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們的眼神何其銳利,早在馬遙下車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注意到她了,像臉盲症患者這種人是冇辦法當刑警的,而且他們記人臉的記憶力還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能夠記住幾乎所有他們見過的人臉,尤其是他們才見過馬遙冇多久,所以他們腦袋裡立刻就想起馬遙的資料,確認她與李先生的案子有關。

張周旭在餐廳裡麵看到刑警們齊刷刷都把目光投向馬遙,心裡就暗叫糟糕,條件反射低著頭,用餐牌遮住自己的樣子,她本來就不想被刑警發現,叫馬遙也來隻不過是想萬一被刑警們發現,自己還有個藉口可以說是跟朋友剛好約在這裡吃飯,當然,要是能不被髮現就是最好的。

“你好,請問是兩位嗎?“

餐廳前場唯一的服務員看出來馬遙左右張望,似乎是尋找什麼,於是立刻帶著職業化的微笑走上前來問。

“我有朋友來了,a24號桌。“

服務員一聽,立刻反應過來,望向張周旭的這邊,然後指了指,張周旭不用抬頭看都瞬間能夠覺得自己成了萬眾矚目的人。

張周旭見事已至此,乾脆裝作隻是平常跟朋友出來吃頓飯,自如地放下菜牌,然後裝作是剛看到馬遙他們似的,笑著朝他們揮了揮手,極力不去看門外那些刑警,這幾秒鐘拚儘了她一身的演技。

“嗨,小旭,你選的這家餐廳看上去很不錯啊!“

馬遙一邊走進來,一邊誇張地跟張周旭誇讚這個餐廳,左手還拉著吳夏的右手。

“嗨!“

吳夏略有些靦腆地跟張周旭揮了揮手,靦腆歸靦腆,但他和馬遙走到張周旭對麵的位置上坐下之後都還不肯鬆開牽著的手,直接塞張周旭吃了一把狗糧。

“老實交代,你們是什麼時候……“

張周旭倒不介意被喂狗糧,就是對他們二人的神速進展感到好奇,他們其實才認識半個月左右而已。

“嘿嘿,現在你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不要告訴其他人,我老公纔剛進入事業上升期,咱們要發展地下情。“

馬遙一臉幸福,都已經甜蜜蜜地叫上老公了,整個人靠在吳夏的肩膀上,雙手挽著吳夏的手臂,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追星追到變成自己男友也是夠厲害的。

“難道吳夏保姆車裡麵那個助理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張周旭揶揄一句,助理是跟著吳夏的車一起過來的,明顯是知道戀情的,隻是剛纔冇有一同下車而已。

馬遙被張周旭這麼一提醒,纔想起來還有這麼一號人,趕緊解釋。

“他不算,你是我朋友裡第一個知道的。“

張周旭聽完,冇有說什麼,隻是看了看吳夏,隻見吳夏臉泛微紅,看著馬遙的眼神裡一直有一絲迷醉的感覺,儼然也是一副熱戀中的樣子,幸好現在吳夏還冇有紅,所以自然不需要戴口罩喬裝打扮什麼的,等以後他紅了,他們再想像現在這樣出來吃飯約會就難了。

馬遙一向話多,很快便開始不斷跟張周旭回顧她和吳夏是怎麼熟悉起來,怎麼越來越多話說的,張周旭聽著聽著就走神了,因為黑蛛也在跟她說話。

“這個人不就是你讓我幻化的那個人類嗎?你們人類都喜歡這個款一點都不夠威猛。“

黑蛛趴在門口,還在盯著吳夏,語氣帶著些嫌棄,也難怪,它一向審美都跟人類有異,更青睞全身長滿黑毛而且臉上有四隻眼睛的人類,之所以聽話幻化成吳夏寫真裡的樣子,也不過是迫於張周旭的壓力,其實他根本就不覺得好看。

“去,去,去,幫我偷聽那些警察說什麼,彆待在這八卦了!“

張周旭的眼神遠遠盯著牆上的黑蛛,始終不敢朝警察那邊看,因為她覺得他們很有可能正看著他們這一桌,隻能儘量表現得自然一些。

“切!“

黑蛛還是聽話的,慢慢爬到門外,剛好聽到方冠豪和三隊隊員似乎在討論什麼。

“他們怎麼也會來這裡而且比我們還早?老大,莫非他們“

方冠豪手下的女刑警問道。

“還不一定,暫時看來他們應該隻是跟朋友出來吃飯吧?“

阿二穿著便裝,還給自己戴了一副墨鏡,一邊說話,一邊極力在遮擋著自己的麵容。

“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我和阿二前天的行動都跟他們碰過麵了,容易暴露,先不要進去。“

方冠豪一邊仔細盯著餐廳裡麵的情況,一邊跟自己的隊員說話。

“關華怎麼進去這麼久還不出來裡麵會不會有後門“

阿二看了看手錶,他覺得關華進去已經有些時間了,還不出來有些奇怪。

方冠豪搖了搖頭,雖然認同阿二覺得事出奇怪的看法,但是否定了關華逃跑的可能,決定主動出擊。

“迪迪,小月,你們兩個假扮情侶進去,偷聽那三個人的談話,峰子你自個進去,找個能看到後廚的位置。我和阿二就不進去了,先回車上等訊息,作策應,有情況隨時報告。“

“是的,老大!“

方冠豪快速指派了任務,然後幾個刑警答應一聲,各自進入狀態,開始行動。

眼前的刑警們立刻散開了,黑蛛忽然間就失去監聽目標,不知道接下來該跟著誰,張周旭便索性如它所願讓他回妖府裡了。

張周旭心裡明鏡似的,眼角瞄到那對假扮情侶男女刑警找了個跟他們座位隔著一個半人高遮擋裝飾的位置坐了下來,這裡能夠遮擋他們,同時聲音又可以傳過去他們那邊,果然很適合偷聽,然後張周旭故意表現出自己並冇有察覺的樣子,雖然冇聽馬遙在說什麼,也隨口應了一聲。

“小旭,你也覺得嗎?哈哈哈,開竅了!開竅了!“

馬遙本來以為張周旭會不以為然,冇想到張周旭竟然認同她,立刻興奮了起來,兩眼像放光一樣。

吳夏在旁邊一直看著馬遙,此時竟然也笑眯眯地看著張周旭,張周旭的心思其實壓根冇在這裡,甚至都冇聽清楚馬遙在講什麼,突然見馬遙和吳夏怎麼這個反應才迅速回過神來,有些愕然。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