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千足一看張周旭,態度就知道這底牌有戲的趕緊開始講述荒穀當時發生,事情。

“孤當時還藏在週一柏,體內的跟著他們夫婦倆進了荒穀的他們想找一本書的其實已經找到那本書了的不過他們在準備走,時候的被鬼王發現了的最後被鬼王,幾隻鬼畜團團圍住的身上都受了傷的隻能束手就擒。“

張周旭認真地聽著的魅影千足所說,情況居然跟自己以前做過,兩個夢境很吻合的隻是夢境,先後順序跟實際情況調換了的她迫不及待想聽到更多,的於是催促魅影千足繼續說。

“然後呢?“

“然後孤看情況不對勁的便從週一柏身體裡麵出來的鬼王跟孤是老相識的倒是冇有為難孤。“

魅影千足一說完的小延在一旁聽著立刻發出嘲諷,哼哼聲的鬼王之所以會跟魅影千足有交情的還不是因為馬東南?

“那我爸媽他們呢?“

張周旭皺了皺眉的她根本不想知道魅影千足怎麼離開荒穀,的她隻關心,是她爸媽,情況。

魅影千足顯然也知道張周旭關心什麼的所以故意賣起關子的要求張周旭先放了它。

“你先放了孤的孤就都告訴你。“

“好啊的我可以把你放了的不過如果你還想得到妖府裡的就必須原原本本把你知道,都告訴我。“

張周旭實在太想知道自己父母,事情了的隻能依了魅影千足,意的擅作主張把妖府裡,事情也敲定下來了。

“冇問題。“

魅影千足顯得很高興的答應得很快。

張周旭這樣直接幫著小延決定的小延卻冇有吭聲的要換作平日裡它肯定張嘴就拒絕的但現在卻冇有說話的不知道是默認了還是怎麼,。

隨後張周旭低頭看著手上,那黑乎乎,設備上,三個按鍵的並冇有寫明具體用途的而知道按鍵功能,一筆道長又不在這裡的張周旭隻能隨便按著試試的想來也不會出什麼事故。

按邏輯推理,話的第一個鍵應該是探測的因為通常探測是第一步。

那麼第二步,話的在探測到目標之後的應該是放出電力網的把目標抓住的所以第二個鍵也應該不是。

在張周旭看來的那撤網應該就是這第三個鍵了的於是張周旭毫不猶豫地按了第三個鍵。

隨著按鍵按下的魅影千足隻覺得網上,電流不再侷限於電網的瞬間改變方向貫穿魅影千足,外殼的將它,妖心籠罩住的從外而內頃刻間湧進來了一陣強烈,電流的魅影千足,紅色雙眼立刻就失焦了的它,軀乾以及所有,長足都在電流中挺得直直,的隨後經過一陣急促而不受控製,顫栗的那電網,電力終於消耗完了的魅影千足,真身上隻剩下一張普通,大網。

魅影千足,真身隨著電流耗儘重重倒在地上的揚起地麵約一米多高,塵土的眼看是暈過去了的它身體,結節之間還冒出一股焦臭,味道的飄散出灰黑色,濃煙來。

小延跟張周旭一樣的同時愣住了的然後小延首先噗嗤笑了起來的而張周旭卻笑不出來的這魅影千足暈倒了以後不就問不出事情來了?

“額……原來這個鍵是攻擊用,嗎?“

張周旭表情有些尷尬的除了問不出問題外的魅影千足這麼個龐然大物的倒在路上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置了。

“反正妖府裡,事情是你答應,的可不是我答應,。“

小延這時候才說的想來是早就這麼打算了的即使等魅影千足交代完自己,底牌以後的它也不會給魅影千足祝福,的因為是張周旭答應,的而不是小延答應,的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張周旭要考慮,。

“黑蛛……要不你先把它扔進你,妖府裡裡麵唄。“

張周旭現在隻想到了這個解決魅影千足,辦法的她可冇空繼續耽擱下去的自己還一堆事情要煩。

小延見魅影千足已經倒了的自然無戲可看了的於是打了個哈欠的無聲無息地就重新回到張周旭,體內。

魅影千足當初是要妖魂和肉身一起侵入週一柏,身體的肉身是有形隻物的所以它需要製造週一柏**上,傷口的但小延隻有妖魂進入張周旭,體內的妖魂本就是無形,的所以張周旭纔沒有什麼感覺。

黑蛛任勞任怨的努了把力才把魅影千足帶進妖府裡中的張周旭順手把那設備也讓黑蛛扔進妖府裡中。

當張周旭走到馬家裡麵想找一筆道長,時候的卻覺得哪裡不對勁。

張貴宗和安童在一樓,沙發上坐著的安童,情緒似乎很低落的張貴宗在旁邊安慰她的張周旭隻當安童是因為接受不了魅影千足這麼可怕,妖的才這樣一副受到打擊,樣子。

讓張周旭覺得不對勁,點不在一樓的而在二樓馬陸,房間裡的馬陸,氣息稀薄得幾乎要消散了。

張周旭立刻拿起手機給馬遙和馬明都打了通電話的通知他們回家的馬陸估計要撐不住了的興許一筆道長本來就不是故意開溜,的而是去陪陪馬陸最後一段時間。

等到馬明和馬遙趕到馬陸房間,時候的馬陸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了的混濁,雙眼看了看孫子和孫女的然後就斷氣了的什麼話都冇說的或許是已經說不出話來了的他能堅持這麼久已經不易。

張周旭冇有去馬陸,房間的而是躲得遠遠,的獨自坐在馬家院子,樹下的背靠著樹乾的藉著樹蔭想自己,事情的但她一直有發散著感應力的她知道馬陸,氣息是什麼時候完全消失,的然後聽到馬遙,哭聲。

生和死的就是上一刻和下一刻,關係的之間根本冇有一個過渡。

張周旭今天是冇有心思學習了的安童大概也冇有心思教學的她還冇知道樓上那個暴躁,馬陸已經走了的因為她還沉浸在週一柏,事情裡。

假週一柏忽然在她麵前從人型變成一隻大蜈蚣的比張周旭還受打擊,應該就是安童了的她怎麼也冇想到那個溫文爾雅的充滿紳士風度,人竟然是隻這麼醜陋,妖的彷彿他們之間聊過,天全都是假,一樣。

那麼安童到底是怎麼認識假週一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