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鬼氣似乎因為離近了,感受到這裡除了血腥味,還有一絲人氣,以及比自己還濃鬱的陰氣,竟然停在儲藏室門外,冇有其他動靜。

張周旭的注意力分出七成來時刻盯著那道鬼氣,另外三成讓她自己慢慢蹲下,從紙皮箱上撕了一塊跟黃符差不多大小的紙皮,手指輕輕沾了沾地上的鮮血,在上麵熟練地畫符。

“阿星,是你嗎?“

張周旭畫好符的時候,那黑氣還徘徊在門外,分明是顧忌自己,於是她抬頭看了看儲藏室門口的方向,雖然被牆擋著,她其實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她可以感應到鬼氣的流動。

那鬼聽到自己的名字,猶豫著慢慢露出一顆黑乎乎的半透明腦袋來,它探進來後見這裡隻有一個小女孩,於是又露出更多部分,直到完全出現在張周旭的麵前,還大著膽子想利用自己的外形故意嚇唬她。

近距離觀察那鬼的麵目,當真可以用焦黑可怖來形容,五官像一團黑色的糊泥,隻能依稀看見一張扭曲的大嘴罷了,雖然它的麵目已經被融化,可是那乾癟的腦袋和枯黑的肢體似乎還能表達出有限的情緒。

這是張周旭見過長得最噁心的鬼,幸好宗祠祠堂有專門的針對膽量的訓練,而且她早有心理準備,所以麵上神情依然一派淡然,胃裡隻是稍稍翻騰一下而已,並冇有被它嚇到。

“阿星。“

張周旭知道阿星還以為自己冇看見它,於是又叫了一次它的名字,而且雙眼牢牢盯著它,無論它飄到哪裡,她始終能夠準確盯著它。

“你是誰,能看見我“

阿星很驚訝,本來想惡作劇一下的它忽然有些手足無措,就如同自以為高明的小把戲,其實早被彆人看透了一樣尷尬,他自覺對這個小女孩冇有什麼印象。

“這不是你乾的壞事,對不對“

張周旭從阿星的種種反應看來,知道它一定還保留了自己生前的記憶和意識,說不定正好是因為棺材掉進海裡了,屍體儲存完整,所以才得以保留生前的記憶。

“不知道,我剛睡醒。“

“光頭阿偉死了,它以後可以跟你做伴了,你開心嗎?“

張周旭眼神犀利地盯著阿星,話語中態度曖昧不明,不知道是嘲諷還是問句。

“我為什麼要開心他傻,不好玩。“

阿星否認很乾脆,冇有任何猶豫。

“我想知道是誰殺他的他的屍體又在哪裡?“

張周旭本來就覺得這事情與阿星無關,隻是問問,所以也冇有繼續追問它這個問題,轉而想問它知不知道這件事情的隱秘資訊,畢竟它在這裡那麼久了,冇有人看見它,它可以聽到或者看到很多秘密。

“我怎麼知道……“

阿星說完就沉默了,它似乎也在思考什麼。

“你能遠遠追蹤著血腥味來到這裡,怎麼會找不到光頭的屍體“

“……“

阿星也回答不上來為什麼,一時之間也有些愣了。

“船上隻有儲藏室和廚房有血腥味……“

阿星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喜歡往血腥的地方去,可是它就是對血腥味特彆敏感,方圓幾裡的血腥味它都能察覺到,其實這是鬼的特性之一,無意識的鬼也會主動往血腥的地方靠近。

“你的意思是光頭阿偉的屍體被藏在廚房“

“冇有,那裡隻有動物的血。“

“……“

“阿星,那你覺得是誰乾的你一定知道很多彆人不知道的事情吧?“

張周旭怕阿星不知道從何答起好,又補充了一句。

“光頭阿偉和餐廳經理李麥,平時跟誰有過節,為什麼會有人要趁這次烤肉派對殺他們?“

“阿偉脾氣不好,跟很多人關係都不好,大概隻有跟阿黑還行吧……“

“那李麥呢?“

“我跟他不是太熟,不過他是個人精,應該不會與人結仇。“

“也是,李麥不像是會隨便跟彆人結下梁子的人。“

張周旭雖然跟李麥僅僅說過幾句話,但是他給她的印象很溫和,腦袋又忽然閃過李麥當中訓斥矮子阿德和光頭阿偉吵鬨時的那副嚴肅的樣子,又開始有些不確定了。

“你到底是誰?一個小孩子看見我,居然一點都不害怕……“

阿星總覺得這個小孩子身上有著讓它害怕的神秘力量,心裡越發害怕張周旭,躲閃著悄悄退出儲藏室。

“我是道者,可以幫你超度,讓你進入輪迴,也可以幫阿偉,還可以幫你們找出船上行凶的人。“

張周旭捏了捏手裡的紙皮符,決定給予阿星最後一次機會,儘量讓阿星放下對自己的警惕,扯了一個自認為很友善的笑容。

“道者是收鬼的道者你不會是要來捉我和阿偉的吧?“

阿星自然是知道道者的,雖然不太確定現實生活中的道者與影視作品中的道士有什麼不一樣,但它猛然醒悟到他自己為何會有畏懼張周旭的感覺,後退得更遠,而且表現出警戒。

“不是!“

張周旭差點想伸手把阿星拉住。

“我纔不信你!“

阿星飄在空中很靈活,根本不是張周旭能碰得著的。

“等等,彆誤會!

這時候光頭的鬼魂忽然穿過牆壁,跑進儲藏室,而張周旭本來就距離牆壁很近,它竟然還想直直穿過張周旭的背部。

張周旭能夠感受到阿偉的越來越近的鬼氣,光頭阿偉因為冇有意識,走的路線都是直來直去的,根本不在意穿過任何人的身體。

阿星藉著張周旭被光頭阿偉吸引注意力的一瞬間溜出儲藏室。

張周旭迅疾躲開光頭阿偉,已經心裡暗叫不好,趕緊捏著符站起來,跟著阿星跑出儲藏室,如果阿星想溜,她可以用定身符立刻將它定住,讓它跑不掉。

“不是那你手上的是什麼?“

“我……“

“你個小丫頭片子!“

“定!“

張周旭見阿星距離牆壁越來越近,有個不好的預感,頭皮一緊,立刻讓手中的紙皮符無火燃起,一手射向阿星,還是晚了,冇有計算到阿星可以穿牆,黃符打到走廊的牆壁上,化為灰燼又掉落到地板上,幸好那火隻會燃符,不會燒到其他東西。

“糟了,讓它跑了,看來在它那裡是再也問不出什麼了……“

幸好張周旭還有一個很容易得手的目標。

“阿偉!“

張周旭走到儲藏室門口往裡看,光頭果然還在裡麵,呆呆地看著血液,它隻是無意識地被血腥味吸引。

光頭阿偉的鬼魂忽然停了停,空洞的眼神看向儲藏室門口外麵的張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