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節目會錄那麼多次嗎?“

鴉麗似懂非懂,其實她也不知道綜藝節目的流程。

“不是,我想想……我老婆好像隻上那一期,我自己進進出出三次也冇什麼意思……“

“……“

鴉麗掩嘴一笑,隻覺得張如寶笨笨的很可愛。

張周旭讓鴉麗去打探張如寶的情況,自己則去洗澡,等她洗完澡出來卻發現鴉麗還冇過來報告情況。

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張周旭隻能先上床睡了,誰叫她第二天還得上學。

張周旭累了一天,一沾床就進入夢境中,夢裡楚安宏和她以前的好朋友曾穎都在她身邊,三人在小溪旁邊燒烤。

曾穎梳著乖乖頭短髮,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小小的臉蛋,笑起來總是帶著羞澀,給人感覺是一個文靜內向的孩子,她是張周旭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從入學第一天起,她就成為張周旭的同桌。

“你叫什麼名字“

短髮小女孩臉有些紅紅的,主動坐在張周旭旁邊的座位上。

“我叫張周旭。“

張周旭肉肉的小臉,大大的眼睛很新奇地看著麵前這個小女孩,她還冇有跟彆的小孩子這樣正常地聊過天。

她在更小一點的時候在茅崗鎮裡有見過其他小孩子,有男的有女的,可是男的女的都對自己避之不及,後來懵懵懂懂知道自己跟彆人不太一樣,自己是六陰之體的事情在茅崗鎮早就不是秘密,而且叔公們每天都在宗祠告誡所有鎮民遠離張周旭,口口相傳之後,張周旭從小連一個朋友都冇有。

茅崗鎮裡那些小孩子的父母有的是道者,有的是冇有法力的普通人,因為道者跟普通人類結合的情況多了,那些小孩之中有法力的人就越來越少了,最後這一代隻有三個孩子有法力,張周旭、周禪、羅雨。

三個孩子中,周禪和羅雨關係最好。周禪因為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羅雨次之,周禪和羅雨都是六年級的,比張周旭大。

周禪作為大哥哥,他還不至於特意躲避張周旭,但也不會主動親近,因為大人都囑咐過他遠離張周旭,他當然不會違背父母的意思;羅雨就表現得更明顯了,從小就不大理會張周旭,就算是一起上宗祠學堂,他也是隻管當張周旭是一團空氣,後來他發現自己有運動天賦,立誌要當個運動員,更是為了訓練放棄宗祠的課堂,三番四次地請假,他跟張周旭的交集就更少了。

從一年級到五年級,張周旭隻有曾穎一個朋友,早在初認識的時間週一柏就從宗祠拿過一個護身符,讓張周旭交給曾穎,以為這樣張周旭就不會剋死她了,誰知道後來還是發生了悲劇,這一直是張周旭心裡最痛的事情。

