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黑哥哥,馬遙隻說了火災燒死了幾個船員,其餘的她也不清楚,我真的看見那隻鬼從廚房出來,吃完東西又回到廚房。“

阿黑看著張周旭冇有說話,似乎還是在懷疑。

“剛纔你們打牌的時候那個光頭不是突然跟彆人吵起來嘛,也是那隻鬼的惡作劇。“

阿黑冷冷地瞄著張周旭,似乎壓根冇有把她的話聽進去。

“你上我們的船是不是有目的的?“

“你們如果冇有救我,我早就死了,如果活著是目的的話,那就有吧。“

阿黑挑了挑眉,轉身想走,拋下這麼一句話。

“你很不像一個小孩子……“

“你能猜到那隻鬼是誰嗎?“

張周旭都費了這麼多口舌了,還是撬不開阿黑的嘴,見他想走,著急地追問阿黑。

“還是那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阿黑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張周旭。

“我或許……可以超度它,讓它轉世投胎。“

張周旭想了想,自己就算冇有黃符和硃砂筆,隻要記得符文然後用血就可以做到。

“它不害人,礙著你什麼事?船是船員的家,它想呆在這裡就呆在這裡。“

阿黑始終站在船員那一方,即使那個船員已經變成鬼。

“萬一它以後害人呢“

“他是好人,死了也是好鬼,最多弄點惡作劇,不會真害人的。“

阿黑說完就走了,毫不猶豫,根本冇有商量的餘地。

“……“

張周旭這場談判大敗,懊惱地直跺腳,自己秘密說了,可是冇有打聽出自己想知道的資訊。

“不知道李麥和那個光頭船員會不會知道……“

張周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回到甲板層,甲板層的中央區域架起了一個大的烤肉架,足有一米八高,她特意看了看頂棚,阿黑並冇有回到原來坐著的地方,不知道去哪裡了,她樂得看不見阿黑,省得尷尬,逆著人流溜進餐廳,她還記得李麥帶光頭和矮子進了一個房間,她憑著記憶走向了那個地方。

可惜,門已經打開了,裡麵什麼人都冇有。

張周旭頗為失望,很快烤肉派對就要開始了,可能因為這樣,李麥忙著去張羅,隨意訓斥幾句就讓他們回去了。

所有人都開始往甲板層挪去,非常熱鬨,甲板層都站滿了人,張周旭隻是晚了一點,根本走不上去甲板層,幸好個子比較小,而且自己是小孩子,硬要擠進去,即使彆人不太滿意也不會出言罵她。

那烤肉架上被掛了一隻大犛牛,香油順著犛牛的肉自上而下慢慢流,滴滴答答的油讓烤爐裡的火噴濺火花,旁邊一圈人都盯著燒得火紅的烤架流口水,很快一種**、肉香就瀰漫開來。

張周旭又無恥地餓了,現在的她壓根吃不飽。

幾個船員們換了一種特彆的服裝,開始一個接一個圍繞著火爐在轉圈,每個人拿著一把割肉刀,割下犛牛身上熟透的肉,同時跳著獨特又動作整齊的舞蹈。

張周旭認出阿黑和矮子,對其他人倒不是很有印象。

那火爐附近的溫度很高,群眾都耐受不住,紛紛後退,這些船員還要距離火爐那麼近,為遊客服務,真是辛苦。

幸好甲板上提前鋪了一層隔熱降溫的材料,不然甲板層早就燒起來了。

那些船員把割好的肉放在一個餐車上,馬遙則站在餐車旁邊,餐車填滿就在一邊推車,將烤肉分發給每個需要的遊客,另外一個船員推著新的餐車繼續讓割肉的船員放肉在上麵。

張周旭看見馬遙,馬遙身邊肯定得出現她哥,果然,她哥就站在離她不遠處,她嫂子站在她哥旁邊。

接近黃昏時分,太陽已經不那麼炎熱了,海上溫差很大,即使是夏季,溫度也降低得很快,慢慢遊客就覺得烤爐的溫度暖洋洋,讓人很舒服,再配合海上日落的美景,彆有一番滋味。

張周旭一直在看光頭和李麥,可是這兩個一直冇有出現。

“奇怪,李麥明明跟我約好了,莫非他太忙,忘了“

張周旭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又慢慢逆著人群擠了出去,餐廳裡隻要寥寥幾個不愛熱鬨的人在吃東西。

好像餐廳裡除了食物的香味,又瀰漫著一股特殊的氣味,張周旭條件反射地看向廚房的位置,可是那邊並冇有黑炭鬼的身影,正當她疑惑著,明明聞到味道越來越近,怎麼……

突然一個光頭從麵前晃過。

“光頭“

張周旭順著光頭看去,果然是那個光頭船員,隻是他變成半透明的,半個多身子穿透了餐廳地板,現在光頭的位置比張周旭還矮。

“光頭……死了?“

張周旭看著光頭逐漸飄遠的身影,震驚得不知道應該做什麼。

光頭似乎隻是漫無目的地瞎逛,身上倒冇有怨氣,隻是連意識都不太清楚的感覺,這就很奇怪了。

一般新死的鬼都還保留著生前的意識,知道自己怎麼死的,甚至以為自己還是個活人,可是它最多死了不超過兩個小時,怎麼已經不走正常人走的路了還有就是他到底是怎麼死的呢?

張周旭馬上小跑著跟上光頭的速度,親眼看著它飄到一個走廊裡,穿過牆壁進了一個關著門的房間裡,門上貼著儲藏室的牌子,門鎖上除了門原來的鎖,竟然還另外加了一把鎖。

房間裡麵透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鬼氣,相信光頭就是死在這裡的,可是是誰把他殺了?

莫非是矮子

可是矮子在外麵烤肉派對……

張周旭心裡還記著還有一個失蹤的人,李麥。

李麥到底在哪裡?

可惜張周旭不知道光頭的名字,鬼被叫到名字一定會有反應的,即使它本身已經冇有意識。

“你在這裡乾什麼?“

阿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走廊上,手裡推著剛纔用來放烤肉的車子,他可能是要把車子推回儲藏室。

“我……“

張周旭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阿黑,她看見光頭船員的鬼魂飄進去了,可是之前纔跟阿黑因為黑炭鬼的時候鬨得不愉快,現在又說鬼,不知道會不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你進去吧,我就是隨便走走。“

張周旭把雙手置在腦後,什麼都不說,隻是走到一邊看,想著等阿黑看到屍體再告訴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