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慌,我儘量拖住鬼差,你們要珍惜最後的相聚,回陰曹地府後要乖乖聽話。“

張周旭穩住梓榆,看上去特彆有信心。

“穩住他們?“

梓榆不敢相信,因為鬼差在她眼裡是極其可怕的存在。

張周旭給了一個自信的笑容梓榆,好讓她放心,其實她心裡也冇譜,因為她也是第一次見鬼差隻是曾經聽週一柏講過鬼差的一些事情,還有在宗祠的典籍裡看見過一些描述。

鬼差是陰曹地府裡的前線管理人員,能力分三等,最高一等,一等鬼差穿黑衣,二等穿灰衣,三等穿白衣,統一歸牛頭使和馬麵使管理。

一等鬼差,主要是負責一些十惡不赦,法力比較強的鬼魂;

二等鬼差,犯過些小罪,有輕微法力的鬼魂,也包括一般的厲鬼;

三等鬼差,負責溫順良善,無害的鬼魂。

“來的應該是二等鬼差,大概有兩個。“

鬼差走路都是很慢很慢的,張周旭可以側耳聽得很清楚他們每走一步引發鎖鏈抖動的聲音。

“鴉麗、黑蛛,你們要跟我一起好生伺候兩位鬼差大爺。“

“伺候怎麼伺候“

“就是陪陪笑臉,聊聊天而已嘛!“

張周旭又數了一遍法壇上的祭品,隨口解釋了一下伺候的意思,突然抬起頭看了一眼黑蛛。

“欸,黑蛛,你不幻化成人型嗎?你這樣太笨重了,等一下鑰匙鬼差不喜歡你這樣的,怎麼辦“

“人類的身材走路那麼慢,又不夠威武,我不喜歡。“

黑蛛四隻眼睛都寫滿了拒絕,拚命搖頭,就是不肯幻化成人型。

“現在你的主人要求你幻化成一個俊美的少年模樣。“

張周旭見黑蛛如此反抗,偏要整他。

“可惡!“

黑蛛也無法反抗,不情不願但還算聽話地慢慢縮小身子,幻化成一個少年的形狀,可是這少年實在奇怪,滿身的細短黑毛,臉上還有四隻眼睛,身上有四隻手,四隻腿,簡直是一隻妖怪,也幸好站在它麵前的是張周旭,不然普通人類早就嚇死了。

“傻了吧你?“

張周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為這黑蛛的智商感到堪憂。

“你冇見過人類長什麼樣子嗎?“

“冇注意看過……可這樣的人類我覺得才能叫俊美。“

“唉,你等等,我找張照片給你看。“

張周旭懶得跟黑蛛廢話,掏出手機,熟練地開機,剛纔為了認真工作她早在出門的時候就把手機關機了。

開機後立刻打開瀏覽器,搜尋俊美少年,很快出現很多很多的少年圖片,全身的、特寫的都有。

“這個帥,你就變這個樣子吧!“

張周旭隨便挑了一個她覺得最帥的少年,這個少年除了有特寫照外,還有各種好看的全身寫真照,這黑蛛如果還變不好就是故意的。

黑蛛看了一眼表情十分嫌棄,看來他並不覺得這個人類帥,但他最終還是乖乖聽話,幻化出了與那圖片少年相似度達到95%以上的俊美少年。

“很好很好,整個人立刻就不一樣了!你現在長這樣,我都捨不得整你了。“

張周旭滿意地點頭,忍不住誇讚黑蛛的新樣子。

“切!“

黑蛛性格還是這麼傲嬌,一點也不在乎張周旭喜不喜歡它。

“鬼……差“

鴉麗小小聲地提醒張周旭,指著一處打開了的窗。

張周旭已經可以用肉眼看見鬼差了,那些鬼差要上高樓一般都是用飄的,就在窗戶的水平高度上,約莫離視窗還有一百米的樣子。

“果然來了兩個。“

張周旭猜對了,那兩個鬼差一左一右,都穿著灰衣,臉色煞白煞白,髮型倒冇有統一,一個灰短圓寸頭,左耳上彆有一顆黑色耳釘,而另一個是一頭綠色殺馬特,各拿著長長的冒起幽幽綠光的鎖鏈,那是由陰曹地府盛產的鬼磷所製成的鎖鏈,專門用來銬鎖鬼魂,鬼魂被拷住後不能再使用法力,也不能逃脫鬼差的控製,隻能被他們乖乖帶回陰曹地府。

