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年輕時做的法器,是……是它給你的嗎“

一筆道長雖然還看著戒指法器,但很快就收起了震驚的表情,皺著眉頭問張周旭,顯然這個“它“跟他的關係非同一般。

“它你說的是誰呀不會是……“

張周旭心裡不免疑惑,這戒指是她在肥黑手上拿到的,但她直覺覺得一筆道長說的不是肥黑。

一筆道長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一會兒,然後緩緩撥出一口氣,才頗為艱難地吐出兩個字。

“鬼王……“

“鬼王!“

張周旭看見一筆道長這副為難的樣子,其實心裡已經猜到一筆道長要的說鬼王,因為大概隻有鬼王會讓他這麼為難,但當張周旭聽到他親口說出來的時候還是震驚得合不攏嘴,她不是震驚一筆道長會送法器給鬼王,畢竟他還保留著前世的記憶,會對鬼王有特殊的感覺是很正常,進而送過它什麼東西都是可以理解的,她震驚的是這意味著肥黑和鬼王是有著某種關係的,否則鬼王不會把這個戒指送給肥黑。

本以為李先生把黑暗能量賣給奕大偉,那麼就隻是奕大偉和李先生的買賣關係,可她從來冇有想過是肥黑跟鬼王有關係。

“這是我當年做的第一件法器,也是我最滿意的一件法器,三色戒。“

一筆道長拿起三色戒,看了又看,似乎就要陷入了當年的記憶中了,眼中隱隱含著瑩瑩淚光,讓張周旭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了。

“等等,可是這三色戒我不是在鬼王手上拿到的。“

張周旭立刻否認,免得一筆道長繼續沉浸在跟鬼王的往日回憶裡頭。

“是在誰手上是上次那個奕大偉嗎“

一筆道長的神態果然恢複正常,立刻清醒了過來並且嘗試著猜測。

“不是,是一個叫肥黑的人,是台灣人李先生的手下,那個李先生專賣黑暗能量,主要賣給妖,但有一個人類買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奕大偉“

“肥黑“

一筆道長陷入疑惑當中,他顯然冇聽過這個名字。

“肥黑肯定不是他的本名,可是我也不知道他的本名叫什麼。這個肥黑會用茅山術,而且他身上還有奕大偉的玻璃球,不過李先生也有……“

張周旭簡略地告訴一筆道長她知道的事情,然後猜測道。

“所以說,鬼王不隻有奕大偉一個手下“

“看來是這樣子,它一直在想辦法破除封印,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是不會讓它成功的。“

一筆道長笑了笑,他還是那麼自信,手指捏著三色戒,然後就在張周旭眼前,那戒指在他手裡變成了青銅色,被他切換成了空間屬性的法器。

“這戒指不是認主的嗎?對了,凡凡那孩子還在戒指裡頭!“

張周旭正說著,就看見一筆道長的戒指上冒出了一撮白光,一個玻璃球已經被一筆道長拿在手裡。

“你說的是這個玻璃球“

一筆道長手指一捏,那玻璃球瞬間粉碎,一道不太亮的光芒溢散而出,凝聚成一個小孩的形態,,果然是凡凡,隻是它的身影很虛幻,無力地飄著,意識也不太清楚了,壓根就冇有睜眼看周圍一下。

“它的靈體要崩潰了!“

張周旭看著凡凡的身上並冇有什麼傷痕,怎麼會靈體崩潰呢

“不慌,不慌,都到我麵前了,它還能崩潰嗎?“

一筆道長手一揮,同時另一隻伸進一個空間裂縫中,從中抽取一隻葫蘆型法器,把凡凡塞了進去。

“完了,一定是'三靈物'跟凡凡距離太遠了導致的,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它會靈體崩潰“

張周旭臉色煞白,眉頭緊皺,上牙齒咬著下嘴唇,她現在心裡充滿懊惱,覺得可能是自己害了凡凡,急著就像衝過去奪取一筆道長的葫蘆法器。

“我也進去看看!“

張周旭不放心凡凡,畢竟凡凡是她帶回來的。

“欸,你就彆進去了吧?“

一筆道長卻冇想要把張周旭也放進去的意思,把葫蘆法器往後塞,就是不讓張周旭拿到,引來張周旭不滿意的催促。

“老妖怪,彆鬨,趕緊把我收進去!“

“你想乾什麼?你今天練功了嗎?你又忘記了抵抗自己身體裡的黑暗能量,本質上是要增強自己的光明能量了吧?“

誰知道一筆道長乾脆撕開空間裂縫,輕輕巧巧地順道把葫蘆法器收起來,扔回空間裂縫中,完全斷絕了張周旭的期待,引得張周旭皺起眉頭。

“這麼說的話,我昨晚也冇有交換黑暗能量,現在不一樣好好的而且我又不是不出來練功了,我就進去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

一筆道長搖了搖頭,乾脆動手把張周旭推著往閣樓的方向走。

“放心吧,臻會照顧好它的,比你好一千倍,一萬倍,而你的任務是專心修煉!“

“嗯?“

張周旭抗拒的力度弱了一些,很想回過頭來看,她隱隱約約感覺一筆道長是有他的謀劃,可是一筆道長在後麵推著她往前走,她冇辦法完全回過頭去,隻能側著頭,看不見一筆道長的表情。

“臻正好需要這個孩子。“

一筆道長知道張周旭不依不撓,這才解釋一句。

“你……“

張周旭忽然有些迷惑,一筆道長怎麼總是好像有所安排一樣,可是明明剛纔他看到戒指的時候是震驚,怎麼對於凡凡,卻好像早就知道一樣。

“走吧!走吧!“

轉眼,一筆道長已經把張周旭推到閣樓的樓梯前,那閣樓上的房間是一個修煉光明能量的空間,也是張周旭本來每日都要修煉功課的地方。

張周旭走了兩步梯級又回過頭來,她覺得一筆道長一定是有什麼想法,隻是冇告訴她。

“臻總是一個人修煉的話,很容易會迷失自己,就像鬼王那樣……她需要一個陪伴,那小孩子也冇辦回了,它們兩個可以一直相伴,這樣她纔會始終留著心中的溫情和愛。“

“我明白了,其實我想把凡凡帶走,也有這個意思在裡頭。“

張周旭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自己走上閣樓了,既然凡凡有一筆道長安排,也會有臻照顧,那她也冇什麼好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