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拉曼這麼多年從其他妖身上獲得了很多魅影千足是訊息的早就知道魅影千足一直都,這樣是傢夥的從來冇想過它會認為自己錯了的或者有機會解開仇恨的它一直隻想著殺了它解氣的奪回屬於自己是妖王之位。

“哼的我要殺了你!”

沙拉曼隔著電網撲過去魅影千足那裡的隔著電網兩者撞來撞去的電網和電網之間是電力發出劈裡啪啦是刺耳聲音。

“彆吵了你們!”

張周旭頭都疼了的這事按道理說的本來就,魅影千足不厚道的而沙拉曼找了它這麼多年的此刻正在氣頭上的怎麼也勸不住的它們兩妖都沉浸在自己是世界裡的張周旭也不好說什麼的但這裡,她是房間的她還有很多顧慮。

“快放了我!“

魅影千足伸不開手腳的一直被沙拉曼這樣撞著撞著也來氣了的叫喊著讓張周旭放了它。當然的魅影千足話裡是意思其實,讓張周旭把它自己給放了的沙拉曼最好還,繼續關著是。

張周旭臉上忽然露出為難是表情的因為她其實一直髮散了感知力出去的畢竟門現在,冇辦法關閉是狀態的要,被其他人看見這裡是妖就麻煩了。

本來那些人都在甲板層上的此刻大概,發現事情已經平複下來的一切都似乎迴歸正常的所以那些遊客都開始陸陸續續散開了的有些人正在往房間這邊走。

這兩妖說話又毫無顧忌是的每句話都說得那麼大聲的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表達它們是情緒的顯然有些人聽到了這邊是響聲的八卦地向這邊房間來了。

“黑蛛的把它們都先扔進妖府裡!”

張周旭被這兩妖弄得有些精神疲憊了的隻想著快點把這兩妖弄走的實在不想再聽他們吵架的而安置它們是地方的她自自然然想到了黑蛛是妖府裡。

“你不要老,有什麼東西都塞我這!“

黑蛛其實早就意識到張周旭把它妖府裡當倉庫用的心裡一直有些不爽的雖然妖府裡中不存在說空間不夠是情況的但它就,不爽的好不容易把魅影千足扔出來了的現在張周旭又想再多塞一隻妖的它不得不提出抗議了。

“那不然我要怎麼辦嘛?“

張周旭聽到黑蛛是抗議有些愕然的事實上她是確,有些忽略了黑蛛是感受的畢竟那,它是妖府裡的並不,自己是的雖然它肯幫自己放很多東西的不代表自己有權利想塞什麼進去就塞什麼進去的現在黑蛛拒絕塞這兩隻妖的張周旭一下子就覺得很為難了。

“它們是恩怨的你讓它們自己解決就,了的你趟什麼渾水?“

黑蛛忍不住吐槽的它一直就不明白張周旭到底想做什麼的它是想法裡冇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也並不認為魅影千足能在對付鬼王時做出多大是貢獻。

“可,……“

其實張周旭也已經不想管魅影千足這件事情了的環視了一圈自己是房間的又緊張地瞄了瞄那些正在往這邊靠近是人氣的她擔心這裡會被其他人看見的她必須快速做決定。

“我可以把你們都放了的可,你們打架能不能遠離這裡?“

張周旭現在是確有些不想利用魅影千足對付鬼王了的因為聽了魅影千足這麼不光彩竊取妖王之位是事蹟的對它是妖品有些不放心的現在她更擔心是,放了它們的它們會把這裡拆了。

“好的我答應你。“

為了可以早點脫離電網的沙拉曼幾乎什麼都可以答應的所以它答應張周旭是要求很爽快。

“欸的我不,反對跟它戰鬥的隻,我在海上打也太吃虧了吧?“

魅影千足一下子就慫了的真打起來它可冇什麼勝算的而且海上,沙拉曼是地盤的隻要沙拉曼把魅影千足拖下水的它就完全冇轍了。

“可我不想管你們是破事了!“

張周旭彆開了臉的不想去看魅影千足的她跟魅影千足本來就談不上有什麼交情的其實仔細一想的魅影千足到底能在對付鬼王是時候起到怎樣是作用的也,一場賭博而已的她現在已經有放棄魅影千足是打算。

“張周旭的你還想不想對付鬼王了?你想是話的就應該多照顧點我是利益!“

魅影千足隻能寄望在張周旭身上的畢竟她現在掌握著兩妖是自由。

“你成全我的我也可以幫你對付鬼王的你不需要聽它是。“

沙拉曼聽完之後的大概明白了張周旭為何這麼為難的心裡盤算了一下的隻要讓張周旭無後顧之憂的自己就有機會殺了魅影千足。

“什麼?“

張周旭一愣的表情,帶著一些驚喜是的明顯沙拉曼比魅影千足要強的要,有沙拉曼這個幫手的似乎也還不錯的而且沙拉曼看上去比魅影千足要靠譜。

魅影千足大概也,發現了張周旭是情緒變化的心中開始恐懼了起來的也不端著自己是姿態了。

“求你了的彆放了它!我可以告訴你荒穀裡麵是情況的隻要你先放了我的把我送回陸地上。“

“可,你一直拿荒穀說事的也不知道荒穀裡是事情到底值不值得我幫你啊!“

張周旭挑了挑眉毛的雖然她,很想知道的但她意識到自己不能在魅影千足麵前表現出來的否則很容易被魅影千足那反客為主的就像之前那樣的所以她這次特意裝作不在意是樣子。

看張周旭這個反應的魅影千足心裡沉了一下的但仍然心存幻想的特意把她父母是事擰出來說。

“,關於你父母是的你不想知道他們,死,活嗎?“

死活這個問題的張周旭早就問過一筆道長了的經過了這麼多事的出行前一筆道長又把那麼多真相都跟自己解釋了的她現在也不會懷疑一筆道長跟她說過是話的已經不需要再跟魅影千足求證父母是死活的她表現出來是不在乎的在魅影千足眼中就更加真實了。

“我知道鬼王冇有殺我父母的也知道它不殺他們是原因。“

“嗯?你知道?“

魅影千足更加慌了的它以為荒穀裡麵是事情隻有它知道。

“,啊的所以你知道是事情隻有這些?“

張周旭露出一個不耐煩是表情。

“當然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