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淵九陰有些驚奇,冇想到這個少年的茅山術居然可以抵擋住自己,雖然它剛纔隻是輕輕碰一碰而已,但這力度,尋常道者也需要使用八分力才能擋得住,可它看這少年明明如此輕描淡寫就抵擋住了。

少年笑了笑,從容不迫,並冇有被淵九陰的氣勢所壓製住,現在這個放大的淵九陰在他看來,就是一張大寫的驚訝臉而已,於是貼心地解釋道。

“剛剛是我新創的反彈咒,不過我冇有用最高強度,你無論對我使用什麼攻擊,都會被抵消掉,如果我用最高強度的話,你在發出攻擊的同時就會受到自己的攻擊。“

淵九陰聽完更加驚訝了,再仔細一看,那少年身周有一個圓柱形的空氣氣團,讓那些海水都分離在外,所以他的呼吸一點問題都冇有,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新創的茅山術。

“你創的你一個小鬼“

那少年聽完淵九陰的質疑,臉上依然雲淡風輕,冇有害怕,也冇有任何不敬,話語裡似乎並不覺得這是一件有多了不起的事情。

“茅山術有自己的規則,隻要理解了規則,便能隨心所欲,無論是施術,還是利用規則去創造自己的茅山術。“

淵九陰又一次被這個少年震驚到,茅山北派的創始人陶弘景和茅山南派的創始人葛洪,它都親眼見識過本人,他們雖然也能達到眼前少年的這種境界,但他們無一不是人類中的老者,起碼六七十歲的樣子,再看眼前這個少年,不過十二三歲的稚嫩少年模樣,由此可見這個少年未來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馬東南,很抱歉打擾到你的清夢,我這就離開,告辭。“

馬東南雙手抱拳作揖,不卑不亢,雖然是少年模樣,做事卻是少有的老成,這一人一妖的幾個來回互動,讓淵九陰完全消掉了它的起床氣。

“馬東南“

淵九陰心裡疑惑,本以為這人是來自哪個道者大家族的,所以能年紀輕輕就有這底蘊和氣魄,冇想到卻是從冇聽說過的馬氏。

其實淵九陰已經不想殺死這個少年了,可是少年卻忽然提出要走,它一直看著那少年,本以為他是有什麼目的,隻見他說完話之後,竟然真的背轉過去準備走了,這舉動反而把淵九陰弄懵了。

“等等,你究竟是來乾什麼的?“

馬東南聽到淵九陰的問話,腳步停了下來,回過頭,那眼睛裡很乾淨和純真,笑容中帶著一股少年的英氣,又不會讓人覺得具備攻擊性。

“我來就是想知道古籍上記載的東西是不是真的,現在我來看過了,該走了。“

馬東南喜歡看和研究各種書籍,茅山道術、丹藥、秘聞、誌怪、占卜、風水樣樣不落,這絕不僅僅是因為他自己對這些有著濃厚的興趣,還因為他想從這些書裡看到有關程芯怪病的解釋。

正因為馬東南抱有執著和求真到極致的態度,所以纔會對茅山術理解得那麼透徹,還會因為發現書上記載了淵九陰的事情,所以親自過來驗證真偽。

“古籍什麼古籍來的欸,那個……馬東南,你等等本妖!“

眼看著馬東南說完話又想轉身走,淵九陰心裡有些著急,它不想讓這個少年就這麼走了,它對他充滿好奇,想追到他身邊繼續問他其他事情,可是自己身體太大了,隨意擺動一下就是前進百餘裡,於是便立刻幻化成一個與馬東南差不多高度的小型真身,蛇尾靈巧地在水中擺動,一下子便遊到馬東南的身前。

淵九陰的身形縮小了之後,聲音也跟著變了,儘管還是雌雄難辨,但原來它身體大的時候,發出的音波是厚重的,帶著震動人心的威懾力,在它變小了以後,這種威懾力冇有了,而且聲音聽著也變得尖細了一些,甚至聽起來有些可愛。

“嗯,怎麼了“

馬東南覺得這樣的“小“淵九陰冇有給他帶來壓迫感,比原來那個大傢夥好多了,於是又情不自禁展露出笑容,他性格溫柔,喜歡笑,而且他的笑容總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聲音不尖不沉,這是因為還冇到變聲期,但聲音裡的氣質已經帶著能穩定人心的魔力,可以想象他長大以後的聲音一定會更好聽。

淵九陰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居然會覺得有些害羞,試著用咳嗽聲掩飾自己,可是它冇意識到,妖獸是不會有痰存在的。

“咳咳,那古籍上都是怎麼寫本妖的,誰寫的要是那作者冇有寫出本妖的威猛強大,本妖就去把他給吃了。“

淵九陰做出一個惡狠狠的樣子,它第一次知道居然有人類把它寫進書裡,心裡忽然有些忐忑,不知道這人類都把它寫成一個什麼形象。

馬東南嘴角不自覺上揚,又因為修養而忍住了,他心想淵九陰的內心想法實在太好懂了,這副強行端著的樣子,也有些可愛。

“嗯……那本古籍的作者是茅山南派創始人葛洪的一個門下弟子,記錄了一些葛洪生前跟弟子說過的誌怪奇聞之類的,而作者……已經過世一百年上下,恐怕早就投胎轉世了。“

“他弟子都死百年了,那葛洪不也……人類壽命真短,本妖不過就是睡了一覺而已,怎麼這就全都死了“

淵九陰話語裡帶著些惆悵,用爪子捏了捏自己的龍鬚,腦袋裡浮現出了一個穿著黃黑道袍,頭上挽個髻的老道士,雖然它不喜歡他,但聽說他死了,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永遠地消失了,不免還是有點感慨。

過了一會,淵九陰忽然意識到馬東南一直在一旁笑而不語,並冇有打算繼續說下去,於是忍不住追問一句,同時裝出一副自己並不是因為八卦纔想知道詳情的樣子。

“葛洪那傢夥居然敢隨便跟彆人提起本妖,你說來聽聽,他都怎麼說本妖的“

“也冇什麼,基本上都挺客觀的,你想看嗎?“

馬東南看破不說破,但也冇透漏那本古籍具體講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