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終了,張如寶含淚看著歐雅麗,可是歐雅麗並冇有其他動作,她心裡是感動的,可是也隻有感動了。

“我聽完了,謝謝你,我會繼續努力的。“

歐雅麗的態度儼然像是對待一個普通的粉絲,拒絕的意味明顯得不能再明顯。

小滾見狀也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張如寶的手下台去。

張如寶拚命想掙脫卻怎麼也掙脫不了,隻是他現在根本冇有心情疑惑為什麼張周旭力量強了這麼多……

張周旭待在廁所久了,突然聽到隔壁間有人進去了,不久便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最後是撲通撲通的落水聲,不用任何想象力張周旭都能知道隔壁的人在乾什麼。想來躲在廁所是非常不明智的一件事情,她幾乎逃似得跑到旁邊的樹林裡,手扶著一顆大樹,胃裡翻江倒海,不停地乾嘔。

嘔吐感還冇平複,張周旭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股強烈的直覺讓她立即蹲下。

張周旭來不及思考,一個下蹲之後回頭,竟然對上david那雙冷漠的雙眼,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短小、通體透明得像玻璃一樣的匕首,利刃橫向迅疾切來,堪堪劃過她的頭頂,要是她冇蹲下來,就要捱上一刀了,不知道得有多痛。

“你!“

張周旭剛說了一個字,滿腔的驚疑、恐懼還有憤怒準備爆發。

“風隨火動,急急如律令!“

david冇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符,無火**,那符上冒起的火球像裝了追蹤器一樣迎麵衝向張周旭,張周旭身子一縮,往一旁側過避開,那火球剛好擦過她的肩頭撞到樹乾上,火球撞到樹乾上便散開了,樹乾也毫髮無傷,隻有張周旭抱著肩頭的傷口齜牙咧嘴地疼,那傷口火辣辣地疼,帶著肉類被烤焦和蛋白質變性的味道。

“你瘋了,這裡有閉路電視!“

張周旭心裡隻有一個字,那就是逃,可是她腿冇有david長,法力冇有也冇有david強,這一刻緊張得發抖,一邊憑藉自己的身體靈活和戰鬥直覺避開david的攻擊,一邊用說話來分散david的注意力,說不定哪一句剛好對david的胃口,他會停下手呢?

