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常用平麵鏡,偶爾也會用到凹鏡、凸鏡,可是八卦鏡卻很少接觸,其實八卦鏡也有多種,例如八卦凹鏡、八卦凸鏡和八卦平光鏡,甚至也有冇有反光麵的八卦鏡,這些八卦鏡主要是用於“照煞“。

所謂“照煞“就是將對它衝正而來的凶煞之氣反招回去,以免被煞氣沖剋而有所受損。

張周旭之所以送這個禮物給楚安宏,也是有希望祝願他平安無煞,冇想到這八卦鏡冇送出去,反而在關鍵時刻救自己。

鏡既是辟邪之物,同時也是通靈之物,可以通向另一個神秘的地方,將兩個本不相聯的地方連通。

“你將法力融入血中,然後滴入八卦鏡上,心裡想著一個人,一個地方,如果契合的話,說不定能夠開出一個通道。”

”這樣就可以了?“

張周旭自己都不敢相信,這麼簡單的方法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是從一本古書上看來的,或許能成。”

“什麼書呀?”

張周旭多嘴一問。

“好像叫誌怪奇譚,是我們失語蟲領地裡收藏的古書。”

”……“

這種誌怪的東西一般都是幻想出來的,虛構成分偏多,張周旭雖然心裡有些懷疑,可她目前隻有選擇相信這條路。

張周旭不多話,直接閉上雙眼,凝神將蘊含在丹田中的力量慢慢引導,通過體內每一條經絡,發散到全身,像平常練功一樣,運轉****力慢慢充盈。

感覺差不多的時候,她突然睜開了眼睛,表情有些苦惱,越發覺得手臂的傷口又腫又痛。

”不說話,已經餓死了?“

張周旭都是用意念跟小滾交流,所以黑蛛並不知情,假寐了一會覺得張周旭突然不說話很奇怪。

”要你管?“

張周旭突然覺得這黑蛛真是又煩又冇用,氣不過敲了它的頭兩下。

”切!“

黑蛛雖然不覺得疼,可是總覺得張周旭看不起自己,被她這個人類收服之前,他何曾這麼憋屈過,一想到這又恨不得立刻把她從頭頂甩下去。

”誒,黑蛛,問你個問題。“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黑蛛還在氣剛纔張周旭說他什麼都不知道的事情,還在賭氣著,八條腳一用力站了起來,正思考著應該怎麼把張周旭扔下去。

”小黑蛛,你先聽我說。“

張周旭突然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

”我聽著。“

張周旭用這種語氣說話,黑蛛嚇得整隻蜘蛛都僵硬了,有些不安地問。

”你聽我說,是這樣的。如果你身上已經有傷,這個時候你又需要流血,你會去製造一個新傷口,還是撕開舊傷口呢?“

”可以用彆人的血嗎?“

黑蛛回答很快,明顯是不假思索。

”你怎麼這麼聰明呀?“

張周旭的聲音甜齁得嚇人。

”你笨吧。“

黑蛛不以為然。

”你才笨,肯定是隻能用自己的,不然我這麼糾結乾嘛?”

張周旭抬起腳,重重地落下,狠狠撞了撞黑蛛的腦袋,原來剛纔那甜齁的話是故意在諷刺它。

“你纔是笨,你糾結這個乾什麼?”

黑蛛如果頭上會冒火,恨不得立刻燒死張周旭,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把她從網上救下來。

”其實是不是可以不用自己的血也行?要不先用你的血試試?實在不行再考慮用我自己的。“

張周旭沉默了一會,再開口時聲音裡帶著些狡黠。

”什麼?!“

黑蛛反應很大,突然醒悟過來,原來張周旭不是隨便瞎問,而是是真的想這麼乾,這裡就隻有張周旭和自己,張周旭不用自己的血,那不是要用自己的?

“來獻出你的血吧,黑蛛!”

“滾開!”

黑蛛瘋狂抖動,拚命要把頭頂的張周旭甩出去,可是它的八條腿隻能往下用力,動不得頭頂分毫。

“瞧你那傻樣,嚇唬你的。”

張周旭突然哈哈大笑,黑蛛才停下動作,發現自己又被她耍了。

“張周旭!你無聊!簡直不知所謂!”

“討厭死你們人類了!”

黑蛛還想罵罵咧咧,突然覺得頭上一點一點的冰涼,聲音很小很弱,貌似是滴答滴答的聲音,是液體觸碰它光溜溜的頭頂所發出來的。

“你在乾嘛?”黑蛛有些小緊張。

“痛死我了,彆說話。”

張周旭說這句話之後,又安靜了下來,黑蛛四隻眼睛拚命朝上看,可就是看不見頭頂以上什麼情況。

“你想不開,所以自殘嗎?”

黑蛛安靜了一會,又忍不住問,誰知道張周旭根本不說話。

突然心底有些同情這個可惡的人類,黑蛛歎了口氣。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反正你也要死的,早點死還不用捱餓那麼久。”

”你有完冇完的?“

張周旭聲音已經有些咬牙切齒。

”你死可彆怪我,我又冇害你。“

”廢話真多,我找到辦法出去了,隻是要取點血。“

”你怎麼找的?“

黑蛛腦袋裡一堆的問號。

”你彆管,安靜些!“

張周旭脾氣不太好,聲音裡帶著威嚴,逼得黑蛛不得不聽話。

”哼……“

張周旭額前覆蓋了一層冷汗,雙指成鉤,用指甲撕裂那個飽經滄桑的傷口,本來已經有些紅腫發炎,她冇用太大力就已經挖開傷口,冒出一些淡黃色的組織液和鮮紅的血水。

她其實不是真心想挖開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隻是手上根本冇有武器,不知道為什麼,張周旭從小學習茅山術的時候就特彆害怕咬破手指頭,她總覺得十指連心,手指頭受傷比手臂受傷還要痛得多。

張周旭因為長時間處於饑渴狀態,嘴唇上已經有些乾燥起皮,失血之後臉色也開始變得青白青白的,所幸她意識還很清楚,手腳也冇有抖索,拿起那麵八卦鏡,剛好照到自己的臉色。

這個八卦鏡是傳統的八邊形,有一圈青銅材質的邊框,上刻有天乾地支、先天八卦、河洛九星、配二十四節氣,中間是光滑的平光鏡麵,背麵畫有八卦祖師、四方貴人和五路財神的圖畫,這是比較常見的款式。隻是這八卦鏡看著雖小,分量卻不輕。

張周旭將法力凝聚到手臂的傷口上,血流出來的速度更快了,看著那血滴落到八卦鏡的青銅邊緣上之後,她閉上雙眼,想著現在在家裡的張如寶,想著自己的家,她想回到自己家裡去,她一遍一遍的加深自己腦海裡的印象,把張如寶的輪廓描畫越來越清晰,把家裡的每一堵牆、每一個傢俱、每一個小擺件都仔細回憶出來,直到頭有點暈,實在撐不住才睜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