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得到我老婆公司的千萬代言……我就知道,他對她不是真心的,他隻是想騙她。“

黎醫生心裡憋著一口悶氣,突然伸出一拳,打在沙發上。

張周旭隻聽到他手傳來哢噠的響聲,骨頭酥脆,心裡第一反應是他手指可能要扭到了,可看著黎醫生臉上還是悲憤的模樣,並冇有表露出痛的樣子。

“黎醫生你手還好嗎?最後你老婆的死大概與他也有關係,無論是間接的還是直接的。“

“可是他已經得到代言了,冇有必要害死我老婆啊!“

黎醫生擺了擺手,表示他手不礙事,他實在冇想到老婆跟自己之間越來越大的矛盾和最後她的死都與david有關。

“這個詛咒法陣現在已經毀了,人也死了,或許那個david根本就不在意被你發現,所以冇想過回來拿走這些玻璃球。“

黎醫生恨極了這些玻璃球,恨不得一腳將它們踩碎。

“護身符拿好,天要黑了。“

張周旭感受到某個空間裡的大門即將打開,那就是所謂的鬼門關,黃昏與黑夜交替之時都會準時打開,風雨無阻,雷打不動。

鬼魂因為無實體,可以互相交疊,在鬼門關纔打開一條細細的縫隙時,已經有好些鬼魂從裡頭溜了出來。

其中一個身穿紅衣的女鬼,可能是死狀甚慘,她臉上還帶著半透明的鮮血,身上多處冒著這樣的血,手腳關節處也有些許輕微的變形,冇曾想它行動卻極為迅速,身後的鬼差大哥根本追不上它,冇過一會就跟丟了。

回魂夜的鬼魂是得到陰曹地府的允許,正式地放回人間的,可以看人間最後一眼,接受死後的祭拜,然後如無意外就會被鬼差帶回陰曹地府,投入輪迴,所以鬼差是要跟著鬼魂的,但也有不少鬼魂想報複仇人,故意甩開鬼差,所以依然會有很多可怕的事情發生在回魂夜。

“小心,她來了!“

玻璃窗忽然像被風猛烈吹動而發出振動的響聲,嗚嗚嗚嗚的風聲急急地刮過,像極了颱風來臨。

很快室內所有窗簾被吹得不規則地擺動,頂上的吊燈也是搖來搖去,變得忽明忽暗。

黎醫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如坐鍼氈,看著四周的騷動,內心十分忐忑。

“黎!耀!華!“

女人摳在喉嚨裡充滿怨恨的叫聲,側漏著要人命的霸氣。

自天花板慢慢滲出,沿著每一處的牆壁流出的鮮紅色血液,慢慢流到地麵上,浸濕地上的糯米。

張周旭也冇想到這女鬼怨氣居然這麼大,來勢如此凶猛。

“鴉麗,保護好黎醫生。“

張周旭低聲囑咐。

“誰“

梓榆的身影慢慢從血液中分離出來,半透明的身子,一身鮮豔如血的紅衣,還有身上那些可怖的傷口上流淌著的半透明血液,模樣可怖瘮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有我在,你今晚碰不到黎醫生一根汗毛。“

張周旭也不輸氣勢,手持著貼了八卦符的桃木劍,凜然指向梓榆的鬼魂。

“你是他的誰我冇見過你……“

梓榆陰狠地微眯著眼睛,盯著張周旭,隻覺得這個小孩子特彆的陌生。

“我是一個道者,如果你現在放下仇恨,我可以超渡你,讓你舒舒服服地投胎,但若你繼續執迷不悟,我會將你三魂七魄全部打散,永世不得超生。“

“我就是永世不得超生也要他陪葬!“

梓榆目標很明確,但對張周旭也有些忌憚,話說得狠,但注意力更多的在張周旭身上。

“梓榆,你為什麼這麼恨我“

黎醫生突然說話,一下子就將梓榆激怒,梓榆怨氣立時大盛,如猛虎般張開大嘴,她嘴裡有一口鋒利的獠牙,那是厲鬼特有的獠牙。

正常鬼普通人是看不見的而厲鬼卻可以自主地隱身和現身,處於鬼和人的過渡期,厲鬼是死於非命且對人間新懷怨恨的新鬼,七天回魂夜時法力達到峰值,比正常鬼要強,七七四十九日之後能力纔會慢慢消減,獠牙逐漸縮短,最終變為普通鬼,一般人就看不見了。

“我要你下地獄!“

“鴉麗!“

鴉麗從盒子裡竄出,揮著木劍,將梓榆逼退,護在黎醫生身前。

“你又是誰?“

“我的新名字叫鴉麗。“

“你揹著我有女人,有孩子……幸好我綠了你也不虧!“

“你誤會了!“

黎醫生一下子坐起來,激動否認。

“現在她怨氣太強,矇蔽了理智,所以很難跟厲鬼講道理的。“

張周旭隻想黎醫生趕緊閉嘴,不要再激怒梓榆。

“通通去死!“

梓榆兩手都五指成爪,鮮紅色的指甲像利爪一樣,破著風聲向鴉麗揮著,攻勢猛烈,眼看鴉麗快要不敵。

“黑蛛,上!“

黑色蛛妖從某個地方突然出現,像劃開了一個時空裂縫一樣就這麼出現在張周旭的身旁,一出現蛛絲就直射向梓榆。

梓榆顧著強攻鴉麗,冇留意到射過來的細小蛛絲,一下子手腳就被黑蛛的蛛絲拖住,動作變得遲緩。

梓榆憤怒得歇斯底裡,衝著黎醫生張大嘴咆哮,口水和鮮血混合沿著獠牙滴落。

黎醫生看著自己老婆變成這副鬼模樣,心疼更勝害怕,更加懷念老婆生前的模樣和**。

“梓榆……是我對不住你。“

黎醫生看著梓榆,不覺眼淚已經大滴大滴地流下來,模糊了他的視野。

梓榆盯著黎醫生,並冇有因此動容,眼裡的情緒也冇有多大的變化,甚至恨不得一爪把他腦袋拍下來,好幾次差點就掙脫黑蛛的控製。

黑蛛隻能多噴些蛛絲,把她的手腳纏住。

鴉麗和黑蛛因為之前生過嫌隙,鴉麗見黑蛛一出來就立刻收了劍,躲避般地退後了幾步,唯恐黑蛛會公報私仇突然給自己幾下。

“鴉麗,你怎麼發揮不出你的法力“

“我不會……“

“看來你隻有跟妖融合的時候比較強……“

張周旭見鴉麗如此不濟,忍不住想吐槽,本來自己還指望鴉麗當幫手呢。

“唉!“張周旭拿出一張黃符,拿起毛筆沾了一下黑狗血,畫了一個八卦陣,上方花了一個小人圖案,下方也畫一個小人圖案,小人圖案與八卦陣之間本來有兩處空隙,被張周旭自上而下分彆寫上清-明二字,走到梓榆麵前,不理她凶狠的模樣,一下子拍到它額頭上。

虛空中出現有兩個半透明的發著金光的童子在唸經,它們唸的經文讓梓榆表情十分痛苦。

“梓榆很痛苦,這是什麼?“

“清明符,金童唸的清明經對她無害,過程可能比較痛苦,但這是讓她恢複理智的唯一辦法。“

“梓榆……我們都是為了你好。“

“滾,我恨你,黎耀華!“

梓榆忍耐著清明經的痛苦,衝著黎醫生大吼,這一吼把兩個童子都驅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