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如寶等呀等,盼呀盼,終於盼來星期六,難得地一大早就穿戴整齊,特意洗了頭髮,剃了鬍鬚,看上去人模人樣。

此刻的張如寶高興得想哼首歌,經過張周旭的房間時候,特意往裡麵瞄了一眼,見她還在房間裡練功,他便放心地穿鞋出門,他一點都不想讓張周旭知道自己去看歐雅麗的現場,因為肯定會被她酸得冇意思。

為什麼要一大早就出門

因為張如寶這幾天在網上搜尋歐雅麗的近況,發現有一家采訪報道裡有這麼一段,歐雅麗親口承認目前單身,證明她已經跟之前那個優秀到令張如寶自慚形穢的男人分手了,如果自己現在又在她麵前彈唱她最愛的曲子,不知道能不能把她搶回來

張如寶前往平時相熟的琴行,借了把吉他,又好好練了幾遍曲子,這才前去電視台錄製現場,先見了歐雅麗後援會的工作人員,領歐雅麗名字的燈光牌,就隻是看著歐雅麗三個字就讓他開心得爆炸。

當他揹著吉他,抱著燈光牌,高高興興找座位的時候,竟然看到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小旭!“

張如寶既震驚又疑惑。

張周旭聽到張如寶的聲音,回過頭來時也嚇愣了。

張如寶看了一下座位號,又看看自己票上的座位號。

“你怎麼坐這裡“

“你乾嘛這麼驚訝“

張周旭感覺張如寶的反應有點過激了。

“這是……你舅“

楚安宏去完廁所回來,看見張如寶站在張周旭麵前,有種突然見家長的心跳加速感。

“嗯?這不是楚什麼全“

張如寶就壓根冇記住楚安宏的名字。

“張周旭的舅舅,我叫楚安宏。“

楚安宏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微笑指正。

“原來你叫楚安宏,你就是買了我兩張票的人。“

張如寶那日拿著票回到自己房間之後,立刻就把另外兩張券放上二手物品app賣,想著自己藉機賺點零花錢,免得每次都得向張周旭伸手。

因為這期節目有最近話題很熱的新星歐雅麗,也有人氣鮮肉ai,而且票的座位相連,所以網上有意思的買家還不少,最後價高者得,被楚安宏買去了。

“什麼,你的票是買我舅的?另外,你有多的票為什麼不跟我說?“

張周旭先是震驚地看向楚安宏下一句又微眯著眼睛,有些責備意味地盯著張如寶。

“你又不喜歡……“

張如寶眼神遊移,偷偷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很害怕張周旭這副凶巴巴的樣子,心想簡直跟張若柳發飆的樣子有得一拚,果然是張若柳的女兒。

“舅,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欸,舅舅會彈吉他嗎?“

楚安宏一眼看出來張如寶背後的是吉他袋。

“噓,這是秘密武器。“

張如寶故作神秘。

“你要大鬨錄製現場“

張周旭忍不住吐槽。

“說什麼呢?就看我今天能不能把我老婆再追回來。“

“勇氣可嘉,可是人家當時冇出名的時候都不要你了,現在更不會要你。“

張周旭總是適時給張如寶澆冷水。

“閉嘴,看節目。“

張周旭見張如寶的表情是真生氣了,也不再接著潑冷水,隻是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反而逗得另一邊的楚安宏笑了。

“張周旭,你這個樣子跟在學校的時候相比,簡直像是兩個人。“

“學校的樣子冷冰冰“

“嗯……“

“你知道我是六陰之體的,還是不跟普通人有太多交集為好。“

“那我……“

楚安宏有些臉紅,他尋思著自己也是普通人,難道自己在她眼裡跟彆人不一樣

“你有叔公給的護身符,不會死,而且以後你又要回北方,離我那麼遠,我克不著你。“

張周旭隨口說道,眼睛一直盯著舞台,不知道楚安宏有多失望。

陸陸續續的人進場,很快填滿整個錄製現場的觀眾席。

三男兩女,五個主持人在一陣炫酷的燈光下一邊合唱綜藝主題曲,一邊從各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來,慢慢聚到舞台中央。

“歡迎各位觀眾收看《哈囉,我的真麵目》。“

五位主持人洋溢著快樂的情緒開場,稍作寒暄就開始介紹嘉賓。

這個節目每一期會邀請一個知名度較高的嘉賓和一個潛力高的新星嘉賓來參加,這一期就是ai和歐雅麗。

觀眾席差不多是清一色ai的牌子,隻有角落有歐雅麗的牌子,張如寶這個位置也是靠邊的,並不是什麼太好的位置。

“先來有請我們最近話題一直很熱的新星,歐雅麗!“

歐雅麗穿著純白色的白紗裙,也需得膚色夠白才這麼好看,讓人感覺清麗脫俗、如沐春風,她走出來的舞台過道下鋪了乾冰,一直在不斷的冒出白色氣體,看上去更添幾分仙氣。

“哇,好仙呀!“

說話的是五個主持中一向定位為好色男人的郝柏,他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真麵目卻是一個滿口葷段子的老司機,他誇張地張大嘴巴,手勢似乎在勾勒雅麗的傲人身材,故意做出搞笑的節目效果。

“完了,這期又來一個美貌能與我匹敵的,上次高婷跳了一段舞把我粉絲都拐跑了。“

說話的人是在五個主持人中擔任女醜角,負責搞笑和活躍氣氛的胖妞貝玲。

“不要嚇咱們的嘉賓,先來歡迎我們的新朋友歐雅麗!“

五個主持人中做主導的是唐淩,三十歲出頭,男,有豐富的主持經驗,是目前該市電視台最有能力的主持人之一,他負責控製綜藝的節奏。

張如寶看到歐雅麗出場的時候,整個人都快幸福得暈過去了,拿著張若柳之前給他買的新手機,不停的哢擦哢擦,直到旁邊工作人員走過來擋著他視線,警告他不能在現場拍照。

“不要丟臉了,舅。“

張周旭趕緊幫著工作人員把張如寶的手機收起來。

“雅麗,你是從之前一檔素人節目脫穎而出奪得冠軍纔出現在大家麵前的,我們大家對你還是比較陌生的,你可以稍微透露一下你自己的真麵目嗎“

“我可冇少看你們節目,你們在詐我說出來。“

歐雅麗笑嘻嘻回答,說話聲音很清脆,想必唱歌也特彆好聽。

“我怎麼有種預感,她的真麵目會跟婷婷一樣可怕“

說話的是這五個主持中一個叫剛剛的男人,長得一副呆頭呆腦的蠢樣子,真麵目卻是國外名校出身的經濟學和心理學雙學位碩士,主要負責抖機靈,總是神預言。

“剛剛,給我在嘉賓麵前留點麵子,好不好?“

說話的是五個主持人中的美女花瓶高婷,真麵目是個健身達人、拳擊高手,宣稱可以一個打十個,她與郝柏是官方p,與剛剛是人氣p,經常製造的話題是剛剛、郝柏和高婷的三角戀。

“雅麗,我們已經迫不及待想拆穿你的真麵目!“

唐淩帶著節奏,在場上又繼續跟歐雅麗寒暄了一段時間,畢竟歐雅麗還是個新人,想看她的人肯定不如ai多,所以主持人很快將歐雅麗一旁的座位坐著等待。

“現在我們有請大家期待很久的ai,奕大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