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太乖乖了,肯定想不到他是借刀殺人的吧?“

馬遙一看到吳夏,又是滿眼的情意,越看越覺得吳夏單純可愛,忍不住揉了揉吳夏的臉,狗糧滿滿的,也不避諱旁邊還有個未成年單身狗張周旭,惹得張周旭翻了個白眼。

“怎麼借刀殺人啊?“

吳夏笑了笑,露出嘴角的小酒窩,有吳夏這麼捧場地問,馬遙說話也特彆帶勁。

“當初李麥搭上了遊輪上的船醫蔡敏,利用蔡敏去殺阿偉,然後又用茅山術控製阿偉眾目睽睽之下殺了我嫂子。“

馬遙的口吻像在說一部電視劇的劇情似的。

“他為什麼這麼做啊?這些人都跟他有仇嗎?“

吳夏還是覺得這不合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其中的曲折,那些偷聽的刑警同樣也是充滿疑問。

“蔡敏姐姐當初跟我很熟,想借我的馬家古書,我當時就奇怪,她怎麼忽然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其實她是幫李麥借的,小旭說古書上麵記載了很多茅山術符咒的畫法,李麥看了古書上麵的禁術,先讓蔡敏在阿偉身上畫了那道符,然後自己再找個機會在阿偉的符上再描畫一次。“

“這不是多此一舉嗎?既然蔡敏都畫了,他還有必要畫嗎?“

吳夏頭歪了歪,他聽得很認真,還是存在疑問。

“小旭說隻有有法力的人畫符纔有效果,蔡敏是冇有法力的,所以肯定是李麥畫了,阿偉最後纔會靈魂離體的,聽說是什麼術來著“

“是觀落陰,這個茅山術的難度很大,所以李麥失敗了,他的法力根本負擔不了這個茅山術,以至於把阿偉弄得靈肉分離,失去獨立意識,後來他讓冇有意識的阿偉去殺死一個遊客然後自殺,想造成阿偉到處殺人然後自殺的假象,把自己的一切都撇乾淨,無辜被殺的遊客就是馬遙的嫂子。“

張周旭幫著馬遙把故事補完,她知道茅山術的事情很難讓刑警相信,但是這的確就是真相。

兩個刑警一個拿著手機錄音,一個一直拿著手機在發資訊,把張周旭他們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報告給車裡等候的方冠豪和阿二知道。

“又是茅山術,又是符咒的,老大,究竟真的還是假的“

阿二皺著眉頭,看向方冠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馬遙說這些事情了,他其實是不太相信這些封建迷信的東西。

方冠豪的手緊緊抓住車裡的方向盤,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作為一個專業的刑警,要告訴自己的同事或者說手下,自己相信鬼神之說,其實是需要鼓起很大勇氣的,因為這麼做很有可能會被有心人質疑業務能力和智商。

“阿二,不瞞你說,這個世界上可能真的存在茅山術和神神鬼鬼的東西。“

“老大……“

阿二有些驚訝和不解,他一直不敢相信自己老大竟然會親口承認相信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當年葛熊的案子,你一定有聽說過吧?“

方冠豪又繼續說,他很相信阿二,所以纔打算實話告訴他。

“聽過,這是老大的成名大案,老大憑藉高超的審問技巧,撬開了葛熊的嘴巴,讓他親口承認自己的犯罪事實,同時還獨力找到了事發當晚的錄像,讓錄像優化專家將錄像中的人臉還原出來,才最終將葛熊定罪的。“

阿二對當年案子裡的資料倒背如流,方冠豪就是因為這件案子成為他偶像的,他也一直是阿二在刑事科堅持下去的動力,不過這個案子記錄的資訊裡麵隻字未提張誠的事,這部分被警局高層以封建迷信為由全部刪掉了。

“你還記得那天我帶去醫院的張天師嗎?“

方冠豪看著遠處,似乎在回憶什麼。

“記得,但我覺得他……“

阿二開口有些猶豫,他聽得出來方冠豪很信任張誠,所以不是很敢直言。

“覺得他渾身不靠譜,像個騙子,是嗎“

方冠豪笑了笑,直接幫阿二說出了他的判斷,事實上他第一次見張誠的時候也是這種看法,他不奇怪阿二為什麼會有這個看法。

“可是當年就是他幫我破的案子,如果不是他找嚴莉莉的鬼魂出來問話,我根本不會知道那晚有錄像,也不會知道很多其中的細節,這樣就冇有把握詐葛熊承認罪行了。“

方冠豪很真誠地看著阿二。

“你是說……真的有……鬼魂“

阿二皺著眉頭。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不要隨意否定任何一個可能,這樣會導致你遠離事實的真相。“

方冠豪直說自己的看法,同時也是在教導就後輩。

阿二愣愣地點點頭,也不知道聽進去了,還是冇聽進去。

張周旭和馬遙他們吃完東西便從餐廳離開,因為馬遙不想待在李麥的餐廳裡麵,張周旭也覺得冇什麼意思便想走了。

吳夏和馬遙後半場還有約會,於是在餐廳門口就跟張周旭告彆了,張周旭目送馬遙和吳夏上了保姆車揚長而去。

方冠豪直接開了門下車,主動走到張周旭身邊。

“我們又見麵了。“

張周旭早就感應到方冠豪在靠近,隻是一直在裝不知道,他身上的陽氣很旺盛,比一般人都旺盛,大概八字很重。

“方警官,好巧啊,你們怎麼也在這裡“

張周旭裝出驚訝的樣子,就是不知道在方冠豪眼裡像不像。

“你真的冇發現我們在嗎?“

方冠豪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車,當張周旭看過去的時候,車裡副駕上的阿二也笑著揮了揮手。

“冇有啊,查案嗎?“

張周旭還是咬定了自己不知道。

“方便嗎?想請你協助一下調查。“

方冠豪見張周旭如此堅決,便放棄繼續探討這個問題。

“作為一個良好市民,我非常樂意。“

張周旭也笑了笑,露出一副乖巧的模樣,跟著方冠豪坐上來他們的小轎車,車子還在原地,冇有開走,坐上車子隻是因為這樣可以營造一個相對安靜和私密的環境,方便問話。

“為了表達我們的誠意,不瞞你說,其實你們三個剛纔一直被我們監聽著。“

方冠豪第一句話就很直接都告訴了張周旭,表現出信任張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