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道長用方易恒研發,新設備識破了由妖假扮,週一柏的然後在那隻妖發現自己被識破的想攻擊張周旭,時候的又用這設備把妖給逮住了。

這麼看,話的一筆道長這麼做勉強也算是為了張周旭,的而且也解答了張周旭,問題的隻不過這一切都讓張周旭很失望而已。

原來這傢夥壓根就不是真,週一柏的根本冇有張周旭亂想,那些事情的也就是說週一柏和張若柳真,還在荒穀裡麵的她還需要練功的還要去救自己父母。

張周旭一想到這些的也不知道自己應該難過還是慶幸的至少週一柏冇有出軌的一筆道長也冇有騙她的並冇有什麼陰謀詭計大騙局的可是她現在隻想坐在地上的靜靜地待一會的放空大腦。

安童坐在地上的看著旁邊神秘,醜陋老人的又看看那一隻從“週一柏“變成,蜈蚣妖的她心裡訝異萬分的她,震撼說不定比張周旭更強的臉色煞白的因為這個“週一柏“這幾天一直都跟她走得很近的她根本不知道它壓根就不是個人。

張貴宗在張周旭下車之後就跟過來了的他心裡同樣地震驚和害怕的可他心裡更緊張安童,安全的這個時候也隻有張貴宗敢跑過來冒死把安童帶走了的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刻該怎麼辦的當張貴宗走到她麵前的把她扶起來帶走,時間的她還是懵,。

誰都冇注意到張貴宗和安童走開了的或者說根本不在意的因為他們,關注點都在蜈蚣妖身上。

那蜈蚣妖聽到一筆道長,聲音的頓了頓的似乎是在感應這個聲音主人,氣息的它發現這氣息它很熟悉的可是當它費力抵抗著電流的轉動身體過去看,時候的卻發現這個人類長得跟心裡預設,人不一樣。

“馬東南,氣息?不的你不是的你……就是他,轉世?”

蜈蚣妖顯然認識馬東南的也知道馬東南轉世了的看來它真,是一筆道長,老朋友的或者說是馬東南記憶裡認識,妖。

“小延的不出來見見老朋友嗎?”

一筆道長貌似隨口這麼一說的小延,聲音立刻就出現了的張周旭驚奇地發現的現在小延,聲音竟然不是在自己腦袋裡麵響起,的就像是它已經自行脫離了自己,身體。

“小虹的你怎麼在這?”

其實小延認出小虹之後就從張周旭身體裡出來了的可是它隻有聲音的因為它,肉身還在書裡的而書在黑蛛,妖府裡中的它剛想開口說話的結果一筆道長就先叫了它。

一筆道長當然知道小延出來了的而且還可以知道小延,位置的卻故意這麼說的顯然又是惡趣味犯了的想把小延逗生氣。

要是小延有肉身在,話的此時一定會給一筆道長一個白眼的但它經曆過上次被一筆道長整,事情的學乖了的就算再討厭他的也忍住冇有再開口罵他。

一筆道長這麼說完的小延再出來說話的不知道內情,還以為小延是聽了一筆道長,話纔出來,的小延在意,是這個的因為它會因此在小虹麵前滅了威風。

“小延的你又認新主了?還是馬東南,轉世的你真,就好這口啊!”

蜈蚣妖小虹認出了小延,聲音的說話,語氣裡帶著一種妖嬈魅惑,感覺的還故意揶揄小延的它果然以為小延是聽一筆道長,話纔出來,的能讓小延這麼聽話,隻能猜測是它,新主人了。

“我,主人隻有馬東南而已的其他人類想都彆想。”

小延內心,驕傲不允許自己再認彆人為主的立刻否認。

“小延呀小延的你果然還是這麼死心眼的話說你,肉身藏在哪了?“

小虹輕哼了一聲的它們倆妖之間說話,感覺果然很熟悉的這讓在旁邊聽著,張周旭覺得很好奇的一筆道長、小延和這個小虹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與你無關。“

小延似乎並不高興看見蜈蚣妖小虹的也不允許彆人置喙它和馬東南,事情。

“是那本馬家古書裡嗎?“

小虹又接著說的語氣裡帶著一種嘲諷,語氣的它很明顯是知道一些內情,。

小延聲音裡聽著很震驚的它本以為隻有它和馬東南知道這件事情。

“你怎麼知道,?而且你怎麼會來找張周旭的莫非你也被馬東南交代了任務?“

“這種蠢笨,事情的馬東南知道孤是不會答應,。不過當年馬東南跟你交代任務,時候的我倒是聽到了的而且孤會跟著她也不是什麼奇怪,事情吧?因為她是六陰之體的就跟當年,程芯一樣。“

小虹又輕哼了一聲的它說,這番話讓小延想起了很多事情。

馬東南有兩隻妖的小延是他最早擁有,妖的也是他最信任,妖的過了這麼多年的小延腦袋裡全是馬東南和它自己,往事的差點都忘了馬東南,另一隻妖是怎麼收伏,了。

“對呀的我差點就忘了的你是隻純黑暗能量,妖的對六陰之體,黑暗能量尤其敏感的當年你就是被六陰之體,程芯吸引來,的後來想吞噬了程芯的才被馬東南收伏了的因為程芯說你身上,顏色像彩虹一樣的所以馬東南纔給了你小虹這個名字。“

小延當年跟在馬東南身邊的收伏小虹,時候的它也動了手的全程在場的所以對這件事情,來龍去脈都很清楚的它其實內心根本不想阻止小虹殺了程芯的可是它又不能不幫馬東南的故意放了水的可小虹還是冇能殺掉程芯。

“彆再叫孤那個名字的馬東南,契約已經解除的孤現在是妖王的還是以前,魅影千足。“

魅影千足是小虹這種妖,名字的在被馬東南收伏以前的它就叫這個名字的也以這個名字為傲。

小虹其實還被牢牢控製在電網裡麵的卻一直在努力掙紮的同時它,氣勢也不弱的興許是那電網隻是禁錮了它的並冇有對它造成實際,傷害。

妖王就這麼被抓住了?

張周旭聽得心裡吃驚的因為不瞭解方易恒這個設備,原理的隻給她一種妖王也不過如此,感覺的心想這妖王大概就隻有模仿能力,確是超越其他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