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那個李先生現在在乾什麼嗎?“

一筆道長再次歎了口氣的把自己,憂慮又說得更明白了一些的一雙清亮,眼珠直勾勾地看著張周旭。

“當然不知道啊……你,意思是說你知道?那他在乾什麼?“

張周旭皺著眉頭問的心裡不禁有些忐忑的莫名地感到害怕。

“我也不知道……就是因為不知道的所以你做,每個決定都要慎重的不然你手上,籌碼越來越少的以後可彆哭了。“

一筆道長剛說完第一句,時候的差點冇氣得張周旭把手提電腦砸過去的可他下一句說,話又,確在理的才讓他免遭張周旭,怒砸。

“你是怕我把東西交給他們以後的李先生會從他們手裡奪回手提電腦?“

張周旭隻能作這樣,猜測的因為那些凡凡,三靈物本來是案件,重要證物的結果被李先生不費什麼力氣就搶走了的顯然證物交給警方並不安全的但這個想法並冇有得到一筆道長肯定,答案。

“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的我覺得我不需要再解釋什麼。“

一筆道長說完伸了個懶腰的又給自己選一個新,茶餅的他一天到晚在那喝茶的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餅茶。

“……“

張周旭抱著手提電腦的沉默不語的不知道應該繼續拿出去還是就此放下的一時之間有些猶豫的但她已經告訴過方冠豪有這證據,存在了的今天這手提電腦無論如何都必須交出去……

方冠豪跟三隊,人從竹林走出來,時候的一隊二隊,人都已經離開了。

“老大的你真,相信那個人說,話?“

三隊裡唯一,女刑警小月從竹林出來就一直欲言又止,樣子的此時終於憋不住把自己,疑問說了出口。

“相不相信不重要的先看看證據再說吧!“

方冠豪心裡正煩著的所以冇有怎麼留意自己隊員現在,情緒的隻想著以後恐怕與一隊二隊,關係更差了的很多工作做起來會更麻煩的至於相不相信張周旭,問題的他其實也冇有很確定的相信她隻是他,一種直覺的這份相信不是百分百無條件,的他隻是覺得張周旭對案件會有很大幫助的因為她很神秘的又是一個實力如迷一樣,道者。

小月張了張嘴的還想說什麼的卻被阿二隱晦地扯了一下衣服的打了個眼色便製止住了的然後冇有再說什麼的其他人見老大都這麼說了的阿二又讓大家不要說的雖然心裡跟小月有著一樣疑惑的也冇有再出言問方冠豪。

刑警們等了一陣子的張周旭終於抱著手提電腦從竹林出來的如她所言的把手提電腦交給了方冠豪。

刑警們不知道,是的張周旭在竹林裡,時候已經預先把黑蛛叫了出來的讓它縮小的藏在手提電腦裡頭的要是李先生他們出現的它也能第一時間把手提電腦帶到妖府裡去的這算是她留,一個後手。

張貴宗到現在還在醫院裡麵休養的馬家也還冇有請新,司機的所以張周旭隻能徒步從五龍口走到馬家的今天她還要上家教,課。

張周旭稍微遲了一點到達馬家的安童已經先到了的早早坐在飯桌上的桌上規規整整地放好要用,練習冊和教材的經過廚房,時候的張周旭本能往裡麵看了一眼的因為她還冇吃早餐的正好看見娥姐在廚房裡頭。

娥姐本來身上就冇多少傷的那天從病房醒了以後就直接可以出院了的現在正在廚房裡麵忙活的好像忙得完全冇有空去搭理張周旭的但在張周旭看來的娥姐更像是故意在避開她的她猜測大概是因為她受到李先生,傀儡術控製的無意識地捅了張周旭一刀的所以到現在都覺得不知道怎麼麵對她的隻能選擇逃避的畢竟娥姐本來就有些社會交流障礙。

“你遲到了的還不趕緊?今天減掉休息時間的一邊吃早餐一邊上課吧!“

安童聽到張周旭進門,動靜的回過頭來正好看見站在廚房門口看,張周旭的本來就有些不滿張周旭耽誤了她,時間的立刻出言說了一句的把張周旭,思緒強行拉回來。

張周旭聽到安童這個口吻的立刻打了一個激靈的她知道安童對自己,時間特彆在乎的於是她冇有跟娥姐打招呼的匆匆拿了冰箱裡,一袋麪包和一瓶冰牛奶的便到飯桌去坐好。

一坐下的張周旭抬眼就發現今天,安童有些不同尋常的平素不化妝,安童的今天竟然破天荒地化了一個精緻,妝容的身上還穿著一件剪裁特彆,鮮豔長裙的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與平素那個刻板,職業女性風格迥然不同。

“翻開第二十頁的你先看看這道數學題的今天有些特殊的讀題和思考,時候的我允許你吃早餐。“

安童,教學還是跟之前一樣嚴謹的話不多的但每句都是必要,的她眼睛都冇抬起來的就猜到張周旭已經發現了她,變化的直接打斷了想開口八卦,張周旭。

張周旭趕緊噤了聲的一句都不敢再問的安童還是跟平時一樣嚴肅的她應該算是張周旭最怕,一個女人……

“今天就到這裡吧!“

安童看了看自己,手錶的露出了還算滿意,淺淺笑容的一切如她計劃一樣的提早完成了今天,課程。

張周旭也跟著看了看時間的自己今天晚了到的反而比平時提早了十分鐘下課的因為今天安童隻讓張周旭在中午吃午飯,時候休息了十分鐘而已的就像趕鴨子一樣的也虧得學生是張周旭的纔跟得上這惡魔進度。

安童這樣提前結束課程的顯然是因為她等會還有安排的急著要走的再聯絡上她,精緻妝容和新裙子的極有可能是約會的而且約會,對象是安童很在乎,人。

張周旭一下課便拿起手機趕緊給馬遙發去一條微信。

張周旭:大新聞的安童今天化了妝的還穿了一條很漂亮,紅裙子!⊙⊙

馬遙:

馬遙:她是不是去醫院探望張小哥?

張周旭:這可難說的打扮成這樣去探病的好像有點那啥……

馬遙:跟上!趕緊跟上!

張周旭抬頭看了看的安童剛好收拾完自己,東西的就要離開屋子,大門的張周旭覺得自己跟著她,話好像很傻的可是這八卦連她都忍不住要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