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五章

舅看到週一柏被倒吊著的畫麵,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低下頭再看到惡狠狠的張周旭對自己做的口型更是惶恐,甚至還有點小委屈。

他也做著口型,無聲地為自己辯解,見張周旭壓根不理他,他急得扯著她的外套帽子,才換來她的白眼。

(口型)“那現在怎麼辦?“

(口型)“首先,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張周旭終於有點相信這個人是自己的舅舅,因為他跟張若柳一樣,總能讓張周旭翻白眼。

(口型)“應該是隻蟲妖。“

(口型)“哪來的?“

(口型)“我養的。“

張周旭抑製著自己想翻白眼的衝動,腦袋裡麵已經有了故事的來龍去脈,眼前這人養了隻蟲,不知怎的養成了妖,他自己搞不定,所以找週一柏幫忙收妖。

現在說不出聲音來,不方便跟那舅確認事實,就姑且當事實是這樣吧。

張周旭隻要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心就不慌,大著膽子走出房間,嘗試著開口發聲,發現跟在房間裡一樣,也發不出聲音了。

幸好因為天氣冷又下著雨,所以舅關緊了門窗,那隻妖還冇能逃出去。

張周旭早預料到會有危險,一邊仔細觀察著周圍,一邊拉開外套的拉鍊,原來裡頭的衣服套了件小號的口袋吊衫,就是滿是口袋,可以用來裝很多種東西的一種衣服,右邊胸口處的口袋放了若乾黃符,其他口袋放一些經常會用到的道具。

張周旭從某個側邊的口袋裡掏出一把小號伸縮桃木劍,另一隻手又從胸前口袋裡抽出一張黃符備用。

舅一副慫樣從次臥出來,順手把房門關上,這舉動讓張周旭想到了辦法,確定蟲妖的位置。

主臥室剛纔冇打開門,所以蟲妖肯定不在房間了。

它是從次臥出來的,所以它也肯定不在次臥,那麼蟲妖可能藏身的地方隻剩下客廳、廁所還有廚房。

張周旭把黃符就著外套上的雨水沾在桃木劍上,得空的手在某個口袋裡掏出一盒硃砂,食指深深印了印,然後以指為筆在黃符上認真地畫了個太極圖案。

突然想到什麼,張周旭又摸出了一張黃符,照樣在上麵畫了一個八卦,沾了水隨手貼在舅的眉心。

張周旭還小,又不受叔公們待見,自然冇學過什麼法術,太極符是週一柏教的,隻知道太極符可以保平安。

舅有些驚訝,不過他打小就離開茅崗鎮,冇學過什麼法術,也隻是知道太極符可保平安而已。

有符保護,總比冇符保護好。

張周旭站起身,舅默契地走開了幾步站在角落裡,她拿起桃木劍往廁所方向去,關上門後,張口說話,果然有聲音了。

張周旭又退出房間,順手關上廁所門,望向角落裡無所事事的舅。

(口型)“你剛剛有聽見我說話嗎?“

舅用手撩開黃符,伸長脖子,眯著眼睛,努力看清嘴型之後搖了搖頭。

張周旭隨後依樣又向廚房走去,眼看就要走到廚房,突然廚房刀架上插著的菜刀、水果刀一把一把被白絲粘住,拉出了廚房,緊隨著就連砧板和固定砧板的鐵架子都被拉了出來,垃圾袋裡的垃圾同樣冇有放過,白絲的源頭在客廳中間的吊扇上,吊扇不知道為何冇有打開開關卻能自動旋轉,那些被白線粘著的物件也跟著旋轉亂舞,驚得二人立刻蹲低身子,抱著頭。

客廳頂部的帶燈吊扇開始一邊旋轉一邊左搖右擺,同時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不知道那聲音是蟲妖發出的還是吊扇要掉下來的聲音。這大概是整個房間中唯一的聲音,顯得特彆響亮,像產生在二人的腦袋裡。

場麵就這麼僵持著,張周旭也不知道做什麼好,站也不是,挪也不是,憋屈得很。

張周旭瞄準白絲的軌跡,突然出劍,劍碰到白絲,白絲即刻融化,那些垃圾都隨著重力掉到地上、茶幾上。

蟲妖被砍掉蟲絲,反應也很快,大概是被激怒了,直直朝著張周旭噴絲。

突然撲麵而來的白絲把張周旭嚇得慌張,憑著本能靠右一挪,險險避開白絲,卻冇曾想剛剛甩過的菜刀調轉方嚮往迴旋轉,直衝張周旭來。

實在來不及反應,張周旭本能地想用手去抓,右手正拿著桃木劍,隻好用左手擋刀,總算抓住刀,可是左手上被刀割出了鮮血。

張周旭最怕疼了,雖然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哭,而且哭也冇用,可是她眼裡的淚水像瘋了一樣湧出來。

一根白絲也不甚堅韌,被張周旭這麼一抓就掉了。

那蟲妖還不肯就此罷休,同時又噴出幾道絲來,這次不止噴向張周旭,還有角落裡瑟瑟發抖的舅。

舅眼看著白絲就要衝到眼前,隻能無聲地張口呐喊,嚇得瞪大雙眼,暈死過去。

張周旭看準白絲的來勢,頭一側,有傷口的左手一把抓住白絲,白絲觸碰到她的血似乎變得更堅硬,瞬間凝固住。

吊扇上的蟲妖終於安靜了些,發出了更加奇怪的吱吱聲。

張周旭正疑惑,突然那蟲又噴出了超大量的白絲,還嘀嗒著噁心的粘液,張周旭揮劍想砍,當她發現砍不斷的時候已經晚了,那股絲是由成千上萬根白絲擰在一起而成的,十分堅韌還帶著衝擊力。

桃木劍上的黃符被這一下衝撞碰掉了,桃木劍冇了太極符的保護瞬間被白絲撞碎。

張周旭想側過一邊,但來不及了,整個人被白絲撞到一邊的電視機上,臉上也刮出一道血口,撞到電視機的後背痛到呼吸不暢,但她腦袋很清楚這一刻不逃就要完蛋了。

仗著極強的求生欲,張周旭立刻爬起來,衝過去打開次臥的門,一閃身進去便立刻關上門,這才暫時安全。

張周旭蹲在地上,痛得齜牙咧嘴,可她知道自己不能放棄,因為現在隻有她一個人清醒著,如果她敗給蟲妖,那以後家裡就隻剩張若柳,她那可怕的生活自理能力必然會讓自己活不好。

“爸爸!“

張周旭向著角落的週一柏呼喊道,眼淚又不爭氣地大滴大滴流下。

“求你了,快醒吧,爸爸!“

“我不想死在這裡!“

“媽還在家裡等我們吃飯呢!“

張周旭跑到週一柏的大繭前麵,一邊哭一邊拍打著週一波的臉,這個時候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