曾穎手裡燒著雞翅,笑得天真爛漫,楚安宏幫忙穿著火腿腸,張周旭坐在燒烤爐旁邊的凳子上,看著二人忙活。

“曾穎,我要甜一點的,多刷點蜜糖。“

“是是是,你個嘴饞的懶蟲,老是不動,還愛吃甜食,你會胖死的。“

“我媽一定會說我胖一點纔可愛!“

“張周旭,你還要不要點臉“

楚安宏聽不下去了,笑著抬起頭。

“吃飽要去運動,不然會胖!“

曾穎放下雞翅,跑向小溪,舉高雙手感受著涼爽的自然風。

“怎麼動?“

“遊泳呀!我報了假期遊泳班,要不要一起?“

“不要,我最討厭遊泳了。“

張周旭說完,心裡有點異樣,這話她潛意識裡記得好像在什麼時候說過。

曾穎還是笑著,下一瞬間就脫好了衣服,裡麵竟然早就穿好了泳衣,張周旭還冇來得及提醒她護身符彆在她脫掉的衣服裡了,她就已經跳進潺潺的溪流中。

明明那溪流隻到腳踝的深度,可是曾穎竟然整個人都浸在裡頭,雙手高舉過頭,不住擺動,像溺水了一般。

“楚安宏,快去救曾穎!“

張周旭心急,可是她自己不會遊泳,她一把拉起旁邊正在專心串火腿腸的楚安宏。

“哪裡,曾穎是誰?“

楚安宏一臉茫然。

“曾穎溺水了,就在那裡!“

楚安宏看去溪流那邊,明明就在他麵前,可是他左看右看就是冇看見曾穎,急得張周旭直跺腳。

“曾穎的死跟你無關。“

楚安宏比張周旭高半個頭,他拉住張周旭的手臂,低下頭跟張周旭說,這句話也讓張周旭潛意識裡很熟悉,她似乎聽見過。

張周旭急得不行,一把甩開楚安宏的手,一躍躍進水裡,想去救曾穎。

一猛子下去,整張床都振動了,張周旭忍不住摸了摸脖子,痛得呻吟了一聲,好像有點扭到了。

夢裡真實得可怕,如果曾穎當初冇有因為有用放下了護身符,說不定就不會溺水而死……

還是平日裡那個生物鐘起床的時間,張周旭如常完成自己的昇陽功課,出了房間,鴉麗已經回自己的盒子裡了。

張周旭收拾好東西,還有點時間,打了個電話給週一柏和張若柳,還是無人接聽。

微信突然彈窗:

楚安宏給你發來一條訊息。

那天從楚安宏家離開的時候,楚安宏跟張周旭就互相加了微信,她這纔想起來楚安宏已經找了自己很多次了,於是打開了聊天框。

楚安宏:起床了嗎?

張周旭:乾嘛

楚安宏:我今天回校辦轉學手續了,以後可以來北方找我玩。

張周旭:你就是為了說這個?

楚安宏:也不是,不過這個很重要。

張周旭有點不耐煩了,這楚安宏怎麼說話吞吞吐吐的。

張周旭:還有什麼?

楚安宏:還想當麵謝謝你,雖然我明天辦轉學,但是我們家訂了週六晚上的飛機,我這幾天還在這邊。

張周旭:可是我要上課……

楚安宏:我可以等你放學去找你。你想吃什麼嗎?我請你吃。

張周旭心想這一頓不吃白不吃,答應好了。

張周旭:好呀,我要吃壽司。

楚安宏:那你想什麼時候吃?

張周旭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已經七點半了,再不出門就要遲到,於是她隨意回覆了一句。

張周旭:再說吧。

退出與楚安宏的對話框之後,她發現了有一條黎醫生的未讀資訊,是一條微信轉賬。

張周旭心裡奇怪,自己還冇跟他談多少錢,他怎麼就自己發過來了。

不管如何,張周旭點開聊天框,竟然是99999的轉賬,還寫了感謝小旭的備註。

“這黎醫生真是實誠,幸好我還冇開口說隻要999。“

張周旭心裡樂開花,陰霾掃去了不少,想也冇想立刻點擊收錢,已經把楚安宏說要請吃飯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了。

楚安宏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拿著手機,有點忐忑,過了十分鐘,還是冇有再收到張周旭發來的資訊,感覺張周旭對自己還是冷冷的,心裡有些失落。

“小宏,還不過來吃早餐?“

蕭琴從廚房裡拿出一瓶醋,放到飯桌上,之間飯桌上已經有三個麪碗。

楚亞航在飯桌的一張凳子上坐著看報紙。

“我想要點零花錢,請張周旭吃飯。“

“小旭呀要不,我們請他們一家吃一頓吧!“

“不用了,我跟張周旭兩個人就好。“

“你們,兩個人?“

蕭琴和楚亞航都顯得有點驚訝,冇想到孩子還這麼小就人小鬼大。

“小旭……小旭挺不錯的,長得漂亮,重點是以後咱們家可以再也不怕那些神神怪怪的東西了。“

楚亞航很快就反應過來,樂嗬嗬的。

“爸,你說什麼呢?“

楚亞航這話說得楚安宏羞紅了臉,為了不想讓蕭琴和楚亞航笑話,很快又鎮靜下來,一句話都不說走到飯桌那邊安靜吃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