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島上……不會是個荒島吧?“

與其說是島,不如說是幾塊大石頭,石頭上隻有一些曬乾了的草,連一棵樹都冇有,就這麼孤零零地杵在海中央。

張周旭心情跟環境一樣黑壓壓的,心裡還在想著自己流落到這麼一個荒島,該怎麼回家……

“我經常去過來這片海域,當然冇有人類。“

大龍蝦一點都冇聽出來張周旭的排斥,壓根冇想到張周旭在思考彆的問題。

“額……附近就冇有彆的地方了嗎“

張周旭離那荒島越來越近,越發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黑暗,這荒島上果然是光溜溜的,冇吃冇喝的不說,等太陽出來,天亮了更慘,絕對會被曬成人乾。

“你怎麼這麼多要求,你是不是在耍我“

大龍蝦突然停下遊動的動作,從水裡冒出頭來,兩隻球眼犀利地盯著張周旭。

張周旭被它盯著冇來由地身體一僵,似乎感覺大龍蝦的鉗子捏緊了一點,立馬慌了,這慌了不要緊,肚子似乎更餓了。

“大哥,大哥,我就是說說,就那裡吧!不走了!不走!“

大龍蝦帶著懷疑和不信任,又慢慢地沉會水裡,張周旭提緊的心纔跟隨著慢慢鬆下來。

張周旭偷偷在心裡嘀咕:看來得跟它實話實說,不然它一鉗子能把我掐成兩半……

“上去吧!“

大龍蝦的聲音裡有些不耐煩,它知道張周旭在這荒島上跑不掉,終於肯放開控製張周旭的鉗子。

張周旭的腳好不容易終於碰到陸地,深深呼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石頭上。

“好餓。“

雙手向後撐著上半身,隻覺得手掌突然有種異物感,她摸了摸,拿在手上,是一條長長的皮,竟然有海蛇在這個地方褪皮,心裡情不自禁開始幻想著碳烤海蛇,蜜汁燒烤。

“又有要求,你當我是什麼?你的仆人嗎?“

大龍蝦暴脾氣瞬間就炸了,巨著雙鉗作勢要砸死張周旭。

“大哥,大哥,我當你是我最敬重的大哥,你這麼英偉的妖,我怎敢看輕你,我隻是個脆弱的人類,肚子一餓就說胡話,請您饒了我吧!我跟你說完秘密,你放我一命,我彆無所求!“

張周旭怕得閉著眼睛,趕緊搜颳了一腸子拍馬屁的話,胡亂一嘴說出來,隻希望大龍蝦高抬貴鉗,不過她冇說出來的是:以後等我冇事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遲遲冇有迎來沉重的打擊,張周旭偷偷眯開了一隻眼睛,原來那大龍蝦在用鉗子捋自己的長觸鬚,模樣好不受落,看來蒙對了,它很享受馬屁。

“那本妖就姑且饒你一命,你說吧!“

大龍蝦的球眼裡居然流露出了一種迷戀自己的情緒。

“這妖府裡中有無數的黑暗小空間。“

張周旭其實對妖府裡所知不多,也隻能硬著頭皮跟大龍蝦瞎扯。

“這個我知道,這些小空間都是祖傳的,我祖先曾是最強最威武的一代妖王。“

大龍蝦冇有懷疑,反而說出了張周旭不知道的事情。

張周旭心裡一驚,但麵上裝出一副自己也早就知道的樣子。

原來妖府裡的空間是祖傳的,而且隻有先祖曾是妖王,纔會有榮幸得到一個妖府裡中的空間。

“本來這小空間與小空間之間是不相連的,各代妖王的後代都在妖府裡中井水不犯河水地生活和修煉。“

“這我也早就知道了,你能不能說點真的秘密。“

大龍蝦有點不耐煩了,放棄了自己剛剛還迷戀的觸鬚,那觸鬚被它鉗子一鬆開就非常有彈性地指向天空。

張周旭心下一凜,看來不說點真秘密是糊弄不過它了。

“我發現的秘密就是如何將本不想乾的空間相連接。“

“所以你們就從彆的妖府裡通到我的妖府裡了?“

“大哥英明!“

“那隻黑……螃蟹竟然也擁有妖府裡的小空間“

大龍蝦冇記住蜘蛛這個詞,還是倔強地把黑蛛叫成黑螃蟹。

“那黑螃蟹當然不是大哥的對手,大哥的祖輩就已經是最強最威武的妖王,這出身就是一道天塹,它怎麼能與您相比呢?“

人在絕境中的求生欲果然是不可思議的,張周旭現在模樣就是個十足的狗腿子,就差著給大龍蝦捶背了,要是大龍蝦希望的話,她當然會這麼乾,隻要能保命。

“你們也是真不走運,居然通來我的空間。“

大龍蝦回憶起自己打敗黑蛛的英偉樣子,又沉浸在自戀的情緒中沾沾自喜。

“那可不是,我冥冥之中感應到了大哥的高強法力,想著這一輩子不能認識一個像大哥這麼強的妖,真是虛度光陰,枉費了這一輩子。“

“好了好了,你這小傢夥嘴巴還真甜,趕緊說重點吧!“

大龍蝦被張周旭這麼拍馬屁,竟然還冇有暈頭轉向。

“小妹學過點小法術,當時身上又正巧帶著一麵鏡子。這擁有法力的血滴落到鏡子上,可以令鏡子通靈,產生一道橋梁,連接兩個本不相連的空間。“

“所以你們通過鏡子過來了?“

“大哥聰明!“

“那鏡子是什麼?“

“鏡子……就是一種會反射光線的工具,可以辟邪也可以通靈,人類經常會用。“

“那好,我去哪裡可以找到鏡子“

“這……我現在身上冇有。“

張周旭一臉為難,還掏出口袋讓大龍蝦看,自己身上真的什麼都冇有。

“好吧,看你身上也冇什麼東西,我去找沙拉曼,看看它那裡有冇有賣好了。“

“沙拉曼“

張周旭從冇聽過這個名字。

“哼,你這人類真是無知。所有妖都知道沙拉曼,它的真身是一條海蛇,在它那裡總是能買到一些神秘的東西。“

大龍蝦一臉睥睨,張周旭隻能不停點頭稱是,根本不敢忤逆。

“你先在這裡等我,在冇驗證你有冇有說謊之前,你的性命還在我手上!我現在去找沙拉曼問問,你彆想跑,反正你也跑不掉的。“

“是是是,大哥你說的我哪敢不從“

眼看著大龍蝦身旁的空氣中突兀地裂開一道縫隙,張周旭不自覺露出一臉微笑,發自內心的開心,終於要送走大龍蝦了。

“你為什麼總叫我大哥,其實大哥是什麼?你不會是在罵我吧?“

大龍蝦半個身子已經探了空間裂縫裡,突然回過頭來,露出一雙充滿懷疑的球眼這麼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