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進病房前就看到你跟在我後麵了。“

“額……“

馬遙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自己一直躲在外麵的行為,顯得特彆不自然,話都不會說了。

“你彆瞎想,我們本來就是同學,也是朋友,聽你說他住院了,所以我纔過來看看的。“

似乎是知道馬遙腦子裡在想什麼,安童主動解釋兩人的關係,順手幫張貴宗倒了一杯溫水,看上去很賢惠,很會照顧人。

“哦……“

馬遙愣愣地回答安童的話,彷彿又回到了安童當她家教的時候,她當時也總是聽著安童的講解,然後隻管愣愣地說哦。

“馬遙,有你在這裡照顧他的話,我就先走了。“

安童順手收拾了小桌板上的垃圾,然後便準備走了。

“啊?“

張貴宗一聽到安童說要走,彷彿被電擊了一般,反應強烈。

馬遙當然不會如此不懂事,立刻製止安童。

“哦不,我準備回學校了,下午還有課。安童姐,你就留在這裡照顧小哥吧!他在這裡,身邊冇個人照顧真的不方便,是吧?“

馬遙立刻朝張貴宗眨了眨眼。

“是啊!是啊!“

張貴宗從來冇這麼機靈過,趕緊跟著附和。

安童看了看自己的手錶,然後有些為難地問張貴宗,似乎等會她還有自己的安排。

“你大哥、二哥都不過來看看你嗎?“

“他們冇空,今天來不了。“

張貴宗有些心虛,其實他壓根就冇跟二哥說自己在住院這件事情,張誠又因為還在生氣,估計也不會來。

“那我待會再走吧……“

安童皺了皺眉,思考了一下,還是為張貴宗做出了妥協。

“那你們慢慢,我先走了!“

馬遙拿起自己的包包,趕緊開溜,一出了病房就給張周旭發微信。

馬遙:太可憐了呀!小哥真的是在單戀,安童剛纔差點就走了,幸好我機智,把她留下來了。

馬遙:完成探病任務,我開溜了!

張周旭:我晚些有空了再去看看他。

馬遙:你在哪忙什麼呢?

張周旭:我在計程車上,正在去一家叫麥田華光的自助餐廳。

馬遙:去吃好吃的不叫我

張周旭:那你過來啊!

馬遙:好呀,我順便叫個人出來一起吃。[奸笑]

張周旭:你在打什麼鬼主意

馬遙:嘿嘿,秘密!(w)

馬遙跟張周旭這邊說完,立刻打開自己微信置頂聊天的一欄,輸入文字,臉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是張周旭先到的麥田華光自助餐廳,因為這餐廳離五龍口比較近,離警察局和醫院都要遠一些,看餐廳的裝修非常有小資情調,似乎還是一家網紅餐廳,這個點數在裡麵吃自助餐的人不少,才十一點十五分竟然就要排隊了。

張周旭進去之後,特意找了一個靠近門口,又能透過玻璃窗清楚看到外麵情景的四人卡座位置坐下。

“黑蛛,你們還冇到啊?“

“快到了,不過現在正塞車呢!“

張周旭又發微信問馬遙的情況,馬遙也說正塞車。

整個餐廳隻有一個服務員在前場,每個座位上都放著一個小型的座式餐牌,說是餐牌,但這餐牌並不是讓客人看著點餐的,而是告知客人這個時段有什麼主打推薦吃的,還有價格多少錢一位。

“你好,有什麼需要幫忙嗎?餐牌背後可以掃碼付款,餐前餐後付款都是可以的。“

服務員通過電腦終端知道張周旭這一桌坐著人但還冇有付款,於是便帶著職業微笑過來貼心提醒,這裡一切都是自助的,所以服務員一個人也是足夠的。

“額……好,我先付一個人的,我等會還有朋友要來。“

張周旭本來在盯著窗外,忽然被服務員這麼一問和提醒,纔想起來自己應該消費一下,不過這裡的價格還真不便宜。

“冇問題的,自助餐區在那邊,請慢用。用餐完畢再掃一次碼,點擊離開餐廳就可以了,謝謝。“

服務員看上去很有禮貌,解釋也很清晰,讓人不由充滿好感,看來應該是經過相關培訓的。

自助餐區很大,而且那裡的食物看上去都很誘人,果然對得起這個價格,張周旭下意識吞了吞口水,覺得自己確實也餓了,於是趕緊掃碼付了一人款,付過款後這桌餐牌的小型顯示屏上就顯示一人,這樣彆人就知道這桌有人坐著,不會重複占位置了。

張周旭匆匆發了座位號給馬遙,然後便屁顛屁顛跑去自助餐區,那裡吃的種類非常豐富,唯一可以媲美這裡自助餐的就是當初遊輪上的自助餐,隻是當時遊輪上的自助餐看上去都冇有這裡的精緻。

張周旭很快掃了一圈,拿了滿滿兩大碟的食物,她其實還有很多想拿的,不是擔心吃不完,而是她冇那麼多隻手拿,碟子又裝不滿,隻好先回座位放下,再去拿,她剛坐下就聽到有個人在旁邊說話。

“還是冇變啊,一個人就吃這麼多!“

這聲音一點都冇變,所以張周旭立刻認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她嘴裡還咬著一塊牛排,趕緊咬斷了,抬起頭看向來人,眼神裡帶著警惕。

“李麥!“

“好久不見。“

李麥的語氣輕鬆,自如地坐在張周旭對麵的位置上,彷彿就跟多年前他們第一次在自助餐廳見麵時一樣,隻是現在兩人的心境都已經不一樣了。

張周旭注意到李麥衣服上掛著的牌子,赫然是店長,這裡竟然是李麥開的,把這裡的名字“麥田華光“立刻就有解釋了,李麥和關華。

“這裡是你開的“

“對啊,離開了遊輪,我總得生活,所以乾回老本行,餐廳現在開得還不錯,說到底是托了你的福,我是真的感謝你!“

李麥優雅地笑了笑,語氣輕鬆,似乎的確對張周旭不帶什麼恨意。

“我知道你纔是當年的真凶。“

張周旭說完,狠狠地咬了一口剛纔吃剩的牛排,就像這牛排是李麥一樣。

“那又怎樣?“

李麥挑著眉,攤開雙手,一副不介意的樣子,對張周旭來說卻很有挑釁意味。

“你!“

張周旭咬下這口牛排,被李麥這種得意的樣子,氣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