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醫生有些遲疑,俯下身子一看,那東西竟然像是一個盒子。

“我先把那袋麪粉拿出來。“

黎醫生托起那袋麪粉有些費力,抬出來後隨意放到一邊,便彎腰伸進去櫃子深處摸索。

隻見黎醫生身子收回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個平淡無奇的木盒子。

“這是什麼盒子“

看了一圈,這盒子竟然像是四麵封死的,不知道怎樣才能將它打開。

“我先關火。“

黎醫生突然聞到一股焦香,立馬精神緊張地站起來,麻利把火關掉,這纔打開鍋蓋看看自己的牛排。

黎醫生小心翼翼地把牛排翻過來看,表麵已經有些焦了。

“哎呀,焦了……“

“黎醫生,你這盒子很奇怪呀!“

“第一次下廚就搞砸了,她會不會不愛吃……“

“不如我們把它劈開看看吧!“

張周旭明顯整個人的注意力都在盒子上,而黎醫生隻關心他的牛排,二人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現在不是研究盒子的時候……“

黎醫生拯救完牛排,帶著點埋怨的口吻,因為他有點怪責張周旭讓他把盒子拿出來,本來他的牛排可以不用焦的。

“我搖了一下,裡麵好像是個球,還挺沉的。“

張周旭好奇心一上來,忍都忍不住,想立刻就把盒子鋸了,可惜就是冇有稱手的工具。

黎醫生髮現張周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也冇再管她,專心弄好牛排的賣相。

冇有檸檬,就拿即食沙拉裡的一小撮水果和生菜碎作個伴碟,然後將剩在鍋裡的黑椒汁淋在牛排上,再撒上已經磨碎好的羅勒香料,看上去還像那麼回事。

“鴉麗,你的榔頭呢?“

張周旭苦思了一會,腦中搜尋了一遍自己帶來的道具,最後想起鴉麗曾經拿過一個大榔頭,那應該是有人燒過給她的,是可以讓她隨時召喚出來的武器,用來砸開這個木盒也還算合適。

“嗯?“

鴉麗拖著榔頭狐疑地走到張周旭的身後,那榔頭是木製的,看樣子很沉,所以鴉麗總是拖著它走,與它清秀的樣子形成一個突兀的對比。

“鴉麗,來試試砸開它!“

張周旭把盒子拿到屋子中間,一塊比較開闊的地方,兩眼放光地看著盒子。

鴉麗聽話地掄起大榔頭,重重敲到盒子上。

第一下,冇什麼變化;

第二下,冇什麼變化;

第三下還是冇什麼變化……

“榔頭兩麵平,冇有尖的地方,可能不好砸爛它……“

“早說,那我就換一個!“

鴉麗說罷手上的榔頭一變,變成一個木鎬,尖長的頭部像個爪子一樣鋒銳。

“我看這個行,怎麼會有人給你燒這種工具“

張周旭不禁好奇。

“我也不記得了,我除了榔頭和木鎬,還有木刀、木劍、木爪……“

“嗯……好吧,你先砸。“

張周旭知道問鴉麗也問不出什麼,隻想快點把盒子砸了,因為時間快不太夠用了。

“小旭,這牛排要放哪“

黎醫生搗鼓完牛排突然很為自己自豪,終於開始理解為什麼那麼多醫院裡的女同事平時做個飯都要發朋友圈,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給自己的牛排拍了張照片,就差發朋友圈了,是因為突然想到現在好像不同平日,得先解決當前的危機,於是他又一次想跟張周旭確認一下自己該乾什麼,牛排怎麼處置……

“放那邊茶幾上吧!“

張周旭也冇怎麼在意,指了指茶幾上那個作法的壇,隨口應了黎醫生。

鴉麗掄起木鎬,狠狠砸到盒子的中部,不知道是因為前麵已經砸得差不多,還是木鎬纔有用,盒子中部被木鎬砸穿了一個洞,可木鎬砸到一個圓圓硬硬的東西上麵,就砸不下去了。

“這是什麼?玻璃球“

張周旭舉起右手讓鴉麗停止砸,立刻走過去把盒子裡的東西掏出來。

那玻璃球被木鎬敲出了很多自小的裂痕,玻璃球中央有一個小小紅紅的珠子。

“黎醫生,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黎醫生突然變得特彆講究,不斷地搬動牛排碟子的位置,左看看右看看地欣賞,想讓牛排在茶幾上更好看,突然被張周旭問道反而有些遲疑,轉過看了那玻璃球,隻覺得十分陌生。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可能是我老婆買的吧……“

“可我有種預感,這東西可能跟你們無關……“

張周旭其實第一眼就知道這不是一顆珠子,而是一滴血,不知道是誰的血,可是應該是屬於一個男人的,氣息與黎醫生的不一樣。

“我有一個可怕的猜測……“

張周旭突然表情變得凝重。

“怎麼了?“

黎醫生見張周旭這副表情也是如臨大敵,嚇得臉色也變青了。

“鴉麗,你有冇有感覺到什麼?“

“我有一點模糊的感應,可是不敢確定。“

“是不是有噁心的感覺“

鴉麗震驚地看著張周旭,不住點頭。

“大概是一種詛咒……可是我不太清楚他詛咒的是什麼,也不清楚目標是你還是你老婆。“

“那……怎麼辦“

“冇事,我覺得他在你家應該放了不止一個這種玻璃球,一般這種詛咒會擺成一個陣,隻要知道玻璃球擺的是什麼陣,我就能大概猜到他詛咒的是什麼,詛咒的又是誰……“

“可是……天快要黑了。“

黎醫生看著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已經慢慢變暗了。

“我總覺得這個玻璃球詛咒與你老婆的死有關,必須在你老婆回魂前搞清楚這個陣。鴉麗,你能感應到嗎?我們趕緊一起來找一下。“

張周旭整個人變得認真嚴肅起來,詛咒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下詛咒的人一定是一個道者,而且是比張周旭強的道者,她指揮著鴉麗,每一個角落地搜尋。

“我在主臥的床底找到一個,梳妝檯櫃子裡找到一個。“

張周旭從主臥出來,手中拿著兩個與之前找到的木盒子一模一樣的盒子,緊張地詢問鴉麗的情況。

“我在廁所的抽水箱裡找到一個,酒櫃裡頭被幾支酒擋住的地方也有一個。“

鴉麗也發現了兩個,向張周旭報告,可是她冇有把盒子拿出來。

張周旭一一拿出來檢視,果然都是這種封死的木盒子,被鴉麗用木鎬敲開口,都是血珠玻璃球,其中在主臥房間和梳妝檯裡找到的血珠玻璃球上更是有隱隱約約的金色線紋路,像是陣法的圖案。

“主臥是法陣的陣眼,那個人的目標是你老婆,其實你們這家宅的風水本就不利於夫妻感情,他還想讓你們夫妻不和,讓你老婆更容易發生婚外情。“

“難道是david“

張周旭回憶起在電視機裡看見的那個迷人的二十歲男人,實在冇辦法想象這麼一個外表優秀的男人還會動歪心思去勾引一個有夫之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