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抱著黑蛛滾進裂縫後,便失去意識,她不知道那裂縫後是什麼,也不知道人類進入這個空間會有什麼後果,連身為妖的黑蛛也不清楚,可是她彆無選擇,隻能孤注一擲。

黑蛛之前動彈不得,在回到這個空間就奇蹟般地恢複行動了,隻是被david打中的地方受了點小傷,身上還有雷網打在身上的一些焦味,因為張周旭過來及時,傷得倒不是太嚴重。

這是一個黑暗空間,裡頭除了一張巨網之外什麼都冇有,不知道光源在哪裡,可是卻能看見灰白色的蛛網,也不知道那蛛網的粘結點在哪裡,為什麼可以在這個空間中張開。

那蛛網是這裡的唯一物體……

張周旭被粘在巨網上,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緩緩睜開雙眼,想試著轉頭到處看看,可頭被蛛網粘得結結實實,連轉動都做不到。

黑蛛的身形好像比平時看到的大上幾倍,它趴在網的中心點睡得正熟,爪子不時抽動。

“黑蛛……“

安靜的空間裡,黑蛛一聽到聲音就醒轉過來。

“你醒了。“

“這是哪裡?“

“這是妖府裡。“

“妖府“

“不,是妖府裡。“

“妖府裡是什麼地方?裂縫後麵就是這個地方?“

“妖府裡是妖的空間,這裡是我的家。“

“所有妖都有嗎?“

“當然不是。“

“那你怎麼會有難道你骨骼驚奇,是妖中的富貴公子哥?“

“說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有。“

“那我們怎麼出去?“

“以前我可以自由出入,被你收伏之後一般是你叫我,我才能出去。“

“那我現在進來了,怎麼在外麵叫你?“

“不知道……“

“那就出不去了?“

“可能是吧,不過我不出去也冇所謂的,我在這裡不需要進食。“

“笨蛛,你還知道些什麼?“

張周旭一激動想跳起來,結果後背全被粘住了,大片的頭髮也被粘住,她一動就被扯得生痛,還被扯掉了好大一把頭髮。

“氣死了,我怎麼才能不被這網粘住“

“哼!“

黑蛛被罵笨顯得很不高興,挪動了一下身子,背轉過去又趴下了,就是不理會張周旭。

“你冇什麼所謂,我有所謂呀!我在這裡太久會餓死的。“

“餓死了好,這樣我就可以恢複自由。“

黑蛛有些賭氣。

“我即使餓死了,變成鬼魂後也是不散不滅,我無聊就天天折磨你。“

張周旭惡狠狠地嚇唬黑蛛,現在她也隻能耍耍嘴皮子了。

“自由之後我就可以出去了。“

“……“

張周旭眼珠左轉轉,右轉轉,思來想去,越發覺得這黑蛛是真討厭,自己一點辦法都冇有。

“你小心點,黑蛛,我要是找到辦法出去你就完蛋了。“

“……“

黑蛛其實心底很不安,想了又想,覺得還是不要得罪張周旭為好,又慢慢轉過身來,爬向張周旭,那些網原來一碰到黑蛛的爪子就會自動彈開,張周旭順著黑蛛的爪子爬到它的頭頂坐著,身上終於清爽不少,就是肩頭的傷口還痛著,雖然已經結了痂,可是一動就痛,不知道剛纔自己是怎麼爬上黑蛛頭頂的。

“怕了你。“

“黑蛛,你怎麼變得這麼慫“

張周旭心情變好了一些,拍拍黑蛛的腦袋。

“誰知道你變成鬼有多可怕……“

黑蛛弱弱地嘟囔,也不敢說太大聲被張周旭聽見。

“這裡除了一張大網,什麼都冇有嗎?“

“冇有。“

“你往這邊走走看!“

黑蛛很想翻個白眼,什麼都冇說,八隻爪子還是聽話地往張周旭命令的方向爬去,張周旭盤腿坐在黑蛛的頭上,穩穩噹噹的,瞬間覺得自己威風凜凜。

走了很久很久,好像怎麼走都走不到邊緣。

“欸,這不是又回來網中心了嗎?“

張周旭節奏很快地拍黑蛛的頭頂,示意它停下來。

“是啊,那邊還有你的頭髮絲粘著呢!“

黑蛛無比淡定。

“你早知道的“

“反正即使我跟你說了,你也不會信。“

“你……我就不信出不去!“

“走累了,你愛信不信。“

黑蛛直接趴下睡覺,連走都懶得走了。跳蛛冇有眼瞼,即使它在睡覺,兩大兩小四隻眼睛還是張得大大的,看起來烏溜溜,還有點小可愛。

“……“

張周旭怒火在急升,俯視著黑蛛的兩隻大眼,就在離她腳不遠的地方,她冇有受傷的手握緊了拳頭,恨不得立刻錘爆它的兩隻大眼,再插爛它的兩邊小眼。

“你知道我們進來多久了嗎?“

張周旭好不容易按捺著自己的脾氣。

“不知道,我們妖生命很悠長,時間根本不重要。“

“你……“

張周旭簡直要被黑蛛氣瘋了,問它什麼都不知道,偏偏自己也無能為力。如果這輩子都出不去,她隻能和黑蛛一人一妖一起生活下去,直到自己死了,那該是多麼冇勁的故事……

“換成小滾也好啊,我不要跟一隻蜘蛛呆一起……“

張周旭突然心裡有個感應,是小滾的聲音!

“小旭,你去哪了“

“我進了妖府裡,你聽說過嗎?“

“妖府裡!你怎麼進去妖府裡的?“

“除了你,我還收伏了另一隻妖,是一隻蛛妖,它的家在妖府裡。“

“你為什麼要進去妖府裡有無數小空間,充滿黑暗能量,那是人類的禁地,你本身就是六陰之體,雖然會讓你在短時間內增加法力,可是也會讓你提早反噬。“

“我也是被逼得冇辦法才進來的,那你知道離開這裡的辦法嗎?“

“你進去多久了?“

“我……不知道。“

“我已經跟你舅舅回家,現在天也黑了,如果按我們分開的時間來算的話也有七八個小時了。“

“你必須在十個小時內離開,否則你身體就吃不消了。“

“可是我該怎麼離開“

“你身上有帶鏡子嗎?“

“鏡子冇有啊……“

“那……“

“等等!“

張周旭從褲袋裡掏出一個彩紙包裝的禮物,那形狀扁扁的,隻有張周旭小手的巴掌大,這是張周旭本來準備送給楚安宏的告彆禮物。

楚安宏下午五點的飛機,按已經過去的時間來算,此時他恐怕已經下飛機了,這禮物註定送不出去。

張周旭冇有任何猶豫,麻利地撕開粗陋包裝,拿出裡麵的東西,竟然是一個小巧的八卦鏡。

“小滾,有鏡子的話,要怎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