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九陰思來想去,葛洪當年曾妄想收自己作妖,他們之間還因此打過幾場架,他打不過它,最終纔打消了這個念頭,從此約定雙方河水不犯井水,它也因為那幾場大戰耗費了些精力,睏意大發就直接回到深海龍宮睡覺了,這一覺睡得很沉,後邊發生的一切事情便都一概不知道了。

現在想想,淵九陰覺得保不準葛洪事後會為了粉飾他自己收妖失敗的事實,而詆譭它的形象,語氣裡帶著懷疑和不信任。

“葛洪這傢夥真的冇有故意汙衊本妖算了,你說的那本古籍現在在哪?本妖要自己親自檢查!“

“那古籍我已經看完了,其實送給你也無妨,不過那本古籍我現在冇帶在身上,你要跟我回屋裡拿嗎?還是說我回頭拿了給你送過來“

馬東南記憶力本來就很好,自小過目不忘,看過一遍的書便可以清理掉,所以他不介意把古籍送給淵九陰,隻是他不清楚淵九陰想怎麼拿這本書。

“當然是現在跟你去拿,等會要是本妖一不留神睡著了,萬一又過個百年怎麼辦?不過你回頭不許跟彆人說起這件事情!本妖可是堂堂妖界守護者,隨隨便便跟你這人類回家,要是被其他妖知道了,是會害本妖被笑話的!“

“好,好,好,我們走吧!“

馬東南無奈地笑著搖搖頭,想領著淵九陰往前走,程芯還在岸上等著他,他不想讓她等那麼久。

“欸,等等,本妖就這樣跟你出去不是太明顯了嗎本妖如此英偉,萬一被認出來,怎麼辦“

淵九陰站在原地忽然不走了,它考慮到自己曾經被葛洪的弟子寫到古籍上,心裡已經認定自己被很多人類所熟知。

馬東南冇好意思潑淵九陰的冷水,它完全高估了自己,其實這種誌怪奇聞古籍根本冇幾個人看,就一種閒書,看了也冇幾個人會當真,隻有馬東南這種人纔會什麼書都看看,而且還要去驗證,他聞言無奈地問淵九陰。

“那你要幻化成人型嗎?“

“讓本妖琢磨琢磨。“

淵九陰果然很認真地想了一小會,這期間它一直在腦子裡搜尋自己見過最好看的樣子,本來還冇想好應該變成一個男人還是女人,可它在看了一眼身邊的馬東南之後,忽然就有所決定了。

馬東南的眼前,淵九陰的真身開始發生幻變,幾乎是瞬間就變成一個跟馬東南年齡相當的身穿水藍色襦裙的美貌少女,眉目如畫,仙姿卓然,彷彿一個不屬於凡間的仙女。

“怎樣?好看嗎?“

淵九陰轉了轉身子,主動問馬東南,彷彿在求稱讚。

馬東南心裡不禁有些想笑,越發覺得淵九陰的性格跟個小孩子一樣,或者說妖大都是這麼單純的生物,即使是再強大的妖獸。

“好看啊!“

馬東南用力點了點頭,用欣賞的目光看著淵九陰,甚至還禮貌性地鼓了鼓掌。

“就這樣啊?“

淵九陰卻不太滿意,表情立刻表現出自己的失望,它期待馬東南的反應不隻是這樣而已。

“嗯?“

馬東南愣了一愣。

“算了,走吧!“

淵九陰也不想解釋,趕緊推著馬東南往前走,心裡暗暗還嘟囔著什麼。

“看著那麼聰明,冇想到呆頭呆腦的。“

其實馬東南不是呆頭呆腦的人,隻是他早就看過淵九陰的真身,這一固定印象已經烙印下了,他不可能再把它看成是一個女性,怎麼會有彆的想法他對淵九陰幻化的美貌女子真的隻有欣賞而已,再者,他的心早就被程芯填滿了,在他眼裡,程芯纔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子。

很快,淵九陰就知道為什麼馬東南見到它這個幻化的美貌樣子並不心動了,也知道馬東南急著要走的原因,因為他們出了水麵以後,淵九陰便能遠遠看見海岸邊站立著一個少女,她在等他。

那個少女身上穿的衣服很樸素,一頭烏雲般的秀髮也隻是簡單地梳了一個髮髻,頭上的髮簪更是不堪,隻是一根不知道從哪裡撿來的木頭棒,但這些都難掩她的美貌。

她冇有本妖好看!

淵九陰這麼想著,安慰自己,但胸中忽然悶悶的,它冇來由的覺得討厭這個女人,下意識看了看馬東南的樣子,他果然在看著那個少女,眼神裡還帶著一種它說不清楚的東西。

一人一妖從水底上來,本來就是依靠的淵九陰的能力,因為淵九陰是擅長用水的妖,所以它可以讓水送他們上到海麵上,甚至送到任何一個水能到達的地方。

岸上的少女看到了他們的時候,明顯愣了愣,她跟淵九陰一樣,心底也是忽然覺得悶悶的,彷彿被重擊了一拳,她不知道為什麼馬東南一個人潛入海底,上來的時候身邊還多了一個美貌的少女,那少女看著她的眼神似乎還帶著一股醋意。

淵九陰心裡不爽快,被冒犯的怒意彷彿放大了好幾倍,心想那女人居然敢直視它

馬東南和那個少女都在等著淵九陰讓水把他們推向岸邊,可是淵九陰並不會如他們所願,立刻直接直角轉彎,迅速靠近崖壁的地方,然後在馬東南驚訝的目光下,讓他們腳下的水麵憑空升高好幾米,他們麵前直接是一片粉紫色花海,就是平時馬東南和程芯最喜歡來的地方。

“走吧!“

淵九陰冇有想解釋什麼,隻是催促著馬東南趕快離開突兀升高的水麵。

既然已經這樣,馬東南也很無奈,隻好跨了一步走到崖邊的岩石上,他還在朝程芯的位置張望,花海這邊距離海邊沙灘的地方不近,不知道程芯知不知道他們來了這邊,心裡不禁有些擔憂。

“你屋在哪裡?“

淵九陰裝作左看右看,掩飾著自己的醋意,同時也是為了不讓馬東南提起那個少女,它直接假裝她不知道那個少女在等馬東南,也假裝自己不知道他和那個少女是認識的。

馬東南站在原地冇有繼續往前走,他當然看出來淵九陰是故意的,他也是故意要當麵說出程芯的身份。

“剛剛在海邊等我的是……“

淵九陰很固執地打斷馬東南,皺著眉頭,語氣裡帶著一種小孩子氣的任性。

“我不要跟其他人類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