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榆用獠牙狠狠咬斷粘在手上的蛛絲,瞬間就掙脫了黑蛛的控製。

“不好,黑蛛!“

張周旭眼看梓榆掙脫了蛛絲,那凶狠的目光已經落到黎醫生身上,情況十分危急,急忙叫黑蛛補上。

黎醫生眼淚還冇乾,嚇得癱軟在沙發上,看著梓榆揮舞利爪,露出獠牙向他撲過來,可他就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黑蛛鴉麗“

張周旭見黑蛛和鴉麗遲遲冇有出現,轉頭一看,黑蛛跟鴉麗居然打起來了。

“去死!“

黑蛛有八雙利爪,移動速度極快,而且他真身是隻跳蛛,跳躍能力很強,同時還向鴉麗瘋狂噴蛛絲,鴉麗雖然法力很強,可她根本不會用,隻能被動地揮木劍砍蛛絲一邊拚命躲閃。

“喂,你們兩個蠢貨!“

張周旭抓狂地揉著自己腦袋兩邊的頭髮,感覺自己真的是蠢透了,居然會指望這兩個有仇的傢夥一起合作幫自己。

“如果小滾在就好了!“

幸好張周旭給過黎醫生一張護身符,護身符遇到危險立刻無火**,祭出一把鋼刃,抵擋住厲鬼梓榆。

想到小滾,張周旭突然想起來自己上一次使用過失語,那麼自己收伏了妖,應該也可以使用妖的能力。

張周旭手向前一伸,心裡想著蛛絲,果然蛛絲從她指甲縫裡噴出,心隨意動地粘在梓榆的手上。

梓榆發現有鋼刃在自己根本傷害不了黎醫生,並且另一邊還有張周旭的蛛絲妨礙,於是將目光連同憤怒的情緒一起投向張周旭。

“多管閒事!“

厲鬼梓榆罵完,五指利爪伸向一旁的張周旭,張周旭手上還粘著蛛絲,見梓榆衝過來顯得有點慌亂,連忙舉起桃木劍逼退梓榆。

“你彆亂殺好人,是david害的你!“

清明符還是有作用的,張周旭知道現在的梓榆有自己的意識,是可以進行溝通的。

“你也知道david“

“我知道的,我還知道david在你們家佈置了詛咒法陣,他是個道者!“

張周旭仗著身材瘦小,活動靈敏,一柄桃木劍堪堪擋住梓榆的進攻,但這堅持不了多久,於是趕緊趁機跟梓榆說上兩句,希望她可以聽了她的話之後放下殺心。

“我和david的事對於一個正常男人來說都是難以啟齒的事,他居然跟你說?“

梓榆眼神裡突然亮了起來,像是懷疑和妒忌的火焰,手上揮舞更狠,力度更大,劃破了張周旭的口袋衫,還好幾次差點抓中張周旭的心臟。

“什麼你不要亂想,不是你想得那樣!“

張周旭這時候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女鬼最是敏感多疑,懷疑對象居然連小孩子都不放過,一不小心讓這女鬼有了誤會,又多了一個要解釋的東西。

“我是受雇來幫助你放下仇恨的,他當然需要跟我實話實說,我們認識還冇夠一天!“

“我們兩個的孩子如果冇有打掉,大概跟你差不多大了……“

不知道梓榆是進攻累了還是張周旭的話起了作用,它手上的力度和速度慢慢降下來。

“你們也曾經恩愛過,為什麼你要這麼恨他“

張周旭立刻乘勝追擊。

“恩愛哼,冇有,他從來就冇愛過我,他隻愛工作。“

“不,梓榆,我愛你。“

梓榆頓住了手上的動作,回頭看過去,那個站在沙發前,眼角還殘留淚痕,那麼深情地看著自己的男人。

“每個人表達愛的方式不一樣,這是黎醫生今天跟我說的,他是愛你的。“

“不……不是的,如果你愛我,你不會冷落我那麼多年,你不會捨得偷偷打掉我的孩子,你一刻都冇有想過我的感受。“

梓榆搖搖頭,淚水湧上雙眼,它自己心知肚明,心裡愛的從來都是黎耀華,她有多愛就有多恨,跟david在一起的那幾個晚上,她更多的是宣泄和放縱。

“你騙我說是常規檢查,居然給我打麻醉,親手操刀,你是有多冷血才能麵無表情做完這一切?把才八週大,剛剛有了心管搏動的孩子和子宮一併摘除,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梓榆,我也很痛苦,可是我隻有親手操刀,纔有信心保證留住你的性命。“

“我隻要我的孩子……你把孩子還給我!“

梓榆的眼淚混著鮮血從通紅的雙目中流出來,伸手又要去掐黎醫生的脖子。

張周旭舉起手正準備噴出蛛絲,結果黎醫生朝她舉了舉手,讓她不要動手。

護身符的鋼刃已經用過一次,消失後就不會再出現了,這次黎醫生毫無保護,而他在這一刻突然不再怕死了,他覺得如果能讓老婆平息對他的怒火,他死也值得,就這麼張開雙手,坦然地看著梓榆。

梓榆也冇想到這次它的雙手居然能成功抓住黎醫生的脖子,就這樣看著他的眼睛慢慢凸出,臉發紅,隨後發紫。

就在黎醫生隻剩最後一口氣的時候,越來越狹窄的氣孔,突然開闊了,黑氣遮擋了他眼前的整個世界,一股血冒著金星像海浪一樣覆蓋他的大腦。

黎醫生無力地倒下,上半身剛好靠在沙發腿上,暈死過去。

“我終究還是下不了手,殺死耽誤我一生的男人。“

“我知道你們還相愛著。“

“是,我承認我愛他,我們第一次見麵,我就喜歡他了。“

那是一個明月圓潤,繁星點點,風輕微涼的夜晚。

以森林和自然為主題的露天餐廳,環境雅緻,這裡的客人抬頭就能看見星空,身旁有樹林,桌旁有幽幽水流經過,配合著餐廳裡適宜的燈光和裝飾,浪漫又富有詩意,這一切都很對梓榆的胃口。

二十六歲的梓榆剛離開法國,回到祖國,事業上順風順水,可她覺得寂寞了,每一個晚上在屋子裡孤零零的,身邊缺少了一個溫暖的胸膛,一個能互相吐露心事的伴侶,於是她通過國內一家婚戀網站的介紹,提前三天就訂下了今晚與一位陌生的男士的約會,這是俗稱的相親。

明明約好了六點,為的是看這個餐廳著名的風景,黃昏日落,可最後隻有梓榆一人看了,美則美,卻總覺得差點什麼。

那個人遲遲冇來,若不是因為餐廳環境實在是讓人捨不得離開,梓榆早就擰著包走人。

“不好意思,我是紅線婚戀網上的黎耀華,剛剛因為醫院有些急事晚了過來。“

一個緊張的男聲從梓榆座位的側後方響起,梓榆回過頭看去,那人頭上是點點星光,與他雙眼裡的亮光相互輝映,那一刻她一點都冇有因為他遲到而煩躁,她知道自己心動了。

雖然眼前這個男人長得離帥這個定義並不相近,年紀也比自己大上好幾年,但她認為自己發掘到了他身上那股儒雅的男士魅力。

“沒關係,您請坐吧。“

梓榆平時是很大方爽朗的人,此刻略帶羞澀地笑了笑。

黎耀華心跳得極快,麵前的佳人正是令他心動的類型,蓬鬆微卷的栗色長髮,襯著精緻的小臉,捲翹的睫毛,雙唇瑩潤飽滿,小女人的性感表露無餘,周圍的環境再美也比不上眼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