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有些意外地抬頭看著麵前的人,那人的西服胸口彆著個名牌,寫著李麥ihael,很明顯是工作人員,因為她吃自助餐前冇有給錢,心裡有些慌亂,但表麵上還是不動聲色,其實是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才能讓自己矇混過關。

“不要害怕,叔叔是這裡的餐廳經理,不是壞人。“

李麥在餐廳做了五年,接待過萬人以上,可以算是閱人無數,當然察覺出張周旭的緊張,於是笑了笑。

“嗯。“

“東西好吃嗎?“

李麥繼續一副和藹的笑容,語氣也很隨和,想讓張周旭放鬆一點。

“嗯,好吃。“

張周旭很怕說多錯多,說話故意說得精簡。

“幾歲了?我還冇見過你這麼大食量的小孩。“

“10歲,因為長……身體。“

“你爸媽呢?“

談到這個話題其實也不怪李麥,是誰看到一個小孩子獨自一人吃自助餐都會這麼問。

張周旭呆了一呆,這是張周旭最害怕回答的問題之一,這一刻她腦海裡有兩個選項不斷的亮起,一邊是實話實說,一邊是瞎編個謊言。

“我爸媽不在船上,我是昨天被阿黑哥哥救上來的小孩。“

張周旭還是選擇實話實說,因為撒謊的話太容易被識破了,畢竟蔡敏和阿黑都是知道的,誰知道自己被救上來的時候還有哪些人知道

“我早就認出來了,在荒島上想必餓壞了吧“

李麥笑了,張周旭心裡卻在驚呼很險,萬一自己撒謊,當場就會被識破。

“是啊,我去那荒島之前的一整天都冇吃冇喝,到了荒島才吃了幾個海螺。“

“真可憐,船還要行駛三天才靠岸,這幾天多吃點,等會甲板層還有烤肉派對!“

李麥看看張周旭瘦小的身體,她肩上還纏著紗布,眼裡流露出了心疼。

“烤肉派對“

張周旭不知道怎麼的,自從妖府裡出來以後,餓得越來越快,食量越來越大,即使剛剛纔吃完滿滿一盤東西,一聽到烤肉兩個字就開始分泌唾液。

“是的,到時候船會開到海中央一片風景很好的地方停下,那裡看海上日落非常棒,船上所有人都會來參加排隊,不要錯過了!“

李麥表情充滿了嚮往,眼神望著遠方有些迷離,顯然美景已經在他腦海裡了。

“真好啊!“

張周旭想到在荒島上的三百六十度全海景,當時雖然很餓,但是日出的美景也是一輩子忘不掉的,不知道日落是怎樣,在李麥的言語誘導之下也是充滿了嚮往。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到時候一定要去呀!“

李麥剛問完,旁邊徑直走來一個侍應生打扮的青年。

“經理,船長叫你過去參加會議,覈對一下等會派對的安排。“

李麥聽完,收起對小孩子時的那份和藹,變得特彆職業和認真,朝侍應生點了點頭,然後回過頭來跟張周旭道彆。

“你繼續慢慢吃吧,叔叔有事先忙了!“

“叔叔,等等,我叫張周旭。“

“好,等會見,小旭!“

李麥回頭笑了笑,朝張周旭揮揮手。

張周旭覺得這船上的人都很友好,遙望到餐廳靠近玻璃窗的桌子上的阿黑,他還在跟那幫船員打牌喝酒,喝得臉上黑中透紅,嬉笑怒罵都很儘興,自己甚至有點羨慕阿黑。

好像除了家裡人,很少會有那麼多人對自己抱有善意,因為茅崗鎮裡的人,甚至離茅崗鎮不遠的學校裡,也有很多人聽說過自己的事情而遠離自己,害怕自己。

張周旭不免有些感觸,隻有在遠離家的這片海域,這艘船上,纔有人把自己當作是一個普通的小孩,願意對自己更多善意。

“嗯?“

張周旭很敏感地盯著自助餐區的一個位置,那裡站著一個黑得跟炭一樣的“人“,“他“隻是圍著自助餐區轉,這個味道聞一聞,那邊的味道也聞一聞,再往下看看,“他“的雙腿以一個扭曲的姿勢在浮動,並不是真的在行走,而且在燈光照射下冇有陰影。

有幾個人拿著食物從“他“身邊經過,被它吸了食物也一點都冇有留意到“他“的存在。

毫無疑問,那是一隻鬼。

張周旭隻是在觀察,她不會輕易動手,她裝作還在喝自己的果汁,眼角其實一直留意著那隻鬼的動作,隻見它將每一道菜都吸過,有些心滿意足,然後四處看看,瞄向了阿黑他們的那桌的時候停頓了幾秒,它那張黑得跟炭一樣的臉看不清楚表情,張周旭也冇辦法確定他在想什麼,隻能看著它慢慢地飄向他們。

阿黑對張周旭是有救命之恩的,張周旭不能坐視不理,她立刻站起來悄悄地跟在它身後,可是她現在手上什麼道具都冇有,大概隻能嚇唬嚇唬它。

那黑鬼飄到阿黑那桌倒冇有乾什麼壞事,隻是默默地看他們每個人的牌,偷偷吸他們的啤酒。

張周旭緊張地盯了一會,心裡想這鬼應該冇懷什麼惡意,大概隻是出來找點吃喝,一背過身去準備再挑點吃的,突然聽見哐噹一聲,一個船員把私人鐵製的啤酒杯甩了出去,發出很大的響聲。

張周旭立刻轉過頭去看,那船員應該喝得上頭了,臉紅得跟熟透的番茄一樣,扔了啤酒杯還嫌不夠,狠狠揮了一掌,拍掉旁邊一人手上的牌,那些牌瞬間散落到地上、桌子上,這一連串的舉動把他旁邊的船員嚇愣了。

“煩死,彆再給老子耳朵吹氣了!“

那個扔酒杯的船員是個光頭,小眼睛,大長臉,臉上坑坑窪窪的,痘痘長滿兩腮,一看就覺得脾氣很不好。

“誰給你吹氣了!“

旁邊被罵的那個船員呆了半秒,噌的一下子站起來,雖然矮彆人一個頭,體型也小了兩號,可是氣勢不能弱。

“你這個娘炮,二椅子!“

光頭用食指狠狠戳了幾下矮子的肩膀,將矮子逼到背部抵住玻璃窗。

“你再說,看老子不打死你!“

那矮子一下子怒把桌上的牌和酒杯全掃到地上,一地的啤酒和碎屑臟了滿地,將雙方的怒火推高到極點。

阿黑和另外一些船員立刻站起來,分開二人,以免他們大打出手。

那黑鬼看到這種情景,飄到一邊,發出嘎嘎嘎的猥瑣笑聲,那笑聲隻有張周旭聽得到,它笑完還趁著二人吵架,嘟著嘴裝作要親那光頭的光頭,明顯就是它搞出來的惡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