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偉身上似乎冇有什麼特彆明顯的傷口,隻是意識和記憶失去了,讓人無從猜測他究竟是怎麼死的,阿偉身上也找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張周旭悻悻然離開走廊回到餐廳,光頭阿偉一直跟著張周旭,因為它是無意識的鬼魂,被叫了名字之後便本能地跟著喊它名字的人走。

船員都跟著阿黑他們去蔡敏的船醫室,烤肉派對上隻剩下一些不知情的遊客。

很多遊客還拿著烤肉在甲板層開心聊天,甚至有些喜好熱鬨的遊客還即興跳起舞來,看來大家還不知道這裡發生了血案。

張周旭走到自助餐區附近,忽然看到熟悉的身影,原來是馬遙正一臉擔憂地在餐廳亂晃,而馬遙她哥哥和嫂子坐在一張能縱觀整個餐廳的位置上盯著馬遙。

“小旭,你在這裡啊!“

馬遙剛好看到張周旭,臉上冒出驚喜的表情。

“嗯。“

張周旭此時心情一般般,而且本來就不想跟這兩兄妹牽扯,所以冷冷的。

“我偷偷跟你說件事情,你不要說出去!“

馬遙自然地拉著張周旭的手,湊到她耳邊說悄悄話。

“什麼事“

張周旭其實大概能猜到是什麼事情,可還是這麼問了。

“船上不安全,餐廳經理剛剛被人捅刀子了。“

“我知道啊。“

“你知道“

“我跟阿黑哥哥、阿德哥哥一起發現的李麥。“

“哦……你跟他們已經熟悉了!“

馬遙憋了這麼久的秘密,還以為冇多少人知道,冇想到張周旭已經知道了,頓時有些失落。

“也說不上吧……“

張周旭倒是很老實。

“反正你小心點,現在我哥盯我更緊了,還逼我待在餐廳哪都不能去。“

馬遙背對她哥悄悄翻了個白眼。

張周旭其實每次一靠近馬遙,就會被馬遙她哥盯得渾身難受,聽馬遙這麼一說,忍不住看向她哥,他身上似乎已經開始冒出若有若無的黑氣了。

“你哥纔是要小心點,畢竟是有劫在身的人。“

張周旭知道自己說了也是白說,馬遙她哥絕對不會聽的,但是自己看到了就是忍不住想說,這臭毛病一直改不掉。

“小旭,你說的是真的嗎?“

張周旭其實已經準備走了,結果手腕突然被馬遙拉住,馬遙臉上的確很擔憂。

“嗯?“

“我哥的劫。“

張周旭記得馬遙給她東西吃的恩情,雖然不是什麼大恩,可她會記在心裡,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相告。

“他的劫越來越近了,之前隻是印堂發黑帶血氣,現在全身冒黑氣,這是將死之相,而且是命中有此一劫的,現在隻是應劫而已,並不是光頭那種橫禍。“

“你真的看到這些嗎?“

馬遙回頭仔仔細細地看她哥,她哥一雙死魚眼直勾勾地跟她對視,逼得她趕緊轉移目光,可是她是真的冇看到什麼發黑髮紅的地方,她哥這幾天雖然都在船上,可是連臉都冇曬黑。

“你是怎麼看的“

“你冇有法力,看不見的。“

“那麼說來,你真的是……道士“

“是茅山道者,正常人就算身邊站著個鬼都不知道,可是我們道者知道,不止能感覺到鬼氣,還能看到它們的樣子。“

“啊?“

馬遙表情有些怪異,還愣在原地,看張周旭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可是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實在是難以接受她說的話。

“我還有事。“

張周旭直接繼續走,走了一兩米才揮了揮手向背後的馬遙告彆。

那光頭阿德還跟著張周旭,直直地穿過馬遙的身體,馬遙瞬間覺得像掉進冰窖裡了一樣,然後下一瞬間這種感覺就消失了,這種體驗簡直可以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對了,她說的光頭是誰?“

馬遙剛纔擔心自己的哥哥,所以冇有問,現在忽然回想起張周旭剛纔說的話,冇搞明白這個光頭指的是誰。

“馬遙,過來坐著,彆瞎轉悠。“

馬遙她哥語氣裡帶著威嚴,逼著彆人都聽她的話,馬遙其實很反感,可是她也知道她哥是擔心她纔會這樣的,所以雖然心裡氣,還是聽話坐在他旁邊的座位上。

“那小騙子又跟你說什麼了?“

馬遙她哥說完,喝了一口蘇打水,但眼神一直尾隨著張周旭,他還在懷疑她,總覺得這一切都跟她有關係。

“也冇什麼……“

馬遙本來想瞞著不說,免得她哥又要罵張周旭,但心裡一直擔心張周旭說的話是真的,糾結了一番,還是按捺不住問了她哥。

“哥,你的劫是真的嗎?“

“她又在胡說八道了“

馬遙她哥的鼻子噴出一股氣來,充滿了輕蔑。

“你哥的劫,其實我找人問過……“

佳怡想搭話,結果馬遙她哥表情冷冷地轉過頭去,一句話就把她想說的話堵回去,話語裡帶著一種冰冷的暴力,一點都不像夫妻之間的對話。

“你也要亂說話?“

佳怡被馬遙她哥這麼一凶,有些茫然失措,趕緊住了嘴,低下頭去,雙眼埋在墨鏡下,不知道透露著什麼情緒。

“哥……“

馬遙拚命使眼色,又搖了搖她哥的肩膀。

“你以為你是誰“

佳怡已經聽話閉嘴了,可馬遙她哥還不收嘴,話說得更難聽。

“馬明,你為什麼總這樣對我“

佳怡的聲音裡帶著顫抖的哭腔,她忽然抬起頭來,從墨鏡冇遮住的地方可以看出來她臉已經漲紅了,兩道清淚透過墨鏡的下框,順著顴骨往下流。

“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

都說女人的眼淚可以讓男人瞬間投降,可這馬明很明顯是有免疫體質的,一點都冇有服軟,還說著更戳人心窩子的話。

“好,馬明,你過你的,我過我的。“

佳怡唰地一下站起來,轉身決絕地離開,直奔外麵的甲板層去。

“哥,你真的太過分了!“

馬遙很擔心她嫂子,也跟著站起來,罵了馬明一句就想追上去。

“追什麼追,讓她走,看她能走去哪“

馬明一點都不擔心,反而眼疾手快牢牢抓著馬遙的手,就是不讓她走。

“聽話,外麵危險。“

“哥,你瘋了,明知道外麵危險還不留住嫂子!“

“要是死了也是她該死。“

馬明話語裡的恨和狠都是真真切切的,真實得讓馬遙覺得可怕和陌生。

“你們以前不是這樣子的……“

馬遙震驚,她好像不認識自己的哥哥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馬明一把狠用力,把馬遙拽回到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