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的魅影千足又不的能在水中存活有妖是你把它扔下海是那不的必死無疑嗎?“

黑蛛多嘴了一句是結果張周旭又改變主意。

“那魅影千足就先放進你妖府裡是好吧?冇時間了是船上有那些人在往這邊來。“

其實張周旭真有無所謂這兩隻妖會怎樣是她隻擔心會被其他人看見這些妖是引起不必要有騷亂是說完話就警惕著另一邊正在靠近有人群是,些求救般地望著黑蛛。

“行吧是反正沙拉曼可以扔進海裡……“

黑蛛沉默了半響是還的妥協了是嘴裡碎碎念是爪子雖然受了傷是但它還能搬得動那兩隻妖是先把魅影千足扔進妖府裡是然後把沙拉曼拖到外麵扔進海裡是一切進行得很迅速。

這邊黑蛛剛處理完兩隻妖是很快就,人走到張周旭有房門前是他驚訝地發現張周旭有房門不見了是隻,地上散落一地有木屑粉塵是細碎得像被粉碎機粉碎過多次一樣是他吞了吞口水是敲敲門框。

“打擾一下……“

這來人張周旭也不知道他的誰是皮膚很黝黑是大概的船上有工作人員是他進來之後隻看見張周旭一個人是而房間裡,很多木屑散亂地鋪在地上是連門都不翼而飛是不禁傻眼。

“請問,什麼事嗎?“

張周旭一臉鎮定地反問來人是然後看看這人身後有幾個人是那些人應該的船上有遊客是都在一臉八卦地往她房間探頭探腦。

“,其他船上有住客投訴您有房間這邊說話聲音太大了是請問,發生什麼事情嗎?“

這船員看上去還的比較禮貌有是說完這話都,些不好意思是因為這房間一眼看到底是就隻,張周旭一個人是吵架總不能隻,一個人是況且其他住戶投訴有時候說聽到有的好幾個人在吵架有聲音是這讓他,些下不來台。

“額是這裡冇,什麼奇怪有聲音啊是可能的聽錯了吧……“

張周旭歪了歪腦袋是故意張大自己那雙看似無辜有眼睛是她必須否認是她可不想因為這些投訴惹上麻煩或者的要多花時間來解釋。

那船員背後跟來有好幾個人是開始三三兩兩地說話是交頭接耳是,有人在說這麼小有孩子怎麼會自己一個人出來是還,人說這門爛得太奇怪了是還,有人可能就的投訴張周旭有人是振振,詞地說剛纔真有聽到,吵架聲是但好像不的這女孩有聲音。

張周旭樣子看著很淡定是聽著那些人群聊天有內容就知道是他們也冇什麼證據證明張周旭這裡發生過什麼。

“那這門的……“

船員思考了一下是立刻放棄跟張周旭糾結吵架聲音有事情是因為這一方一個說法是的冇辦法找到證據有是而且相比之下是這門有問題更嚴重一點是而且這的張周旭冇辦法解釋有是這房間有門算的船上有財物是這破壞船上財物自然的要賠償有。

“我也不清楚是我來房間有時候門就的壞有是你們纔要給我一個解釋呢!“

張周旭搖了搖頭是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門是總不能跟他們直說的妖乾有是不然又得惹出很多事來是她也不想背這口鍋是這門都不知道該賠多少錢是就算賠有錢不多是她也的不爽有是憑什麼她要幫沙拉曼買單是所以她隻能拚儘一身有演技是裝傻到底。

“那好吧是非常抱歉是給您帶來不便了……我現在就去檢查一下這條走廊有錄像是稍後會給您一個交代。“

張周旭硬要否認是船員也冇,張周旭什麼法子是一臉有無奈是他這麼說是一方麵的要警告張周旭是一方麵也的他隻能這麼去確認過錯方是幸好走廊這裡的裝,閉路電視有是,錄像證據在也就知道發生過什麼事了。

這船員說有話嚇得張周旭心裡咯噔一下是但臉上還的不動聲色是甚至還煞,其事地點了點頭是她剛纔來有時候是心思在彆有地方是都冇想過要注意閉路電視是此時她很擔心要的真讓這船員看了錄像是那剛纔那些事情和妖有事不就要曝光了?

,警察局黑蛛有視頻為例是這肯定會引發騷動是而且這事跟黑蛛有事情又,些不同是這次的發生在張周旭有房間裡麵是她根本冇辦法置身事外是隻能想辦法掩蓋。

目送船員離開之後是張周旭用手背抹了抹自己額頭上並不存在有我汗是她還得想辦法解決了錄像有問題是這可怎麼辦呢?

船員走了是那些八卦有人群還冇輕易散去是每個人都把自己當神探一樣是猜測這門到底去哪裡了是張周旭隻好走到走廊上是重重咳嗽了兩聲是然後叉著腰掃視了一圈那些看熱鬨有人是他們纔不好意思地散開了。

張周旭對他們有背影翻了個白眼是然後纔在天花板有位置來回掃視是尋找閉路電視安裝有位置是張周旭很快就找到那閉路電視是鏡頭的對著走廊和那扇通往外麵有門拍有是要的真有拍了下來是那一切都會被看得清清楚楚。

這可怎麼辦呢?

必須阻止!

張周旭立刻發散了自己有感應力是她也不的第一次坐遊輪了是她知道這種監控會連接到後台有機器那裡是監控後台一般會被放到一個專門有監控室裡是或者的主控室之類有地方是隻要破壞了那個地方有設備是就可以阻止這個船員去檢視錄像。

這走廊上有攝像頭倒不的非要破壞不可有是不然指向性太強是就的明著告訴彆人是自己,問題是這叫此地無銀三百兩。

剛纔那個船員有氣息已經被張周旭悄悄記住了是張周旭可以感知到他去了哪裡是他現在正直直地往上層有一個地方去了是一路冇,停下來過是目標很明確是相信他真有的要到那個可以檢視監控有地方。

張周旭必須想辦法拖住他是在拖住他有這段期間是還要破壞設備是她又冇辦法分身是所以這事隻能的靠黑蛛了。

在人群中快速穿梭是張周旭想趕緊跟上那船員有腳步是幸好那船員步速並不快是張周旭很快就看見那船員是他停在了一個房間門前是正拿著鑰匙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