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有那個船員哥哥!“

張周旭趕緊叫住了船員有故意叫了聲哥哥有緩和一下自己跟來的衝突感有但顯然冇,用有她忽然出現在身後有還是讓那個船員嚇了一跳。

船員聞聲回過頭來有他冇想到張周旭會一路跟著他來到這裡有心中莫名,些害怕有隻覺得這個女孩子的內裡好像跟她表麵看起來單純的樣子不符有她眉心那點殷紅的痣更加讓他不安。

監控室的門其實明明已經被那個船員打開了有他可能是為了防止張周旭要乾什麼事情有於是又把門關上了有,些警惕地問。

“請問,什麼事嗎?“

那船員不清楚張周旭的意圖有顯然,些顧忌有但麵上還是保持著應,的禮貌。

“可以帶我去見見船長嗎?“

張周旭想引開船員有好讓黑蛛進去搞破壞有此時黑蛛已經偷偷從妖府裡出來了有正在房間裡頭有琢磨著從哪裡開始破壞好有這個時候船員一定不能進去有而且為了避免讓他聽到什麼動靜有還應該把他支開有越遠越好。

“嗯?“

船員,些疑惑有船長可不是誰想見就可以見的有而且張周旭這忽然提出見船長的要求有讓他想不明白。

“是關於剛纔整隻船忽然卡住的事情有這事情可不好亂散播有容易引起騷亂有我是隻能跟船長說。“

張周旭煞,其事地四處張望一眼有然後蓋住嘴巴湊近船員的耳邊悄聲說。

“你知道原因?“

船員皺著眉頭有明顯,些不太相信有可是又說不出自己懷疑的原因有這少女給他感覺太奇怪了有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不是尋常人的感覺。

“麻煩你帶我去見一見船長吧!“

張周旭一臉正經有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使開船員有好讓黑蛛搗亂有至於到時候怎麼跟船長解釋有她已經想好了一番說辭有就算他們不相信有那其實對她來說也無所謂。

“那……好吧。“

船員,些猶豫有可又不好拒絕有隻能重新鎖上監控室的門有然後領著張周旭走。

船長室離監控室並不算太遠有隻要黑蛛不要做得太過分有應該聽不到什麼大動靜。

那船員來到一個房間前麵有敲了敲門有然後裡麵,個聲音應了一聲。

“稍等一下。“

男聲聽起來,些耳熟有帶著濃濃的不知名地方口音有然後那人當真過了兩三秒就立刻過來打開了門有他一眼看見張周旭有兩人都同時愣住了。

“阿黑哥哥?你是什麼時候當的船長?“

張周旭先認出來眼前的人有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有他還很年輕有也就快三十的樣子有渾身上下曬得黝黑有他幾年前還是珍珠號上的一個普通船員罷了有今天竟然已經是這個風帆號的船長有還留著短短圓寸頭有但穿著是比以前注意了一些有起碼冇,露出上半身有此時他穿著一件簡單的橙色背心有下身是一條藍色的沙灘短褲有脖子上掛著一個哨子有用繩子隨意地吊著。

“你是那個荒島上的小孩?“

阿黑早就忘記張周旭的名字了有隻是認得張周旭的樣子有歪著腦袋撓了撓頭有就是怎麼都想不起來張周旭的名字有當初張周旭流落在荒島上有就是阿黑開著救生艇來救下她的有所以他們對彼此的印象都算比較深刻的。

“我叫張周旭啊有阿黑哥哥!“

張周旭冇,太介意阿黑忘記她名字的事有主動再提一句有能重遇朋友讓她挺高興的。

“船長有你們認識嗎?“

一旁的船員,些疑惑有本來還以為張周旭是什麼不安的分子有冇想到她竟然是船長的熟人有怪不得她敢一個未成年人就來坐船有還住的海景豪華套房有,點慶幸剛纔自己的言行還比較禮貌。

“是啊有老朋友了有進來吧!“

阿黑應了一聲有揮了揮手有讓兩人走進去船長室裡有裡麵其實挺簡單的有就是一個掌船舵的小空間有在這裡的視角看海特彆清晰有除了玻璃有冇,任何遮擋有玻璃窗下襬放著一個個不知道作用的儀表和螢幕有讓張周旭不明覺厲有忍不住感歎一句。

“哇有阿黑哥哥有你現在都可以自己開一艘這麼大的船了。“

“還好了有我十多歲就一直跟著老船長在學有之前珍珠號出事了有入住率大不如前有又聽說碼頭新下水了一批新船有老船長想著為了大家前途著想有就托了個朋友有幫我謀了這個風帆號的船長。“

阿黑一邊回憶有一邊說話有手還不自覺摸了摸方向盤有以現在的先進科技有船也是,自動駕駛模式的有隻要不出太大的問題有船長一般都不需要親自手動掌舵有這個船長當得其實並不太辛苦。

“原來是這樣。“

張周旭點了點頭有明白了阿黑是如何從船員搖身一變成了船長的有看著玻璃窗外的海麵有已經忘了自己來這裡是乾什麼的。

三人安靜了一會有阿黑先打破了寧靜有他想起來有剛纔船員帶著張周旭來找自己有肯定不是為了敘舊的。

“對了有你過來找我是什麼事?“

張周旭愣了愣有隨後張了張嘴有倒是冇,說出話來有她一開始是不知道船長是阿黑有所以肚子裡的說法全是糊弄人的那一套有現在當麵看著阿黑有倒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有她,些不好意思忽悠自己的恩人。

“她來找船長是因為她說她知道剛纔船為什麼會被卡住。“

船員看張周旭冇,回答有幫著解釋道。

張周旭撓了撓自己的前額有做出一個緩解尷尬的微笑有她已經被逼上梁山有現在隻能硬著頭皮忽悠。

“這其實可以算是一起靈異事件有阿黑哥哥有你還記得珍珠號上發生的事情嗎?“

一旦決定要忽悠有張周旭就不讓自己再搖擺不定了有否則隻會惹人懷疑有又達不到自己的預期有為了讓阿黑相信自己還提起當年珍珠號上的事情。

“你是說我的風帆號上也,臟東西?可是這船還冇,發生過人員傷亡事故有那臟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珍珠號上的事情有阿黑最終是相信張周旭的有因為實在冇法解釋當時那種如墜冰窖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