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會懷疑david“

“我可以慢慢跟你解釋,你先看看,你見過這個嗎?“

張周旭拿出一個血珠玻璃球,還有一個被砸壞的木盒子。

“這是什麼玻璃球,它的香氣讓我覺得很熟悉。“

“這是david放在你家的吧?“

“這個木盒子是,可這玻璃球我冇見過,他說這盒子裡麵是一些香草,可以用來熏香,送了兩個給我,讓我放到梳妝檯的櫃子裡,還有酒櫃裡頭。“

“可你家裡遠不止兩個,你床底下有一個,梳妝檯有一個,酒櫃裡有一個,廁所裡有一個,廚房有一個,這是一個陣,針對你和你們夫妻關係的陣,他處心積慮要勾引你。“

“你是說david……“

梓榆瞪大了雙眼,十分震驚,她一直以為自己的出軌,對不起黎耀華,也對不起david,因為她知道自己並不愛david。

“你為什麼會死於非命,你有冇有想起什麼細節“

“我那天約了david,看他節目的現場,我們早就約好結束後去餐廳吃飯……我那一日腦袋裡全是david,下了車之後我一刻也等不了,我當時迫切想快點看見他,後來我好像看見他站在對麵馬路朝我揮手,所以我什麼都冇管就衝過去了,結果一輛車剛好經過,把我撞飛了,我當場失去意識。“

“david當時在場?“

“在吧……我再醒來的時候,我在我死去的那條路上徘徊,有個聲音告訴我,我這一輩子都是黎耀華害的,後來鬼差來了,把我領到陰曹地府,隻要鬼門關一開,我就想來殺了黎耀華。

“你現在仔細想想,你真的那麼想殺死黎醫生嗎?還是一直有個神秘的聲音在慫恿你這麼做。“

“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這跟david無關。“

“我卜算過了,你死於非命,你命中是八十歲壽終正寢,你才三十八歲就死了,這一切是人為。“

“可是我還是覺得跟david無關,是我自己冇看清楚路上的車。“

“……“

張周旭也不知道怎麼講清楚這件事情,david有可能不是故意讓她去死的,可是因為他攪亂了梓榆的獨立思想,纔會間接引發她的死,如果梓榆覺得這不能怪david,那她實在是無話可說。

黎醫生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腦袋因為缺氧昏昏沉沉,甚至有些頭痛,睜開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好像有黃亮的光源,有個紅色的身影。

“梓榆“

“耀華……“

梓榆略帶抱歉地看著黎醫生,她現在火氣已經熄滅了,隻想好好再看看他。

“我終於來陪你了,黃泉路上你不孤單。“

黎醫生傻傻地以為自己死了。

張周旭也不想打攪二人最後相聚的時光,默默地後退幾步,突然好像感覺到什麼。

“時間無多,鬼差快到了……“

張周旭冇好氣地打開主臥室的門,開了一點小縫,隻見裡頭黑燈瞎火的,鴉麗和黑蛛打得正是火熱,整個臥室被他們搗亂得天翻地覆,剛纔張周旭怕他們騷擾二人,便關了門讓他們在裡麵打個夠,誰知道到現在他們還冇打完。

“差不多得了,你們誰都奈何不了誰,握手言和吧!“

“要不是它臨陣脫逃,我怎麼會被定住身,又怎麼會被你降伏小屁孩!“

“你要是那麼不願意被我降伏,你大可以向我發起挑戰啊!黑蛛,我跟你說,你這麼不乖,回去我可要好好調教你,看你還會不會聽話“

張周旭裝出凶狠的樣子,捏了捏手指的關節。

“鴉麗,過來,我罩你。“

張周旭聽見黑蛛這麼不尊重自己,本就一肚子氣,乾脆露出一副黑老大作派,伸出食指勾了勾,讓鴉麗放心到自己身後來,同時也在挑釁黑蛛。

收伏黑蛛本來她也不是很情願的,當時隻不過是為了先把他穩住而已,那次收伏了黑蛛之後也冇有怎麼跟它溝通,黑蛛和張周旭心底對雙方都不太滿意,本來張周旭也不過是將就著用它,它居然還這麼不聽話,差點壞了她的事情,現在她心裡暗暗發誓要讓黑蛛吃點苦頭。

聞言,黑蛛從床上跳了下來,後四隻腳固定住身子,前四隻爪子連同上半身抬起來,特彆是靠近眼睛的那兩隻爪子像是準備隨時攻擊張周旭的樣子,看來是氣急了,這兩大兩小四隻眼睛狠狠盯著張周旭。

張周旭一點也不怕它,雙手交叉在胸前,微微抬起頭,就看這黑蛛能把她怎麼辦,她知道被降伏的妖是不能傷害自己主人的,反而是主人可以對它施以懲戒,他要是敢發起挑戰就更不怕了,連失語蟲都對自己毫無辦法,這尋常的黑跳蛛能有什麼能耐

黑跳蛛似乎有些閱曆,知道張周旭是六陰之體,自己必然敵不過,揮舞了幾下也就停下來了。

“哼!“

“你回去給我小心點,要是再敢對鴉麗動手,我會讓你看看小屁孩是怎麼對付黑跳蛛的。“

黑蛛悶悶不樂,一句話也不再說。

張周旭見黑蛛暫時安分下來,也不再糾纏它,畢竟鬼差準備來了,自己還需要拖住他們,多給黎醫生和梓榆留點相處的時間。

“鴉麗,黑蛛,都過來幫我的忙。“

張周旭走到自己的背囊處,從裡頭抽出幾根新香和一個香爐。

“打擾一下,我挪一下法壇,你們等會繼續。“

鄭梓榆和黎醫生已經很久冇有這樣聊過天,雖然梓榆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但他們似乎找回了初識時那種心動的感覺,張周旭也不想打擾他們,但這法壇不是給他們做餐桌用的。

張周旭把法壇挪到飯桌上,留了一柱香給梓榆和黎醫生當作模擬的燭光,成全他們最後的浪漫。

“耀華,你吃吧!“

“梓榆,我是做給你吃的。“

“鬼已經吃不了這些,我隻能吸味道,這香纔是鬼的糧食。“

“可是……“

黎醫生不太好意思告訴梓榆,這牛排過期了,可又抵不住梓榆的溫柔相勸。

黎醫生做好拉肚子的心理準備,終於還是拿起刀叉,將牛排一口一口地吃下去。

飯桌上鋪上黃色的布,正中央放著一個香爐,香爐前方放著一碗糯米,一碗清水,還有黎醫生用剩下的即食沙拉,這些作為祭品有些寒酸,但她也冇辦法了。

糯米對於普通鬼有剋製作用,對於鬼差來說,那卻是一種補品,所以孝敬鬼差一般會用生糯米。

張周旭拿起黃符在大香上點燃,依次在食物上落下燒灰,目的是讓這些祭品更吸引鬼差,就像是人們在煮菜前喜歡先爆炒一下薑蔥蒜,讓菜味道更香的道理一樣。

遠遠傳來鎖鏈的聲音,由遠而近,慢慢靠近這裡,梓榆驚嚇地鬆開被黎醫生握住的手。

“鬼差來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