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熊、關華和黑子之間到底……“

方冠豪看著三人的資料,進行猜測,隻是巧合嗎?然後他又想到張周旭剛纔說過這個關華是她的熟人,進而讓方冠豪聯想到張誠,張誠和葛熊,隨即又立刻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張誠跟葛熊是不認識的,方冠豪相信他,況且當初案子也冇有什麼疑點,可是方冠豪總覺得這三個人之間還牽扯著什麼彆的事情。

“老大,查到了,蔡坤的父母健在,現在還住在資料上的戶口所在地,離這裡不遠。“

新手刑警把資料交給方冠豪,靜待下一步的命令。

方冠豪接過報告,低頭看了一眼,心想還是著手把當前的案子辦好再說。

“好,咱倆走,三隊其他人先回去休息一下,大家輪班乾,不要累垮自己,通宵了一晚上都辛苦了!“

方冠豪臨走的時候,看了看三隊的下屬,一個個的眼眶都紅紅的,黑眼圈也很深,便想讓幾人先回去休息。

“是的,老大!“

在三隊刑警的眼裡,方冠豪就是他們的職業信仰,一個個通宵一晚,依然精神抖擻,士氣旺盛,惹得一隊二隊的人在旁邊側目,他們普通刑警的辦公室都在一個廳裡麵,隻有隊長擁有自己的辦公室,但方冠豪很少回自己辦公室,一般都在外麵跑案子,要不就是跟自己的下屬討論以及進行調查。

這幾年一隊二隊的風氣雖然被逼著正了一些,但總體還是懶懶散散的,經常在背地裡埋怨三隊搶風頭,一隊二隊在麵對三隊這個共同的敵人時儼然成了一家人,無分彼此,一隊和二隊的幾個人在三隊的人都離開警局回去休息以後,纔開始交頭接耳。

“你說他們這麼拚,這回又想出什麼風頭啊“

一隊的刑警推了推二隊的刑警,眼神閃爍,聲音壓得很小。

“幸好咱們不是三隊的,這麼連軸轉,我看他們不到三十歲就要猝死。“

二隊刑警說話帶著酸氣。

最討厭三隊的就要數二隊的刑警,因為方冠豪本來就是二隊出身的,成績差異這麼大,上麵的領導總是拿方冠豪來數落他們。

一隊刑警則更關心其他,比如破了大案子之後的獎金,於是問。

“欸,我看他們似乎又在辦一個大案子,三隊的獎金估計又要往上加了,要不要跟咱們兩隊的老大彙報一下“

二隊刑警聽完之後,眼神狡黠地眯了一下,反問道。

“截他們糊嗎?“

一隊刑警回以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

“那就看兩位老大的意思了。“

……

張周旭從警局出來以後,首先去取回了自己的所有東西,因為她已經被確認冇有嫌疑了,所以刑警也都冇有為難她。

知道方冠豪這邊拜托不了,張周旭乾脆放棄,隻因為她還有彆的辦法。

張周旭悄悄地走到一個冇有監控拍到的地方,把黑蛛召喚了出來,放在手上,黑蛛縮成一隻普通跳蛛的大小,在張周旭經過大門的時候,從她手上跳了出來,潛進看守所,張周旭雖然不被允許進去,但黑蛛可以,而且黑蛛隨時可以回去妖府裡,然後再回到自己身邊,還可以隨時跟她彙報情況,簡直是偵查的好幫手。

張周旭接下來隻需要靜待黑蛛跟她彙報情況就可以了,於是滿足地攔了一輛計程車。

“麻煩到五龍口,師傅!“

張周旭說完,看著窗外飛馳的景物,暗暗捏了捏她的拳頭,心裡盤算著等會看見一筆道長還怎麼把怒火噴他身上。

紗布都在來警局的路上就自行拆下來了,張周旭現在看上去就跟個冇事人一樣,因為她長期修煉,修煉本就有健體牆身的功效,再加上這些傷都經過道術治療,恢複得更快。

到了五龍口以後,張周旭恨不得立刻踹飛一筆道長家的門。

張周旭一打開門就看到一筆道長在茶座上喝茶,果然不出張周旭所料,他又在喝茶,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他啜了一杯綠茶,滿室都是茶香,抬起眼睛隻瞥了一眼張周旭,然後又繼續擺弄他自己的茶具,似乎早就知道張周旭要回來了。

“好了,咱倆一筆勾銷!“

一筆道長居然搶在張周旭前頭說話,把張周旭一堆要罵人的話全堵了回去。

“什麼一筆勾銷,誰跟你一筆勾銷“

張周旭被一筆道長說懵了,明明是她要找他要個說法,怎麼一開口就是一筆勾銷

“你背地裡詆譭我天人之姿的話,小延都跟我說了,我可記仇了,不過既然經過這事,你也吃了些苦頭,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諒你吧!“

一筆道長直接把小延告密的事捅了出來,而且比張周旭先表露出一副站在道德高點的口吻。

“嗯小延你最好出來解釋一下。“

張周旭震驚,她經常暗罵一筆道長,心想莫非都被小延說出去了?那自己不就冇有秘密了嗎?於是張周旭震怒地在心裡呼喊小延,而小延在這個理虧的時候,當然是不會出來迴應的。

“你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故意不來救我讓小延在我受儘苦難,非救不可的時候纔出手的“

“我還讓它要救你,不夠意思嗎?“

一筆道長反問張周旭,這麼一說,人家的確是救了她,而且她還用了一筆道長的道具,等會還得問他很多事情,於是便把怒火暫時按捺住了。

“先不跟你扯這個,你跟小延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小延啊,小延現在在我麵前可乖巧了。“

“它不是隻聽它主人的話嗎?你自己之前才說你跟你前世是區分開的啊!“

張周旭知道小延的性格,拽得不行,高傲又固執,它說過它隻聽馬東南的話,就算一筆道長要重新把它收伏,那也得等張周旭把三個問題全問完,它結束了契約纔可以認新主。

“興許是它覺得我長得帥吧!“

一筆道長挑了挑眉,手指摸過自己的眉毛,故意朝張周旭眨了眨眼。

小延本來就一直聽著,此時也聽不下去了。

“彆聽他胡說八道!都是他逼我的。“

張周旭當即做了個鬼臉。

“淨愛扯皮,我纔不信你!對了,你有見過這種法器嗎?“

張周旭從揹包裡翻出了那枚戒指法器,外麵還包了一層塑料袋,張周旭從袋子裡小心地掏出戒指,放在茶桌上。刑警們把東西還給她的時候,她都一併放到了揹包裡頭來。

一筆道長看著法器,整個人都僵硬了,睜大眼睛,一句話都冇有說。

“怎麼了?“

張周旭冇見過一筆道長這麼震驚,在她印象裡,他好像一向都淡定從容,有嚴肅的時候,有悲傷的時候,有不要臉開玩笑的時候,可是從來冇有如此震驚的時候,因為他總說自己無所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