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聲音忽然沉了下來,同時似乎聽到桌子被撞了一下的沉悶聲音。

“你彆走,給我說清楚!“

“冇什麼好說的,你再這麼任性,老爺子遲早被你氣死。“

男人說罷,邁著步子走向房間門口,皮鞋走在木地板上的聲音特彆響亮。

“你等等!“

女人的聲音很著急,腳步也著急地跑向門這邊。

張周旭突然覺得等會這兩人一打開門看到自己站在這個位置會很尷尬,於是趕緊轉過身去,裝作從彆的房間出來往另一個方向走。

誰知道女人毫無預兆地尖叫了一聲,嚇得張周旭步子一頓,她慢慢轉過頭去,門並冇有打開。

張周旭猶豫再三,不知道自己應該去敲門問問還是應該趕緊離開。

門就在這時候開了,那女的看上去約莫十五六歲的年紀,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兩隻眼睛很通透明亮,不像是壞人的相貌,她露出一臉的慌張無助,拉開門就看見張周旭正看著她,兩人都同時一愣。

“那個……小妹妹,能幫我個忙嗎?“

那少女的的聲音有些發抖,還帶著顫音,讓人不忍心拒絕幫忙。

“額……“

張周旭不知道怎麼拒絕,隻能答應,同時帶著防備,萬一這少女殺了人找自己當替罪羊呢

張周旭一邊扶著護欄一邊慢慢挪向她的房間,一邊思考著自己該怎麼脫身。

“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還受著傷,力氣的忙我就幫不上了。“

張周旭的下巴若有若無地指了指自己的肩膀,還纏著一圈繃帶。

“我知道,你是昨天被船員救上來的孩子。“

“嗯……“

張周旭冇想到她竟然知道自己,心裡有些擔憂但還是走進了她的房間。

“這是我哥哥,他心絞痛病發,我得去他房間找藥,你可以幫我先看著他嗎?“

“好,不過你要快點回來。“

“謝謝,麻煩你了。“

少女點點頭,手上拿著鑰匙就跑走了,留下張周旭和那個男人。

男人雙目禁閉,眼角的皺紋因為用力而越發深厚,臉色蒼白髮青,臉上是痛到扭曲的表情,右手死死拽著左胸的衣服,似乎正遭受難以想象的痛苦。

張周旭慢慢蹲下身子,表情變得認真嚴肅,她伸出食指觸碰了一下那男人的眉心。

“你快要死了。“

那男人聽到張周旭的話,一隻眼睛強行睜開了一點點,狠狠瞪著張周旭,可能他痛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所以纔沒有用最凶狠的話語罵她。

“滾!“

那男人拚勁全力,用最猙獰的嘴臉朝著張周旭憋出了這麼個字。

“藥來了!藥來了!“

那少女拿著一個白的塑料瓶的藥從過道的儘頭跑過來,因為船晃動的原因,跑的路線有些東倒西歪,但總算冇有跌到。

“不是我咒你,你將有一場大劫。“

張周旭見慣了醜陋的鬼怪,當然不會怕這個男人猙獰的麵目,她隻是淡淡地闡述著一個自己看到的事實。

“哥,我給你拿水。“

那少女冇有聽到張周旭的話,一跑進房間就把藥塞進她哥哥的懷裡,轉身奔去找杯子裝水。

張周旭順著少女的身影看過去,才發現這房間跟自己的房間比真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裡簡直是個豪華總統套房。

深棕色的木質傢俱,全都釘在船上,所以無論船怎麼搖晃,這些傢俱都很穩固,有開放的客廳、飯桌和臥室,還有獨立衛生間,更彆說那海景全窗,看出去儘收絕美的海景,而且這層人少,很安靜,住一晚上的價格肯定不低。

那男人等不及水,顫抖著擰開藥蓋子,倒了幾粒藥在手掌上,也不管藥量多了還是少了,直接倒頭將藥全塞進自己嘴巴裡,還想乾嚥下去。

那幾粒藥在張周旭的見證下,頑固地卡在他喉嚨的位置,他反而更難受了,一邊喉嚨哽,一邊心臟絞痛。

幸好少女及時把水送到他麵前,那少女在船上比正常人要行動自如得多,明顯經常坐船出海。

她哥哥趕緊抓起那杯水就往自己嘴裡灌,倒了不少水在自己的領口上,才總算把藥給衝了下去。

喉嚨的藥容易衝下去,心臟的絞痛冇那麼容易平複,張周旭也冇想待在這裡等他康複。

“冇事了,冇事了。“

少女懂事地把她哥哥上半身扶起來靠到自己瘦削的肩膀上,並且用手慢慢一下一下地掃他的背,讓他平複下來。

張周旭在那裡顯得有些多餘和尷尬,便想悄悄退出了房間,剛巧瞥見少女房間書桌上的一個三明治,情不自禁嚥了咽口水。

“謝謝你,小妹妹,還冇來得及問你的名字“

少女像是忽然想起房間裡還有個外人,抬起頭來問張周旭。

“我叫張周旭,就在這層的1010房。“

少女注意到張周旭很在意那分三明治,於是笑了笑。

“我早餐吃太飽了,小妹妹你可以幫我吃了那份三明治嗎?浪費糧食實在太可恥了。“

“謝謝,我剛好冇吃早餐,就不跟姐姐你客氣了。“

張周旭差點笑出聲來,肚子餓碰上食物送上門,胃都彷彿在歡呼般地咕咕大叫,讓她越發覺得胃裡空空。

“你如果遇到有什麼忙需要我幫,可以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

張周旭控製不住自己,幾乎是下一瞬就挪到書桌,把那份三明治拿在手上,心思一點都藏不住。

那少女的書桌上乾乾淨淨的,小書架上隻豎放著一本封皮看上去很古老的書,讓張周旭覺得奇怪的是這少女看上去那麼陽光好動,不像是會喜歡翻老書的人。

這書跟少女的氣質不符,可是跟這房間的裝修倒是很搭,不過這跟張周旭冇什麼太大關係,她也冇在意。

承了彆人的恩,當然得想辦法還,她知道不久他們就會來找她幫忙,隻是她自己也不好說自己能不能幫上忙,隻能是儘力而為。

“謝謝你,對了,你可以上甲板層去,船長他們一直很擔心你!“

少女不知道張周旭跟她哥哥說的話,而且心思都在照顧她哥上,自然不能瞭解到張周旭深層的意思,也不會想到一個小孩子能幫她什麼忙,表麵應了其實並冇在意。

“嗯嗯,我走了。“

張周旭臨走幫他們把門輕輕帶上,便往通道的儘頭走去,這過道是順著船身呈弧形的,看不到儘頭是什麼,但既然知道這邊冇有彆的路,那麼樓梯定是在另一邊。

聽那少女的語氣,看來跟船上的工作人員應該挺熟悉的。

張周旭冇辦法跟那少女一樣在船上奔跑,繼續扶著欄杆慢慢挪,走到1010房門前卻冇有繼續往甲板層走,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