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一天起,他就做了這個決定。

這世界上他唯一在乎的隻有他的親妹妹馬遙,再也冇有那個名叫陳佳怡的女人。

“哥,你跟嫂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小孩子彆管這麼多。“

馬明敲了敲桌子,製止馬遙繼續追問,很明顯不願意繼續談論這個話題,他見馬遙住了嘴又繼續說話,將話題轉到馬遙身上。

“你玩得夠久了,回去要好好補回落下的功課,我已經給你請了最好的家教,給你三個月時間重新撿回丟失的進度,以後公司要靠你的。“

“哥……“

馬遙皺著眉頭,很不滿。

“彆再任性,你不小了。“

“我真的不想過你們強加給我的生活。“

馬遙痛苦地搖頭,有點乞求自由的感覺,一會想到家就想逃離。

“你身為馬家的人,必須承擔起應付的責任。“

馬明的語氣不容馬遙有任何質疑。

“馬家……馬家……我都聽膩了!“

“我們已經放任你兩年了,該長大了,我們有自己的使命。“

“有哥你承擔,為什麼還要我?“

馬遙一直很不解,為什麼馬明一直要逼著她去承擔這些責任,明明馬明已經有能力肩負起這一切了。

“彆問那麼多為什麼,你以後就會明白了……“

馬明說完,一口把杯子裡的蘇打水全喝完,嘴裡是淡淡的苦澀和氣泡爆裂的刺激感。

張周旭其實並不知道船醫室在哪裡,隻是憑著感覺走,不過她的感覺一向比較敏銳,人頭湧動的地方總是特彆吵雜。

“這到底是誰乾的?“

“是不是遊客裡麵混入了殺人犯“

“那我們要不要馬上緊急靠岸“

船員用天南地北的口音在七嘴八舌地討論,可以聽出來他們都對不知道潛伏在哪裡的行凶之人很擔憂。

“彆慌亂,先等李麥醒了,我們再作商議。“

一個沉穩的聲音像船舵一樣頃刻間穩住眾人,這人應該就是張周旭一直冇見過的船長。

“噓,請保持安靜,不要大聲喧嘩。人太多了,閒雜人等都出去吧!“

張周旭聽得出來是蔡敏的聲音,還有好幾個船員被她推出了船醫室,她好像心情不是太好。

“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今晚十點後,所有工作人員再開個會吧!“

船長聽了蔡敏的話也立刻開腔讓船員離開,床上船長最大,船員還是聽他的指揮的,於是三三兩兩的船員逐漸開始轉身離開這條走廊。

那些離開的船員看到張周旭,隻是匆匆一瞥而已,冇什麼反應,畢竟她隻是個小孩子,現在凶手藏在暗處,誰有閒心思在意她。

張周旭繼續往前走,走到船醫室門口偷偷張望,正好裡麵除了船長,都是張周旭認得的人。

“阿黑,阿德,你們說說經過吧。“

船長是個五十歲左右的人,頭髮已經不多,而且白的比黑的多,在用屁股輕輕靠著窗邊的桌子,交叉雙手抱在胸前,身上的肌肉還算精瘦,穿著簡單的淺藍色襯衫和寬鬆的休閒褲。

阿黑和阿德就坐在李麥床附近的白色圓凳上,被船長這麼一問,兩個人互相對了一下眼神。

阿德下巴指了指阿黑,意思是讓阿黑說,阿黑見船長和蔡敏都已經看著自己,隻好先說了……

阿黑說的內容大致都冇有錯,隻是把與張周旭有關的部分去掉了,就像張周旭從來冇去過儲藏室一樣。

阿德本來就不認識張周旭,最多隻是覺得臉熟罷了,而且他們當時關注點根本不在張周旭上,所以冇有提出異議。

“誰是最後給儲藏室上鎖的人“

船長聽完後立刻追問,他認為這個點很重要,鎖門的人說不定就是行凶的人。

“當時我們為了準備烤肉派對的工具,從儲藏室推了兩台手推車出去,可是李麥不在裡麵。“

阿黑回憶著當時的細節,可是整個過程並冇有見過李麥。

“車推出來之後,我們就順手把門給鎖上了。“

矮子阿德適時補答。

“你們兩個一起去推的車“

船長覺得有些奇怪,一般這麼簡單的事情是不會安排兩個人去做的,其他船員當時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做,有在廚房幫忙處理犛牛的,有搬運犛牛的,有鋪設隔熱材料的,還有維持船務等等的,都是全部安排好人手的。

“本來阿華隻讓我去負責,剛好碰到阿黑,我就讓阿黑一起過來幫忙了,這樣我就不用走兩趟,也不耽誤他多少時間。“

“阿黑當時是負責什麼的?“

“我負責船上巡邏。“

“阿德,你鎖了門之後鑰匙有交給誰嗎?“

“鑰匙……我掛在船長室了。“

“我怎麼冇有印象。“

“當時船長剛好不在。“

船長聽完阿德說的話,摸了摸自己下巴那些白白短短的粗糙鬍渣,回憶自己當時在做什麼。

當船航行至海中央,那個觀景最好的地方之後,船長就命令下錨,他好像在船定下之後的確離開過船長室一段時間。

毫無征兆的,李麥突然張開雙眼,急促地咳了幾聲,大概是牽動了腹部的傷口,還有正在吊生理鹽水的鍼口,緊接著又呻吟一下。

“李麥,你醒了!“

阿黑麪向李麥的床坐著,所以最快看見李麥的動作,驚喜地叫出來。

船醫室裡的三人齊刷刷奔到李麥的床邊,看他的情況。

“船長,阿黑,阿德,蔡敏“

李麥因為身體有痛覺在持續刺激,所以意識也恢複得特彆快,立馬就認出床邊的四人。

“你冇事就好。“船長在一旁安慰道。

“我居然冇死。“

李麥慶幸自己還活著,隻是聲音有些虛弱。

“是誰捅傷了你?“

阿黑疑惑了很久,怕李麥又再昏迷一次,趕緊把問題問出來。

“是阿偉!本來我讓阿偉幫我從儲藏室拿些飲料出來,誰知道他突然像變了個人一樣,拿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的刀捅我!“

“阿偉“

偷聽到阿偉名字的同時,張周旭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立馬回頭看著剛纔一直安靜跟著自己的阿偉。

它明明死了,如果阿偉是凶手,他又怎麼會死呢?如果阿偉不是凶手,那為什麼李麥會這麼說呢?

阿偉聽到了船醫室裡有人在叫喚自己的名字,儘管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是直愣愣地往船醫室裡麵飄去。

一股陰風颳進船醫室,船醫室裡的四人都同時覺得渾身上下是說不出的難受。

船長以為那是窗外吹進來的陰冷海風,於是伸手去把窗戶關掉,誰知道關窗之後,這陰冷的感覺是越來越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