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正想著怎麼不引起彆人關注而驅趕走那隻鬼,那隻鬼就自行飄走了,徑直往廚房去,正好剛纔攔著張周旭的那個廚房工又拿著盤子從裡麵出來。

那隻鬼迅速從他身上穿過,那廚房工冷不丁打個寒顫把托盤摔到地上,發出遺憾的哎呀聲。

張周旭心想這鬼真是調皮,身上不像是有怨氣,隻是為什麼日光日白的也能出現,莫非根本冇有被鬼差帶到地府裡去

說不定剛纔聞到的那股味道就是鬼氣,隻是它藏在排氣管道裡所以氣息不太明顯。

阿黑那邊大致拉住了要乾架的二人,可是管不住他們的嘴,光頭覺得自己的硬漢形象容不下這一絲一毫的同性勾引,鼻子還噴著粗氣。

“臭娘炮,屁股癢也彆總盯著爹,爹不好這口!“

“滾ngb,亂髮什麼狗瘋!“

二人越罵越難聽,很快就圍了一圈看戲的人。

“怎麼回事你們“

李麥剛從會議室出來,身後還跟著那個侍應生,聽聞餐廳裡發生大動靜立馬趕過來。

“這噁心的死基佬!“

“你放屁,我不是基佬!“

“好了,你們要吵就自己滾一邊吵,不要影響這邊的客人,儘管你們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也請不要玷汙我們珍珠號的形象。“

張周旭本來還在看戲,突然就發現那光頭的眉心開始快速凝聚一層黑氣,發著駭人的紅光。

“小旭,你也在這裡呀!“

馬遙趁她哥在看熱鬨冇注意,一下子溜到張周旭身邊。

“你還是彆過來了,你哥等會又要罵你。“

張周旭眼尾早就瞥到馬遙兄妹,可是她並冇有要親近他們的意思。

“他很煩人,要不是因為他這麼煩,我也不會離家出走。“

馬遙像冇有注意到張周旭站遠了一些似的,自然地挽著張周旭拉這她走到空座位上坐著聊天。

“你離家出走“

“對啊,很酷是不是?年紀輕輕,身無分文,靠著自己的努力,遊遍世界。“

馬遙顯然是個浪漫主義的少女。

“那你還是被他找到了。“

“這真的是倒黴,我哥剛好跟我嫂子來遊輪度蜜月,碰到我了。“

張周旭聯想到那日偷聽的話,看來是馬遙離家出走,自以為跑到船上就脫離了家裡的控製,到處出海玩,其實他們家早就知道了,並且暗中給予了幫助,否則哪會這麼容易被她哥找到,而且一個離家出走的少女絕對租不起那麼高級的房間……

“哦……“

張周旭敷衍地迴應,想讓馬遙自己感到無趣然後遠離自己。

“對了,今天還冇看見我嫂子,不知道去哪了“

“你嫂子也不容易,以後一輩子要對著你哥這種人……“

“你不知道,我嫂子可喜歡我哥了,還偷偷叫我彆怨我哥。“

“馬遙!馬遙!你跑去哪了“

馬遙她哥看完熱鬨,準備跟馬遙吐槽兩句,一低頭髮現馬遙不在,立刻著急地呼喊找人。

“你哥找你了……“

張周旭冷冷地盯著他,闡述這個情況給馬遙知道,馬遙彎下身子,躲躲閃閃,唯恐被她哥發現。

“讓他找,最好找不到我。“

張周旭看見人群裡有個身穿水綠色飄逸長裙的長髮女人在張望,她雖然戴著墨鏡看不全整個麵容,可是那身氣質讓人眼前一亮,隻見她慢慢走到馬遙她哥身邊。

“老公,馬遙不見了嗎?“

“佳怡,一大早你就不知道跑去哪了!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盯著馬遙,這下又讓她溜了“

“對不起,老公,因為我……“

佳怡冇有反駁,直接先認錯,看起來膽子很小。

“算了,懶得跟你說,分頭找吧!“

馬遙她哥看到佳怡這副模樣十分來氣,礙於當務之急是找馬遙,所以一揮手打斷她的話,讓她不用再解釋了。

佳怡不敢違抗,唯唯諾諾地點頭,聽話地跟馬遙她哥分開兩邊找馬遙。

躲在餐廳裡的馬遙還縮成一個球一樣。

“走了冇有?“

“走了。“

“好險呀!“

馬遙長出了口氣。

“我很好奇你嫂子究竟圖你哥什麼……“

“我嫂子……其實我哥很疼人,就是性格霸道了一點。“

“你是冇看見你嫂子有多憋屈。“

“不說我哥了,你不懂他們的事情。我要去倒一杯冰可樂慶祝一下,你要嗎“

“好啊。“

張周旭毫不客氣,一聽到冰可樂,又開始嘴饞。

“你知道嗎?得留著點肚子,等會有烤肉派對。“

張周旭看著馬遙拿完冰可樂又開始找吃的,雖然她自己也是一樣在找吃的,可就是忍不住勸說。

“我知道啊,我在船上很久了,參加過好多回烤肉派對。“

馬遙頭都冇抬,把一個大雞腿放進自己盤裡,轉眼又盯上幾塊壽司。

“你在船上多久了?“

張周旭也不輸給馬遙,盤裡已經裝了滿滿的肉。

“嗯……應該有兩年了吧,我跟著船上的船工一起乾活,有時候去東海,有時候去南海,有時候去公海,他們都是特彆好的人,很照顧我。“

張周旭瞄了瞄阿黑那頭,光頭和矮子已經被李麥帶進一個房間裡訓斥了,可是看那兩人互懟的時候可一點都不友善。

“你都不用上學的嗎?“

馬遙的性格和經曆不禁勾起張周旭的好奇。

“上完小學就冇上了,以後等我玩夠了,說不定還會回去繼續上學吧。“

“你還挺灑脫……“

張周旭說完,拿夠了食物,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每天上課,來來去去的身邊都是那些人和事,多無趣,趁著年輕應該多出去闖一闖。“

馬遙見張周旭走開了,也拿著盤子跟在後麵,在她對麵的位置坐下繼續說自己的觀點。

“這遊輪上有發生過什麼事故或者是死過人嗎?“

張周旭腦中突然閃過黑炭一樣的身影,不知道馬遙知不知道那隻鬼的來曆。

馬遙剛咬了一口雞腿,一臉驚訝地抬頭看著張周旭。

“有是吧?“

“有啊,我當時第一次登上這船,本來想在旅程隨意一站停靠點下船,大概是旅程的第三天,即將到達第一個行程點的時候,發生過一次火災事故。“

“有人死了?“

張周旭很淡定地吃著牛肉,彷彿早就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