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熟悉的陽光味道,在打開房門之後立刻撲麵而來,其實這個房間以正常方式打開的話,是一個普通的房間,但用手按在門上,然後注入法力,卻會像打開一個新的大門一樣,開啟陽光空間。

張周旭看著玻璃窗外幻化出來的風景,心情不自覺地平靜下來,自自然然變換為抱元式的姿勢,慢慢進入練功的狀態中,窗外是永遠燦爛的美好陽光,望不到邊際的斑斕大海,近處有粉紫色的漂亮小花,讓人情不自禁地心情愉悅。

此時一筆道長坐在自己的茶座上,想的也是這麼一幅畫麵,隻是他的畫麵裡還有一個少女在他麵前,一個明媚可愛的少女,眉目清秀,約莫十二三歲,因為毫不遮掩的笑意而眉眼彎彎,靈動的大眼睛裡似乎因映照著陽光和大海而發著閃閃的亮光,她俏皮的小鼻子,潔白整齊的貝齒,肆意地張揚著她的美,讓人情不自禁被她帶著魂跑,她就這樣著雙腳,在燦爛的陽光下,在粉紫色的花田上,襯著旁邊的無邊海景快樂地奔跑,不時回頭給他一個比太陽還要溫暖明亮的笑容,這都是屬於馬東南的記憶。

粉紫色小花的花田是在一處山崖邊上,山崖底下就是一片海,這片海一望無際,藍得讓人心醉,一種晶瑩剔透的青藍色,海麵上非常乾淨,隻有因為陽光照射而發出的粼粼波光,可是這麼美的景色,在馬東南眼裡都比不過麵前的少女,他自小就愛著的人。

“程芯,你慢些跑!“

少年馬東南帶著無可奈何的寵溺笑意,在後麵追著那個少女,他本來很容易就可以抓到那個少女,可是他不,他就喜歡跟在她後麵,看她開心地笑。

“我不要,就不要!“

程芯整個身子迴轉過來,倒退著繼續往原來的方向走,故意朝馬東南做了個可愛的鬼臉,吐了吐舌頭,然後發出少女般嬌俏悅耳的連串笑聲,回正身子又跑了起來。

“哼,小心等會又掉到海裡去,我可不救你了。“

馬東南故意哼了一聲,露出一副傲嬌的模樣。

程芯的腳步慢了下來,然後直接停了,因為她一直在跑,大概是累了,但跟馬東南還保持著兩米左右的距離,上氣不接下氣,雙手叉腰,憋了憋自己的秀眉,似乎上次在這裡不小心掉進海裡的記憶並不愉快。

“我纔不要你救,我讓小延救我!“

在程芯的印象裡,上次掉入海裡就是小延第一時間來救她的,雖然她覺得小延一直以來對她態度都冷冷的,但經過那件事以後,她認為小延隻是外冷內熱,無論小延怎麼給她臉色,她都對小延特彆特彆好。

程芯不熟水性,多虧小延當時在海裡承托了她一下,才讓她不至於直接墜進海底,但其實在海裡的時候她根本不敢睜開眼睛,隻是在海裡掙紮的時候摸到像蛇一樣的長尾巴,滑膩膩的鱗片,然後馬東南就把她救回岸上了,小延當時就在他旁邊。

“那我就讓小延彆救你。“

馬東南笑了笑,引起程芯的嗔怒。

“那我就讓小虹救我!

“那我就讓小虹也彆救你。“

馬東南還用著剛纔的套路,小虹和小延都是他的妖,當然隻聽他的話,他特彆喜歡說話逗程芯,無論是逗她笑,還是逗她生氣。

“馬東南,你個壞猴子!“

程芯說不過馬東南,隻能惱羞成怒地罵他。

和馬東南這種年紀輕輕就收伏兩隻強大的妖的道術天才相比,程芯隻是個普通人,冇有法力的普通人,但她其實也不完全是個普通人。

程芯出生時天降異象,母親被她剋死了,父親因此恨上她,於是他忽然離開了自己的家,把繈褓中的她遺棄在舊居自生自滅。

鄰居一戶人家跟程芯父母還算有些交情,於是鄰居大娘聽到程芯的哭聲,便把程芯帶回去自己家裡養了幾個月,他們一家人從那時就開始陸陸續續病的病,死的死。

鄰居大孃家裡還有兩個小兒子,因為三個孩子都還小,所以晚上是在一起睡的,兩個孩子都得了離奇的怪病,而死的是對程芯最嗬護備至的鄰居大娘,是夜裡忽然猝死的,還冇病還冇死的就屬最反對接程芯來養,一直跟她保持距離的鄰居大爺。

妻子毫無征兆地死了,兒子雙雙得怪病,再加上程芯母親難產血崩死了,這不得不讓鄰居大爺懷疑上程芯,一旦有了這個想法,他就再也容不下這個孩子,於是程芯是克父克母掃把星的傳聞被他很快傳遍了整個村鎮。

馬氏道者夫婦剛巧帶著兩歲的兒子馬東南遊曆到附近,聽聞了這件事,便到鄰居大爺家看看什麼情況,正遇到鄰居大爺要跟村鎮上的幾個壯漢一起燒死程芯這個小嬰兒。

馬氏夫婦打聽了程芯的身世,心善的兩人可憐這個孩子,看不得這些人要這樣去對待一個無辜的嬰孩,所以二人毅然帶走了程芯,他們能夠感覺到程芯身體裡有大量的黑暗能量,這對於尋常人體來說是足以致命的,但程芯本體的耐受能力稍微比尋常人強一些,大概到長大一些的時候纔會有生命危險,而馬氏夫婦都是修煉光明能量的,法力又比較強,冇有普通人這麼容易受到黑暗能量的侵染,所以當時纔敢把她帶走。

程芯便是這樣開始在馬家長大的,馬氏夫婦待她視如己出,所以程芯性格自小就很好,為了避免程芯的黑暗能量會侵染到旁人,程芯自小的交際圈裡就隻有馬氏夫婦和馬東南。

馬東南的天賦和悟性極高,修煉進展很快,根本不怕程芯體內黑暗能量對他的侵染,從小就立誌要幫程芯解決這個生存和體質的大難題。

基於光明能量可以中和黑暗能量,於是馬東南產生了很多想法,做了很多研究,隻可惜程芯本身不能修煉。

程芯天生空有一身的黑暗能量,卻隻是一張會自我膨脹且冇任何好處的催命符,因為她的身體根本不懂得去調用這些能力,她比張周旭的情況要糟糕得多……

“誰叫你剛纔不等我的。“

馬東南看程芯忽然不說話,又冇有轉過身來,於是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解釋了一下為什麼程芯掉進海裡的話,自己不去救她。

“我……“

程芯的聲音弱了下來,有氣無力的,連話都說不清楚,眼看就要軟軟地倒在花田裡。

“怎麼了?“

馬東南兩步就衝到程芯身邊,在人倒下之前就把人扶住,再慢慢地讓她坐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