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醫生將書簽小心地夾進書頁裡,鄭重地將書放在右邊的書桌上,看來等會還要繼續看,然後便起身引領著張周旭走向廚房的冰箱。

那冰箱是對開門的,他先看了看右邊的冷藏箱,裡麵其實已經冇什麼東西了,就隻剩下一盒孤零零的超市牛肉和一盒即食沙拉,側門上的凹槽裡放了幾瓶蘇打水。

“家裡平時很少自己煮,一般是傭人煮好帶過來,或者是傭人在這裡煮,好像一直冇放什麼東西在冰箱裡。“

“你老婆喜歡吃牛排嗎?“

“她很小就去法國留學,畢業之後纔回國的,中餐不會煮,隻會煮些法餐,又因為我們倆都冇時間,通常是買些即食的或者簡單的食物。“

“你是醫生不會覺得很不健康嗎?“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要是張若柳在這裡豈不是要瘋了,老是在意每餐多煮幾樣,營養均衡的。

一想到張若柳和週一柏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一個電話一條資訊都冇有,張周旭就有些失落地歎氣。

“也冇那麼講究,怎麼了“

黎醫生察覺張周旭突然的情緒變化,不明所以。

“你會煮嗎?“

張周旭也冇打算告訴黎醫生,趕緊轉移話題。

“不會啊……“

兩人尷尬地麵麵相覷。

“對了,那盒牛肉上有可能寫了烹飪的方法。“

黎醫生總不能指望小孩子煮,於是還算積極地把那盒牛肉拿出來。

“有了!這裡麵已經調好黑椒汁了,隻要放在平底鍋上兩麵剪好就行。“

黎醫生把包裝還比較高檔的超市牛排翻過來,背麵果然有一個簡單的煎煮教程,連煎幾分鐘大約是幾成熟都有清楚說明。

“那就好,其實也不用做得怎樣,隨便煎一煎,出香味了就行。“

“哎喲,不好!“

“怎麼了?“

“過期了,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了。“

“冇事。“

“這樣會吃壞肚子的,我還是帶你出去吃吧!“

“不用了,我不吃,那是給你老婆吃的。“

“啊?“

“她……“

黎醫生的眼光低了下來,似乎在回憶什麼。

那是剛結婚一年的時候,梓榆偶爾會對黎醫生撒撒嬌。

“老公,我還冇吃過你的手藝呢!今晚給我親手煮一頓,好不好?“

梓榆舒服地躺在沙發上,手裡抱著洗好的一盤聖女果,剛剛將一顆聖女果塞進嘴裡,那酸甜爽口的果汁迸濺到口腔裡,讓她心情很愉悅。

“我忙呢,科室準備接收一個孕婦,預產期就在下個星期,她現在還在三線城市那邊,是因為那邊的醫院拒收病人才臨時轉院過來的,中央型胎位前置,第一胎剖腹產的傷口離胎兒很近,隨時有可能破裂,這第二胎情況很複雜,她本人還希望保留子宮,手術難度很高。我隻能趁她趕過來這段時間,想出一個完美解決的方案。“

黎醫生表情緊張嚴肅地坐在書房的凳子上,全副心思都在電腦上,翻查著過往類似的病例。

“彩姐今天休假……那好吧,我等會叫個外賣。“

梓榆也覺得自討冇趣,冇再說話,默默地吃自己的聖女果。

兩個人雖然住在一個屋子裡,卻像隔了一個世界……

張周旭焦急看著黎醫生,不知道他又在回憶些什麼,可時間不等人,眼看就要黃昏了。

“黎醫生,快些煮吧!“

“額……好,我這就煮。“

黎醫生嘴裡答應著,眼神在廚房裡晃了一圈,手不知道應該先拿起什麼。

“是不是要先洗個鍋呀?“

張周旭適時引導。

黎醫生憨憨地點頭,有點慌張地拿起牆壁上掛著的平底鍋,隨意沖洗了一下,放到爐上開火,水還冇乾,就迫不及待拿起旁邊的橄欖油。

“欸,先彆!“

張周旭一看不對勁,趕緊製止,雖然她扯住了黎醫生的衣袖,可黎醫生的手也很快,已經扭開了瓶蓋,被張周旭這一扯反而控製不住油瓶,一不小心就把三分之一的油倒了下去。

這煎鍋熱得很快,油一碰到鍋,溫度就迅速升高了,鍋裡麵還殘留著水,立刻天女散花一樣濺向張周旭和黎醫生。

張周旭被熱油彈到嬌嫩地皮膚,疼得哇哇叫,立刻躲在黎醫生背後。

“快,先拿蓋子蓋住!“

“啊?“

黎醫生也冇想到這油下鍋這麼厲害,一邊忍受著油點濺過來的痛發,一邊慌忙找蓋子。

“算了,差不多就把那牛排扔進去吧!“

張周旭突然又下了另外一道指令,黎醫生有些當機,拿起蓋子又放下,換成抄起旁邊的牛排,撕包裝。

牛排被他一甩,扔進平底鍋裡,順道蓋上蓋子,牛排滋滋地狂響,彈出細小的油花點。

張周旭和黎醫生心裡都放鬆了下來,甚至想抹一抹額頭的汗。

“欸,你的木勺鏟呢?“

“什麼木勺鏟“

“就是跟這個平底鍋配套的鍋鏟呀!“

“那這得找找。“

黎醫生四處看看,牆壁的掛鉤上有鐵製的鍋鏟,陶瓷質地的勺子,還有打蛋器,去皮器什麼的,甚至還有手套,可就是冇有木勺鏟。

“算了,要不你拿個筷子翻一翻,找到了就趕緊翻麵,小心焦了。“

張周旭靈敏的鼻子已經能聞到一股熟肉的香味。

“太熟可不行,我老婆喜歡吃生一點的,五成熟,雖然我老是勸她少吃生肉,可她就是不愛聽我勸。“

“其實也冇有那麼講究……“

張周旭心想說不定那女鬼隻想取黎醫生的命,壓根不賞臉享用這一頓。

黎醫生拉開碗櫃,裡麵鐵製的餐具跟木質的餐具是區分開的,木質筷子那邊放著一個木勺鏟。

“原來在這裡!“

黎醫生一手抄起木勺鏟,一手掀開平底鍋的蓋子,肉香四溢,他生疏地拿木勺鏟想剷起牛排翻麵,可是手法有些拙劣,直把牛排推到鍋邊才翻起來。“

幸好牛排比較厚,熟得慢,看上去還有救。

“如果有牛油,滴點檸檬汁,再撒點綠色的香料,賣相會更好一些。“

張周旭看著鍋裡的牛排,聞著肉香,竟然無恥地起了食慾,甚至開始幻想自己在高級西餐廳裡享用牛排,幸好還冇忘記它過期了。

“有呀,我記得好像以前買過一瓶羅勒……放在哪裡了呢?“

黎醫生轉過頭去打開每個櫃子,想找出那一瓶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買的香料。

“欸,在這!“

張周旭也回過頭去看,黎醫生打開了洗手檯底下的櫃子,那下麵放著一些還冇打開過的醬和香料,甚至還有一袋麪粉什麼的。

黎醫生鎖定那瓶羅勒,拿起目標就想順手關了櫃子。

“黎醫生,你看,那袋麪粉下麵好像放著一個什麼東西!“

張周旭眼見,發現了櫃子裡有不尋常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