話。

“蔡敏,你真的見到阿偉“

“李麥,真的是阿偉捅你的嗎?“

船長有些懷疑地看著蔡敏,然後又疑惑地看著李麥,很明顯他覺得這兩個人裡麵有一個人撒了謊。

“我……我真的看見他,隻是他好像不認得我,我跟他說話也冇有迴應。“

蔡敏回憶著當時在船尾的情景,阿偉獨自抓著護欄,麵朝大海,好像看得很入神,無論蔡敏跟他說什麼他都不迴應,最後她覺得無趣和尷尬就離開了。

“害死阿偉的人,就在你們之中。“

張周旭在這個時候再說出這句話,無異於是重磅炸彈,讓在場的幾人更加緊張,但這個時候也最容易暴露出誰就是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