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歲的時候被風水先生算出過我三十歲有一大劫。“

那男人見張周旭冇有說話,便繼續說。

“我現在已經三十一歲了,所以我的劫早就過了,而且我根本不信這些,你如果想要騙錢可以放棄了。“

張周旭有些不明所以,他的確是有大劫,自己並不是故意要嚇唬他,隻是因為冇有生辰八字各種資訊,張周旭不知道他的劫在他幾歲的時候來臨而已。

“哥,你說一個這麼小的孩子騙錢,這也太……“

馬遙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她哥哥的衣袖。

“那她背後說不定還有什麼詐騙集團,目標就是要騙你這種對小孩子冇有戒心的人。“

“信不信由你,我又冇叫你給我錢。“

張周旭特想翻個白眼,她最討厭這種人,自以為是,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

“怎麼開著門,已經醒了?“

一個很溫柔的女聲從門外傳來,門的位置剛好被馬遙的哥哥用身體擋住了,張周旭也看不見來人是誰。

“蔡醫生。“

馬遙一聽聲音就可以認出來人,笑著轉過頭去稱呼人。

“小遙,你跟你哥哥也在啊。“

“蔡醫生。“

那男人好像還比較尊重蔡醫生的感覺,知道房間比較窄,馬上縮著身子退出房間去,將房子裡的位子讓給蔡醫生。

“你好,我是隨船醫生,蔡敏。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來人約莫二十多歲,走到床邊微微彎下上半身,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留著利落的短髮,雖然長得不算特彆漂亮,可是笑容很舒服,彷彿有種讓人覺得親切的魔力。

“我叫張周旭。“

“你的爸爸媽媽呢?“

“他們出遠門了,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

“那你記得他們的手機號碼或者聯絡方式嗎?“

“知道,可是他們大概現在接不了電話。“

“嗯……你可以把電話寫到姐姐的紙上,姐姐幫你找爸爸媽媽。“

蔡敏抿了抿嘴唇,似乎在想一個解決辦法,然後把手上剛剛帶來的一個書寫板遞給張周旭,那書寫板上用鐵夾子夾了幾張白紙,還有一支藍色的圓珠筆掛在板上靠邊緣的地方。

“好。“

張周旭表現很乖,接著蔡敏遞過來的圓珠筆寫出週一柏和張若柳的電話,想了一下,同時標註了週一柏和張若柳的姓名。

“很好,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蔡敏將書寫板重新接過去,看了一下,又開始新一輪的問題轟炸。

“不知道。“

張周旭早就想問了。

“這裡是東海海域,我們的船是珍珠號遊輪,你可以暫時住在這個房間,等我們船靠岸的時候會帶你去當地的警察局,到時候讓你的父母去那裡接你,好嗎?“

“可以。“

張周旭有點愣愣的,麵對蔡敏一個又一個問題,感覺自己已經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現在還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就是特彆餓還有……口渴。“

噗嗤。

一旁聽著的馬遙忍不住笑了,從褲袋裡拿出幾個小包裝餅乾,遞給張周旭。

“吃吧,彆客氣!“

“姐姐,你人真好。“

張周旭眼裡快要冒出星星來,馬遙簡直是個小天使,總是能在她餓的時候伸出援手。

“小朋友,你吃吧。“

蔡敏怕張周旭餓了,直接讓她不要顧忌自己,直接吃。

張周旭也是果然不客氣,像餓狼一樣拆開包裝拚命往嘴裡塞餅乾,一口一袋小餅乾,是真餓了。

“慢點吃,那你記得你是怎麼流落在那個荒島的嗎?“

“我……“

張周旭張嘴想說,可是又住嘴了,她怎麼可能說實話,一定會被當作是瘋子。

“不記得了。“

“蔡醫生,這小孩子很可疑。“

馬遙的哥哥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說話語氣似乎已經看穿張周旭的一切謊言。

“馬先生,為什麼這麼說呢?“

蔡醫生疑惑地回頭看向馬遙的哥哥。

“她肯定是隱瞞了什麼,怎麼可能不記得自己怎麼出現在那個什麼都冇有的荒島上。“

馬遙的哥哥倔強地一揮手,完全拒絕相信張周旭,彷彿這個動作可以直接揮手把張周旭話裡的真實性抹殺掉。

“小旭,你有隱瞞我們嗎?“

蔡敏也有些猶豫。

“其實……我是被彆人帶到那裡的。“

張周旭也知道自己的話站不住腳,隻好順水推舟,說一些善意的謊言,把這個謊圓過去。

既然他們覺得這件事情詭異,那麼就讓他們聽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馬遙,你瞧,我就說吧!“

馬遙的哥哥更加囂張,簡直把自己當作是名偵探柯南。

“那是誰把你拋棄在那個地方的?“

“他……我也不認識,其實也不是拋棄我,就是知道我跑不掉,暫時把我放在那裡。“

“我早就看出來了,她背後一定有團夥!“

馬遙的哥哥還在拚命刷存在感。

“那人拐賣了你嗎?“

蔡敏冇有理會馬遙的哥哥,表情凝重,如果這片海域真有什麼壞人團夥,這是必須要儘快報警的。

“嗯嗯……“

“就一個人?“

“嗯。“

“那這件事情我們得報警,我要立刻通知船長,還需要儘快聯絡你的父母。“

蔡敏站直身子,想要立刻行動的樣子。

“蔡醫生,你去吧,我幫你照顧她。“

蔡敏簡略跟他們道個彆就走了,剩下馬遙和馬遙她哥在。

“我覺得你還是冇說實話。“

馬遙她哥看著蔡敏已經走遠,又是眼神不善地看向張周旭。

“你愛信不信。“

張周旭特煩這個人。

“哥,你彆老是把彆人想得很壞,你上次懷疑蔡醫生的事情你忘了前天才賠禮道歉過,怎麼還這樣“

馬遙有些責備的語氣。

“馬遙,我是為你好,你不許跟她走太近,跟我回房間去!“

馬遙她哥說完就一把拉著馬遙的手,強行要把她拉走。

“不要,你去陪陪嫂子吧,難得出來度假,不要老盯著我。“

馬遙整個身體都寫滿了拒絕。

“你嫂子樂得自己一個人。“

“彆這樣說嫂子。“

張周旭找了個冇人看見的角度翻了翻白眼,心裡嘀咕這男人這麼煩人,當然冇人願意跟他呆一起。

原本今早聽到他們在房間裡的對話,還以為任性的是馬遙,其實最任性的是她哥自己,情商低,脾氣壞,說話和做事完全不顧彆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