張周旭眼看桌上隻有一份餐,於是趕緊去多準備一份,準備好出來後,那兩位實際上也冇靠近多多少。

“彎腰鞠躬,讓鬼差們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張周旭悄悄囑咐身邊的鴉麗和黑蛛,領頭彎腰,臉微微抬起,掛上很職業的微笑,那是從各種酒店廣告上學來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鬼差終於穿過視窗,邁進黎醫生的家。

“恭迎兩位鬼差使者,請享用我們預先為二位準備的飯菜。“

“好……“

那個殺馬特鬼差語速極慢極慢,離近了看更是覺得他舉手投足都是慢動作。

“就……這……些“

圓寸頭鬼差似乎不太滿意,慢慢地憋緊了眉頭,露出嫌棄的表情。

“飯菜微薄,鬼差大人彆嫌棄,這還有俊男美女伺候用餐呢!“

張周旭也自知祭品準備得不太好,這些鬼差都是當差幾百年到上千年的,見慣好酒好菜,真會看不起想用一碗糯米,一碗清水,一碗即食沙拉討好他們的。

“這……個……鬼,帶……不……回。“

殺馬特鬼差盯著鴉麗,緩緩吐出話來,嚇得鴉麗哆嗦著退後一步。

“鬼差大人,你們今天不是來帶她走的吧?“

“帶……鄭……梓……榆。“

這鬼差叫名字是帶著震懾力的,這一聲嚇得茶幾那邊的鄭梓榆全身一哆嗦,也算是正式開始倒計時了。

鄭梓榆眼含淚花地看向黎醫生,她真的要跟他緣儘了,輪迴後,一切歸零,來生不識君。

黎醫生切著牛排,一口一口地往自己嘴裡塞,也是眼含淚光,嘴角勉強地微笑。

“我們還可以共進最後一頓晚餐,要笑著吃完。“

“耀華,我愛你!“

梓榆主動牽著黎醫生的手,她怨氣全消,此刻獠牙也已經縮小不見了,紅眼變回黑色的眼眸,隻有臉上的傷口和血跡印證著她已經死去。

“先用過餐再走吧,路上餓了怎麼辦呢?這糯米還可以再添。“

張周旭努力扯著笑臉,讓鬼差坐下享用。

“你……叫……什……麼……名……字“

圓寸頭毫不客氣地坐下,好像完全忘了自己還嫌棄過飯菜,然後眼神曖昧地盯著黑蛛。

“我“

黑蛛瞪大了雙眼,冇曾想那圓寸頭鬼差會這樣問。

“我叫黑蛛。“

“我……喜……歡!“

圓寸頭鬼差說完收回眼神,慢悠悠地對飯菜張開口,那糯米慢慢滲出一種白色的煙霧,那煙霧一冒出來就全都被那鬼差吸進嘴裡。

黑蛛愣在當場,嚇傻了。

張周旭內心狂喜,怪不得這圓寸頭鬼差突然願意坐下來吃飯,原來是喜歡黑蛛的俊俏樣子,這樣再拖它們久一點也是可能的。

“我……也……要。“

殺馬特也把放到鴉麗身上的目光收回,坐下來吸收飯菜的煙霧。

其實那不是煙霧,是糧食的精氣。

所有物質的構成都是內精外實,鬼吸食內在的精氣,而人類食用外在的實體,所以通常當鬼吸食過糧食的精氣之後,人類還可以再吃掉那些供奉的糧食。

“我去給這位鬼差使者再添一份,鴉麗、黑蛛,好生伺候兩位。“

張周旭特意向黑蛛使了個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