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道長自然比馬東南的天賦更高,修煉之路更平順,因為他是早就被馬東南安排好的。

馬東南計算出一個最好的出生時辰,最好的出生位置,安排了最好的命格,然後偽造了綠色通道的靈魂烙印,瞞騙過陰曹地府的各路把守,再以一身精純的光明能量法力凝成一個可以抵擋池水兩秒的保護罩,成功穿越往生池投胎。

又因為一筆道長不在陰曹地府正常的流程下投胎,所以自然冇有父母,他誕生於天外的隕石之中,超然於凡人之命,也脫離於世間的管束。

一筆道長還保留了他的前一世馬東南的記憶,一出生就不同於矇昧的孩童,可以早早地站在馬東南的肩膀上繼續研究茅山術,而且心無旁騖,他在七十歲之時終於突破了人類道者的極限境界,羽化成神,所以他不需要吃飯,不需要睡眠,擁有無窮無儘的壽命,通體纖塵不染,因為他已經不屬於人間,當然不會被人間的臟汙所染,也不受人間法則的控製。

要不是鬼王循著馬東南靈魂的氣息追尋而至,一筆道長又因為受馬東南記憶的乾擾,對鬼王心軟,以至於耽誤修煉的速度,他本來可以提早至少四十年成神。

一筆道長終究不是馬東南,投胎轉世以後,儘管一筆道長還帶著馬東南的記憶,但他們的的確確是兩個不同的個體,性格和容貌甚至思維方式都有差異,因為這些不止與記憶有關,也跟命格有關。

這些差異作為最大的原因,使得導致鬼王和一筆道長後來因為種種事情反目,反目以後一筆道長纔有機會繼續修煉。

一筆道長成神以後,本來是應該要飛昇神界的,卻因為還留下一個心結,所以冇辦法安心離開。

馬東南的執著,牽扯了兩世的事情,這就是這一世一筆道長的任務,他將要替馬東南消滅鬼王,讓真正的程芯回來,所以他救張周旭,幫助佳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那個任務。

鬼王壓根就不知道,或者說她想不明白,為什麼一筆道長會阻止她,其實它更想不到的是它當初被張家封印,到現在冇辦法成功完全甦醒,這一切都是馬東南在轉世前就已經安排好的。

說起這個安排,還需要追溯到馬東南和程芯結婚以後,兩人在花海邊建了一座木頭房子,遠離人煙,在冇有黑暗能量侵擾的日子裡,他們都過得幸福美滿,直到有一天,程芯發現自己懷孕了。

其實馬東南並不想要孩子,但程芯覺得自己可能隨時會死去,想自己在離開之後,馬東南身邊還有孩子陪伴著,所以才堅持為他生孩子,同時她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理論上程芯是六陰之體,體內有豐富的黑暗能量,孩子在母體裡吸收了大量的黑暗能量,脆弱的身體應該早就頂不住,可事實並非如此。

懷孕期間,馬東南和程芯一直都擔心這個問題,然而孩子卻一切正常,直到孩子出生,馬東南才知道怎麼回事。

孩子是馬東南接生的,孩子出生時,正值日上中杆,陽光普照之時,八字重,正是比普通人對黑暗能量更耐受一些,勉強抵抗住程芯的黑暗能量侵染,同時在出生的時候,有小延一直在旁邊為孩子吸取黑暗能量,所以還算平安誕生,隻是孩子本來就脆弱,為了安全起見不能跟程芯待在一起,程芯狠下心,隻匆匆看了一眼,便讓馬東南把孩子帶走,她其實也不捨得孩子,可是作為母親,她更加不想讓孩子受到任何傷害。

在馬東南心裡,孩子並冇有程芯重要,所以他每天陪著程芯,除了陪著程芯,就是修煉和做研究,在養育孩子上卻冇有費太多心思,孩子更多的是跟著村鎮裡的奶孃,父子情從小就特彆淡。

過了還不到一年,程芯又懷上了第二胎,這次卻冇有那麼幸運,程芯一直需要靠補充光明丹來維持胎兒的健康,還冇足月,孩子就提前發動,耗光了程芯的氣血,黑暗能量更是趁此機會趁虛而入,帶來強勁的反噬,程芯產下不足月的小兒子以後便死了。

意想不到的是程芯死後,靈魂分離而出,竟然無法投胎轉世,不生不滅,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她反而是解脫了,得到了另一種意義上的永生。

程芯澎湃的黑暗能量在她死後並冇有消散,而是轉變為了它靈魂的法力,成了鬼的程芯發現自己居然也可以修道了,隻是它冇辦法用人類修煉的方式,它不能修光明能量,而且它得躲著陽光,便隻能修煉黑暗能量。

馬東南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做研究,他想到了很多妖的修煉也是修煉的黑暗能量,便試著綜合妖和人類的修煉方式,讓程芯把黑暗能力修煉出來,這邊是修鬼道方法的來源。

妖跟人類修煉的方式是不一樣,他們每個種類修煉的方式也不同,馬東南也是做了一翻研究後,才研究出了鬼道的修煉方式。

高興不了多久,馬東南和程芯又開始難過了,不過兩人難過的點並不一樣,程芯難過的是馬東南的壽命是有限的,他們最終也還是無法相守,而馬東南難過的是他卜算出程芯的事情……

小延雖然得到了幾次馬東南相伴遊玩的承諾,可它並不滿足,它心裡一直極其反對這門親事,可是作為一隻妖,它冇有可能跟人類有未來,自然冇有立場反對馬東南傳宗接代,後來程芯死了,還陪在馬東南身邊,讓它更是氣,氣得把自己悶在妖府裡裡麵不肯出來。

有一天,馬東南忽然把小延叫了出來,他自己坐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頭,看上去特彆寂寥,所以小延心一軟便出來了。

“小延,你知道我最相信的一直都是你。“

小延聽完馬東南的話,心裡的氣全消了,臉上露出既甜蜜又驕傲的神情。

“那當然。“

馬東南又繼續說。

“隻要你想,你的生命可以是永生。“

“是的,因為我是妖界守護者,你想說什麼“

小延隱隱覺得馬東南似乎實在鋪墊什麼,它忽然覺得馬東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