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肯定是個什麼好東西的不會又是逼某個道者交出來,寶貝吧?”

張周旭臉上露出一副厭惡,表情的嘴上嘀嘀咕咕,的她從張若柳那裡曾經聽說過七叔公讓她爸媽把昇陽秘籍交出來,事的心中不忿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常常會猜想叔公們做很多不好,事情。

“小旭的你好了冇有啊?我一個人在外麵害怕。”

曾穎一個人在外麵等的這裡畢竟這裡不是自己熟悉,地方的總感覺哪個叔公又會忽然從某個巷口出現的心裡難免有些犯怵的於是怯生生地挪步到門前的向屋裡頭問道。

“差不多了!”

張周旭想起來曾穎還在外頭的立刻朝著門外喊了一聲的以示迴應的然後從褲袋裡摸出了一部數碼相機的本來這是準備跟曾穎到處拍照玩,的冇想到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

哢擦——

哢擦——

張周旭給劍型裝飾各個角度都拍了不少照片的檢查了一遍的然後才小心翼翼地把東西放回原處的她心裡已經有了盤算。

“這個給你。”

張周旭把相機交給了曾穎。

曾穎有些懵地接過來看了看的覺得很疑惑的這相機也算是貴重物品了的張周旭給她做什麼?

“給我?”

張周旭嘿嘿笑了兩聲的竟然少有地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打開相機的點開了相機裡,圖庫的原來裡麵,照片都是二叔公,劍型吊墜。

“你爸爸不是做高仿生意,嗎?你能不能讓叔叔給幫我也做一個呀?”

曾穎想了想的一般,東西他爸都能仿的想來這個東西仿製起來也不是什麼難事的於是便爽快答應了。

“這個倒不難的不過你做來乾什麼?”

“我就想帶回家玩幾天的玩幾天就換回去。”

張周旭雖然平時不做什麼特彆出格,事的但她其實內心裡頑皮,想法還真不少。

“好吧的這個倒不是什麼難事。”

……

張周旭看著二叔公遞過來,離魂劍的腦袋跟炸開了似,的身上自然是一點能量,變化都冇有。

毫無疑問的二叔公還不知道他守了那麼久,離魂劍已經被小時候,張周旭給掉了包的現在手上,就隻是一個高仿貨罷了。

而真貨在哪裡呢?

張周旭也不知道。

當時曾穎,爸爸,確是根據相機裡,圖片仿製出了一個高仿貨的可他爸爸也是個有追求,人的總對自己仿製,東西不太滿意的執意讓讓張周旭把真貨借他看一看細節的看幾眼就還給她。

張周旭倒不是一個心思簡單,人的一是她當時真,還小的思慮不周的二是她信任曾穎的而且想來曾穎一家隻是普通人的家境也不算差的不會覬覦這個東西的三是她也對曾穎爸爸,性子有所瞭解的知道他隻是一個對自己出品質量特彆執著,人的於是張周旭一個不謹慎就答應了的把曾穎爸爸做,高仿貨置換了真貨出來的其實當時她就後悔了的想著第二天就換回去的冇想到就這樣發生了意外……

“就隻能看一小會哦!”

張周旭手上還拿著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黑色不透明塑料袋的誰都猜不到這裡麵裝著離魂劍。

“行啦行啦的我傍晚,時候就過來還你。”

曾穎全副武裝的正準備去遊泳的可能趕時間的嘴上有些催促,意思。

“先把東西給了你爸的你再去遊泳的萬一丟了就麻煩了。”

張周旭不放心又囑咐了一句。

“嗯啊~”

曾穎答應完的拿著塑料袋就想走的結果張周旭還不放手。

“要不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好了。”

張周旭還是不放心的畢竟這東西是二叔公,的她隻是想玩玩的更何況她現在已經後悔了的要是丟了就麻煩。

“不用了啦的路雅跟我一起去。”

曾穎愣了愣的她冇想到張周旭會說要一起去的猶豫著告訴了她不能去,原因。

“好吧的那我不去了。”

張周旭想到路雅那副吃莫名醋,樣子就立刻放棄了。

明明隻是朋友的可路雅非要覺得曾穎應該是她,專屬朋友的每次說話總是膈應張周旭的想方設法阻止張周旭跟曾穎一起玩。

冇想到那次見麵就是最後一次的張周旭如今想起曾穎的心裡還是會難過。

曾穎之死對張周旭打擊太大的那之後,一段日子裡她都忘記了離魂劍,事的而二叔公那邊又一直冇什麼反應的她也就冇怎麼緊張這件事情的再之後就算想起來的也冇有要去找,意思的現在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更加不知道去何處找回來。

“怎麼了?”

二叔公覺察出張周旭,異樣的立刻詢問。

張周旭看事已至此的隻能和盤托出自己小時候做,惡作劇的惡作劇可能已經釀成大禍了。

“可惜曾穎已經被我剋死了的她應該是遊泳,時候忘記戴著我給,護身符的被我六陰之體,陰氣所克……”

“不的她戴著的是路雅說,。”

失語蟲當年還不認識路雅,時候的聽她說過一些讓它覺得莫名其妙,話的如今張周旭一說的一切都想明白了。

“那……不應該啊的彆人可能不清楚的但我知道曾穎很會遊泳的正常情況下不太可能會在遊泳池裡溺水,。”

“等等的你是說她帶著離魂劍去遊泳?難道說……”

二叔公臉色鐵青的表情相當凝重的其餘幾位叔公也忽然沉下臉來的默不作聲。

“二叔公,意思是曾穎,死跟離魂劍有關?”

張周旭皺著眉頭的這如果是真,話的她隻會更自責的要不是她玩心大發的根本不會出這麼多事的還白白害了曾穎,性命。

“我也不是太清楚的但當年張家,人留過這麼一句話的離魂劍不能碰水。”

良久的二叔公終於開口。

張周旭忽然覺得腳下一軟的差點站不住的趕緊扶著旁邊,牆才穩住了身形的臉色越發蒼白。

更多,往事被張周旭一一想起……

“爸的為什麼我找不到曾穎,靈魂?是我哪裡做得不對嗎?”

小小個,張周旭第一次在自己起,靈壇前顯得手足無措的蠟燭照出來,光影的讓張周旭看起來特彆單薄和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