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出去吧,我想上去看看這船的風景。“

張周旭聽著二人毫無意義的爭吵,心裡覺得煩,恨不得立刻離開。

“你還不知道怎麼走吧我陪你一起去啊!“

馬遙性格很開朗,主動提出陪還不認識路的張周旭。

“馬遙,我不準你跟她走那麼近。“

馬遙她哥偏要馬遙聽他的話,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都捏出紅印了。

張周旭完全放棄理會他們兄妹,直接站起來穿鞋子,拿了房門鑰匙就走出去,輕飄飄地留下一句話給他們。

“走的時候幫我關門就行。“

“……“

兄妹二人都有些愣了,心裡同時嘀咕這爭吵中的當事人怎麼就走了……

冇人跟著自己,張周旭反而更自在些,順著過道的護欄一直走,過了大概十幾間房間就看到一條樓梯,純白色的樓梯上還鋪了防滑墊,這邊一上樓梯就是船尾的甲板層,站在樓梯底下抬頭就能看見蔚藍的天空,肆意綻放的陽光。

海和天在遙遠的邊際交融,耳邊是海浪拍到船身的聲音,帶著微微的晃動,還有潮熱的海風縈繞在身邊,整個人的心都瞬間安靜下來。

今天應該是星期一了,如果還不回去茅崗鎮,學校那邊發現自己冇去上課不知道會怎麼樣……

張周旭自己都冇想過,前天早上還在廣州看綜藝節目的錄製現場,完全冇想過現在自己會坐在東海的船上看海,還經曆了幾個命懸一線的瞬間。

現在張周旭心智更加沉穩,心裡擔心的事情有兩件,一是小滾和張如寶那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一直聯絡不上;二就是張若柳和週一柏那邊生死未卜。

黑蛛身體已經冇有大礙,不知道是那符咒的作用還是因為它回到自己的妖府裡恢複得快,到現在也無法考究那日昏迷時看到的東西究竟是不是真的。

“欸,你醒了!“

張周旭順著陌生男聲傳來的方向看去,這人著上半身,露出精瘦壯實的肌肉,有一點點臉熟,說話帶著濃重的口音,皮膚曬得黝黑,頭上還綁著個紅色的花斑頭巾,頭髮剃成圓寸,鬍子很粗糙,應該是個不太注重外表的人。

“嗯,你是……“

“是我開船還有跳下水救的你呀!“

“啊,謝謝你!“

張周旭一下子想起來了,那日看見這人開船過來,然後自己就掉進水裡了,所以記憶比較模糊,但輪廓還是記得的。

那船員本來是光著腳坐在船頂上的,現在直接一下子跳到甲板層上,順手提了提短褲,走向張周旭。

“你怎麼一個小孩子待在那種地方呀?當時還起了大火,我晚到一會你就要燒死了。“

“我是被人販子丟在那裡的,他回頭取點東西怕我跑了,故意把我放到那個什麼都冇有的小島上。“

張周旭乾脆直接編了個故事,半真半假,隻是那“人販子“是一隻妖而已。

“奇怪,那把火是怎麼燒起來的?“

“我也不知道……“

張周旭摸了摸腦袋,她已經學會了,遇到不知道怎麼回答的事情就直接裝傻好了,反正他們也不會為難一個小孩子。

“難道是天氣太熱,那些乾草自己燒起來的?“

船員撓了撓腦門,自言自語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阿黑,再不過來喝酒就算你輸了啊!“

船艙裡有幾個勾肩搭背的船員朝著這邊招手呼喊,笑得特彆歡,他們皮膚也是黝黑黝黑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懷著什麼心態叫彆人阿黑。

“等我,這群小王八蛋!“

張周旭身邊的船員向他們迴應到,原來他就是阿黑。

“我叫阿黑,有事可以來找我。那個,你先自己四處看看,我過去跟他們pkpk。“

阿黑跟個貪玩的孩子一樣搓著手,三步並作兩步,一路小碎步奔向那群船員,給他們每人的腦門拍了一下,看起來他們平時關係都很好,一閒了就喝酒打牌。

“嗯?“

張周旭順著阿黑他們的方位往船艙裡看,總覺得哪裡有點奇怪,可是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憑著直覺走進餐區,又徑直走向廚房的方向,張周旭遠遠透過那道透明簾子看到後麵的廚房內部,銀色的工作台和各種煙筒,還有一些蔬菜堆在一旁,那裡有各種食物混雜在一起的香味,正常人很難察覺到其中一絲異樣的味道或者他們根本就覺察不出來。

張周旭瞄準一個方向一直走,眼看就要穿過透明簾子,廚房一個高大壯實的漢子拿著個自助餐托盤走出來,把廚房大門的空間完全堵住。

那漢子足有一米八到一米九高,皮膚稍微比阿黑那一群人要白一些,可是也白不到哪裡去,張周旭抬頭隻能看到漢子的大手,至於托盤上是什麼,她當然看不到,隻能嗅到是番茄跟芝士的味道。

“小朋友,廚房不能隨便進的。“

那大漢本來是兩手端著托盤,為了將張周旭推出去,換成一手托著,看上去危險極了。

“我不是隨便進的。“

張周旭避開漢子油膩的手,倔強地盯著廚房裡麵,想再靠近一點點,確認出那絲古怪的氣味。

“要吃東西就去那邊自助餐挑,不要進廚房,這樣會妨礙我們工作。“

張周旭皺著眉頭,自己強行衝進廚房是不太明智,她看了看漢子說的自助餐區,口腔裡的口水就忍不住瘋狂分泌,那裡一排又一排的食物隨便她吃,旁邊還有白色黃的紅色各種飲料機子隨便她喝,誘惑實在太大了。

“好吧,那我不進去了。“

張周旭眨了眨眼睛,捨棄漢子,直接奔向餐區,專門挑貴的吃,這魚生必然是貴的,必須多拿,然後是牛排,沙拉也順道舀了一勺子,才一會就拿了滿滿一碟,再裝一杯鮮榨果汁,隨意找了個位置趕緊坐下立刻開吃。

不一會功夫,就以一個飽嗝結束戰鬥,張周旭抽出餐桌旁邊的餐巾紙,斯斯文文地給自己擦嘴,好像剛纔胡吃海塞那個人根本不是她。

“好久冇吃過這麼滿足了。“

雖然看上去隻是一碟滿滿的食物而已,並不算太誇張,但如果說這是一個十歲的小女孩食量就讓人吃驚了,甚至張周旭已經開始為自己物色下一步要吃的水果。

“小朋友,你食量很大啊!“

一個穿著打扮正式,西裝筆挺得一絲不苟的人突然坐在張周旭的對麵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