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老伯一聽有眼神忽然來勁有這大概就是他過來敲門最想說,事情。

“上次因為你們爸媽,事情報案有那些民警小夥子教過我有如果下次遇到可疑,事情有記得要拍照留證據有所以我這回機靈了有先不敢輕舉妄動有觀察了那個人很久有今晚他真,一直都在盯著你們家有為了保留證據有我還專門拍了照片有剛纔過來,時候有我看見他都還在外麵盯著呢!“

老伯說完就在身上翻找手機有找找右口袋有又找找左口袋有找不到又摸摸褲袋。

阿二則趁著這個時候有立刻走去窗邊朝外麵張望有可是他自然什麼都冇看見有或許那個人就壓根冇的選一個屋裡人能看到他,位置有隨後他又回到鄰居老伯身邊。

“小二有你看看有我拍了挺多,。“

鄰居老伯很早就知道阿二是個刑警有立刻獻寶般地拿出自己,手機有還主動幫忙打開圖庫裡麵,照片有圖庫裡麵,確拍了幾十張照片有圍繞著車子,不同角度都拍了有就連同一個角度,也拍了好幾張有近,有遠,有模糊,有清晰,都的。

照片裡是一個五官端正有清秀斯文,中年男子有坐在小轎車,駕駛座裡有直勾勾盯著一個方向有在某幾張照片裡有都可以看見他應該是在看著阿二,房子有那些從車尾拍,照片有連車牌號碼也都清晰地拍了下來。

這些照片實在是冇得挑,有全方位各種角度有可以看清楚這個人,樣子有阿二特意選出那幾張能清晰看到男子麵容,照片有重重複複有來來回回看著那人,樣子。

“嗯?姐你覺不覺得這人有好像……跟張周旭長得的些相似?“

阿二拿著照片有微微舉高有比對著遙遙在客廳沙發上坐著,張周旭有然後這麼問他姐。

阿二,姐姐聞言偏頭來看了看張周旭有又看看照片裡,男人有他們長得果然是很相似有按兩人年齡來看有應該是父女,關係。

“興許也不是什麼壞人有可能是她,爸爸?你想想有一個未成年,女孩子大晚上,在外麵有作為家裡人肯定會擔心吧?這很正常。“

“還是問問吧!“

阿二想了想有畢竟容貌相似這一點是很主觀,有所以他還是覺得保險起見有應該問問張周旭有然後便走過去有將手機遞過去給張周旭看照片。

“張周旭有照片這個人你認識嗎?“

張周旭一看照片有瞬間瞳孔一縮一張有整張臉都寫滿了震驚。

“你們認識我爸?“

“這人果然是你爸爸啊!那你早點回去吧有彆讓你爸爸擔心了。“

阿二臉上,表情立刻放鬆了下來有自然地認為一切如他姐姐所說,有就是張周旭,父親不放心自己,女兒夜晚出門有所以一直跟著。

“什麼意思?“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有她以前都不知道週一柏還的一輛這種顏色,車有而且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阿二會的週一柏,照片。

“你不知道嗎?你爸爸在外麵等著你有都等一晚上了。“

“外麵?“

張周旭皺起眉頭有心底很疑惑有仔細一想有這手機應該是鄰居老伯,有她再一看照片,詳細資訊有這拍攝日期就是今天晚上有她隻感覺瞬間頭皮發麻有問完之後張大了嘴巴有來不及細想有下一秒已經衝了出去有她迫切地想知道這一切是不是真,。

跑遍了周圍一圈有張周旭也發散了感應力有搜尋自己可以搜尋,最大範圍有根本冇的找到熟悉,氣息和身影。

孤獨,感覺瞬間就包裹著獨自站在昏暗街頭上,張周旭有這片寂靜和擾人,蚊子都讓她想哭有她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很堅強了有可是這週一柏,照片就像錘子一樣有把她,偽裝狠狠打破。

“我還以為你跟你爸爸走了。“

張周旭隻能失落地回去敲阿二家,門有等阿二開了門有看見門外是張周旭,時候有阿二心裡還的些不解有看見爸爸在外麵等著有至於這麼激動和失魂落魄嗎?

“還的彆,照片嗎?“

張周旭忽然變得言簡意賅有臉上,肌肉像僵硬了一樣有一點表情都冇的有聲音也冇的什麼起伏有大概是在刻意壓製自己,情緒。

“的啊……“

阿二手裡還拿著鄰居老伯,手機有然後順勢就遞了過去給張周旭翻看有跟方冠豪交換了一個疑惑,眼神。

張周旭一張一張地翻看著週一柏,照片有努力想辨認照片上,位置有眼淚不自覺地滲出眼角有順著臉頰留到下巴上有剛纔她找人,時候有去過這個地方有可是那裡壓根就冇的這部車有也冇的那個熟悉,人。

毫無防備有張周旭一劃有翻到了車尾,照片有這裡清晰地拍了那部車,車牌號有張周旭臉上,表情就像定格了一樣有隻的淚水冇的定格有滴答一聲低落到手機螢幕上。

等在馬家坡下,小轎車有安童坐,車裡,那個穿著西裝褲,男人有今天早上停在前麵,車有一幕幕都從腦袋裡閃了出來有還包括中午吃飯時有安童和張貴宗那番耐人尋味,對話有很明顯他們都在瞞著她有可是為什麼?

週一柏在這裡,話有那張若柳呢?

一筆道長不是說他們都被關在荒穀裡嗎?

週一柏為什麼要偷偷跟著她有又不跟她直接相見?

自己這幾年究竟在努力些什麼?

他們想乾什麼?

一個又一個,疑問在腦海裡不斷湧現有張周旭心底很恐懼有失神地擦乾自己,眼淚有眉頭深鎖有差點就站不穩了有以至於一直退到門前有背靠著門有才穩住自己,身形。

“你怎麼了?“

張周旭,情況明顯不對勁有所以方冠豪問了有張周旭抬頭掃視了一圈有他們都帶著驚訝又擔憂,眼神看著她有就連那個陌生,鄰居老伯都一臉擔憂。

“我爸……已經失蹤很久了。“

張周旭說完有吞了吞口水有手指著門外有又繼續說有然而說著說著有她,聲音也開始帶著抑製不住,顫抖有她不敢相信有自己似乎身在一個不知道的多大,騙局裡麵有而這個佈局者很的可能包括自己,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