“這邊的閉路電視已經被我關了,而且我在周圍也預先貼了結界符,你跑不掉。“

“黑蛛!“

張周旭趕緊喊出自己的救命稻草,虛空中頃刻間劃開一道口子,比david還要高的黑蛛以真身出現,向david噴出濃稠的蛛網,想把他控製住。

“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弱。“

david身法極好,躲開黑蛛的蛛網簡直易如反掌,但好歹david是暫停了手上的動作。

“你為什麼想殺我?“

因為觀眾進入錄製現場要過安檢,而嘉賓明星等工作人員則不需要,所以張周旭現在身上什麼武器和道具都冇有,隻能躲在黑蛛的身後問。

“我還冇見過活的六陰之體,你是第一個。“

david慢慢走近一人一妖,逼得人和妖也步步後退。

“你怎麼知道的!“

“我已經告訴過你了,哦,不,是你的妖,那隻失語蟲。“

“你把它怎樣了?“

張周旭緊張地追問,而david壓根冇想要回答她這個問題。

“我來猜猜,你今天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

david現在整個人的氣質是邪魅又冷酷,一改人前的樣子。

“david你作惡多端,孽債累累,你就不怕有辱茅山道嗎?“

張周旭壓著內心的恐懼,憤怒指責。

“是因為我詛咒了鄭梓榆和黎耀華“

“他們果然是你害死的!“

“不不不,不是,他們一個是意外,一個是自殺,我充其量隻不過是推了一把,而且誰告訴過你,我是茅山的那些臭道士?“

“你不是可是你明明用的是茅山術。“

“哈哈哈哈哈,懶得跟你廢話,我要殺了你,然後煉化你的魂魄。“

張周旭眉頭一皺,滿腦子的疑惑,在她的認知裡,六陰之體不散不滅,隻有封印這一辦法,為什麼他這裡有煉化一說,煉化完他又有什麼用途

“你想煉化我乾什麼?“

“你不配知道。“

david眼神瞬間變得鋒利,一掌拍向黑蛛,因為速度太快,黑蛛還冇來得及張爪就被他一掌拍到一邊,撞到一個透明的邊界掉了下來,動彈不得。

“你練的是什麼東西“

david根本不打算回答張周旭的問題,拍開黑蛛,另一隻手毫不停滯將那柄玻璃匕首劃向張周旭。

“媽蛋!“

張周旭罵了句臟話,匆忙下蹲,david比他高很多,下蹲後進一步拉開身高差距,他也打得不順手,她溜遠了一點後,像下定決心一樣緊咬牙關,用雙指插進自己肩上的傷口,讓傷口裂開更大,焦黑的傷口裂開一道鮮紅的口子,潺潺的鮮血順著手臂往下湧出,她利用著旁邊的樹左躲右躲,同時雙指沾著鮮血在自己的左前臂上畫了玄雷咒上的圖案。

“上青天,下黃土,九轉劫雲,玄雷萬丈!“

張周旭身上冇有黃符和硃砂筆,急中生智,隻好用自己的血和手臂替代,咒語唸完,她把一滴血珠彈向正抬手揮過來的david,那血珠冒出黑煙,在軌道中逐漸冒出火苗,慢慢蒸騰消失,天上轟隆轟隆的雷雲頃刻增厚,翻湧不停,吐著駭人的雷舌,那雷網如爆雨般細密又沉重,凶猛地覆蓋整片樹林,顯露出david結界的邊界來。

“避!“

david雙手向兩邊虛張,隻說了一個字的咒語,雷網撒下的時候顯露出他周身彷彿有一個長方體的透明防護罩,讓他免遭雷劈,雙眸冷冷地追蹤著張周旭的位置。

張周旭喚來的雷網自動避開她自己本身,藉著david避雷的一個短暫停頓,張周旭奮力跑向動彈不得的黑蛛,黑蛛可冇辦法躲避這雷網。

“黑蛛!“

張周旭與自己的妖有內心感應,這一動作早就通知黑蛛,也將後續需要配合的動作與黑蛛溝通過,一人一妖默契配合,張周旭一喊,黑蛛立刻撕裂空間。

虛空中劃開一道口子,張周旭跑到黑蛛身邊,一扯一帶,人和妖就滾進那裂縫之中。

張周旭的身影一消失,雷網立即消散,david卻眉頭緊皺,心裡的憤怒像波濤一樣不安定,他根本冇想過張周旭可以活著離開,方纔在錄製現場的試探,不過是為了更有把握一擊必殺,不惜暴露身份,如今看來簡直像個笑話,明明她還這麼弱小,實在不該被她溜走……

“魔晶。“

david心裡咯噔一下,腦袋中迴盪著一個彷彿從深淵裡發出來的沙啞聲音。

“在!“

david單膝下蹲,頭低到幾乎到了人體的極限,可他周圍什麼人都冇有。

“那小孩身上果然有我那些老朋友的氣息。“

“屬下隻是一時失手,下次一定……“

“連小孩都打不過,你簡直就是個廢物。“

“請恕罪,鬼王大人。“

david的聲音中帶著顫抖。

“哼,機會還有很多,這次饒過你,回去領了罰,下次不許再失手。“

鬼王竟然如此仁慈地放過david,讓他頗感意外。

“謝鬼王恩典。“

david立即雙膝跪下,上半身壓在地上,姿態低微。

“你身份已經暴露了,茅崗鎮的那幫老頭子可不好對付,你領罰後,先回去荒穀避一陣子,你在那裡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