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嘉賓主動站在五個主持人的旁邊,等待安排。

“網上有些人這麼說,敢上咱們節目的都是不怕掉粉的。“

主持人剛剛首先開腔。

“來看現場的各位觀眾,你們愛你們的偶像,不管他們的真麵目是什麼樣子嗎?“

唐淩將話筒指向觀眾席。

“永遠愛!“

ai的粉絲占據大多數,而且都坐在中間,所以基本上都是他們的聲音。

“ai的粉絲都是永遠愛的,雅麗的粉絲是不太堅定嗎?“

貝玲側著耳朵問粉絲們。

“愛雅麗!“

張如寶說得最大聲,一下子就吸引了歐雅麗的注意力,張周旭可以看見她臉上僵了一僵,隨後又恢複了正常。

“好,那麼我們立刻來進行第二環節,我的近距離!“

唐淩宣佈進入第二環節,並且開始簡單解釋這個環節的內容。

“我們將會抽取粉絲上台,近距離接觸你們的偶像,粉絲可以與自己的偶像組隊一起完成遊戲,之後粉絲們可以隨意提問問題,明星嘉賓們都要回答真實的答案。“

張如寶充滿希冀地望著台上的雅麗,但還不知道雅麗這一刻心裡是怎麼想的。

“那麼,女士優先。“

郝柏一派紳士的樣子,讓著雅麗先行選上台的粉絲,這也是郝柏的個人魅力所在,即使他再好色也有他自己的一群忠實粉絲。

雅麗雙手握著麥克風顯得有些緊張,她先是掃了一圈,最後纔看向張如寶這邊。

“這位先生吧!“

雅麗居然指向了張如寶,她微微一笑,看起來很溫暖。

“這女人還算有點良心啊。“

張周旭小聲說了一聲,張如寶在狂喜之中也冇聽到,唰地立刻站起來,背上還揹著吉他。

“你好,請問先生怎麼稱呼“

唐淩見著張如寶上台,適時提問。

“我叫張如寶,是雅麗的……粉絲。“

張如寶很想當衆宣佈自己和雅麗的關係,可是轉頭一看,滿座的粉絲,聯想到這是雅麗好不容易纔得到的機會,如果剛出名就傳出這件事情,可能會斷送她的前程,所以改口說了粉絲。

“好,這位嘉賓看上去一表人才啊,欸,怎麼還揹著吉他“

“我準備了一些話和一首歌,想給雅麗聽聽。“

張如寶深情地看著雅麗,主持人們並冇有發覺什麼異樣,隻當做是雅麗的真愛粉。

“那我們中場休息的時候留些時間給你們,好嗎?“

唐淩敏感地嗅到了熱點,立刻將這一段安排到中場休息的時候,這樣既不耽誤綜藝時間,也讓不會讓其他粉絲在休息時覺得悶,還有可能因此上熱搜。

“那現在我們也請ai選一位觀眾上場。“

唐淩請ai走到舞台中央,這樣可以更清楚看見所有的觀眾。

“ai!“

觀眾席的瘋狂女粉絲都在扯著喉嚨尖叫,希望ai看到自己,抽中自己。

ai也是掃了一圈的觀眾,最後目光落在張周旭這邊。

張周旭心裡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立刻站起身想上廁所避一避。

誰想到張周旭纔剛站起來轉過身去,ai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樣,突然指著她。

“這位女觀眾吧!“

張周旭以為ai終於選了彆的觀眾,慢慢回過頭來看,竟然對上了ai和五位主持人齊刷刷的目光。

“我急著想上廁所,還是把機會留給其他觀眾吧!“

張周旭隨便編個理由,看似有些抱歉地推辭,其實心裡慌得不行。

“那真是遺憾,這個機會可不容易得到啊。“

剛剛不知道張周旭的心情,隻替她感到遺憾。

“抱歉,抱歉。“

張周旭以為這樣就完了,低著頭道歉,轉頭就想跑。

“你去吧,我可以等你啊。“

ai如此說著,帶著不容抗拒的意味,讓觀眾和主持人都有些意外。

“那既然ai這麼堅持,我們可以讓雅麗和她的粉絲先互相進行一些小遊戲,互相熟悉一下,然後等這位觀眾回來再正式開始。“

ai是正當紅的明星,唐淩也不想輕易拂了他的意思。

“……“

張周旭表情有些難看,可是她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藉口了,求助般看向楚安宏。

“我替她上,可以嗎?“

楚安宏主動站起來。

“這又不是什麼酷刑,需要替嗎?小妹妹,你就放心去廁所吧,我們等你。“

ai一副溫柔大哥哥的表情,迷得那邊的他的粉絲個個神魂顛倒,可是話語裡似乎是讓張周旭死了逃避的心。

“好吧……“

張周旭還是走出了錄製現場,思索著自己該如何應對,這ai看來果然是注意到自己了,那讓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覺分明就是ai的威壓,他果然是一個很強的道者,這次讓自己上台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怎麼辦呢?“

張周旭潑了點冷水在自己臉上,不斷問自己。

“我可以幫你。“

褲袋裡的小滾因為是張周旭所收伏的妖,可以感覺到張周旭的心情,現在她既焦慮又擔憂。

“他不知道有什麼目的……“

張周旭有種不詳的預感。

“如果他想對你不利,有我在呢!“

“可是台下那麼多人看著,萬一動手……“

“他應該也不敢在這個地方動手吧,估計隻是想試探一下你。“小滾冷靜分析道。

“好吧,希望如此,我儘量表現得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張周旭冇想到主動來打探ai的是自己,還冇打探出什麼,最後卻被ai盯上了。

張周旭又乖乖地回到錄製現場,一進門,ai就注意到了,笑著向張周旭招手。

現在歐雅麗和張如寶正在合作玩一個遊戲,接力吹氣球,以最快速度吹爆氣球的勝利,他們的氣球已經很大了,隨時要爆。

張周旭在眾女粉絲羨慕和妒忌的目光中走上舞台。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ai主動上前來問。

“大哥哥,我叫張周旭。“

張周旭裝作一個普通小女孩,一副天真可愛的模樣。

“這麼巧,兩位幸運觀眾竟然都姓張。“

主持人剛剛在旁邊聽到了,插了一句嘴。

“他是我舅舅,就坐我旁邊的。“

張周旭故意不理會ai,反而跟剛剛走得更親近一些。

“哦小妹妹你長得真可愛,特彆是眉心的小紅痣。“

ai的眼神奇奇怪怪,被他一直盯著,張周旭說不清楚那是那什麼感覺,隻覺得他整個人的氣息都讓她很不舒服。

“是嗎?謝謝。“

張周旭隨意糊弄過去。

ai突然又往前靠,湊到張周旭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什麼,張周旭隻覺得耳朵被他溫熱的氣體噴得很癢。

砰!

張如寶和歐雅麗的氣球終於吹爆了,發出巨響,震得張周旭耳朵嗡嗡響,根本聽不到ai在說什麼,可她能感覺到,他絕對不是在說什麼好話,因為他笑得很奇怪,帶著一點得意,又好像已經看透了張周旭整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