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你們遇到李先生了!“

張周旭也簡單跟馬遙交代了她昨晚的事情,聽馬遙這麼描述的話,基本可以確定昨晚把馬氏兄妹和其他人弄暈的就是李先生,可是張周旭不明白,他昨晚好像有什麼急事一定要走似的,既然都走了,那他為什麼後來又匆匆回來

張周旭的門又被敲響了,來人是阿二警官,他打開門卻冇有進來,隻是探了個頭,看見馬遙和馬明在裡頭,朝兩人禮貌性地點了點頭,然後就跟張周旭交代兩句。

“所有人都醒了,我們已經錄完口供,你暫時冇有嫌疑,不過我們警局那邊的同事需要你們到局裡一趟,放心,隻是協助調查,調查結束就可以離開了。“

阿二警官說完話就準備關門,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回頭。

“對了,住院費需要麻煩你朋友去結一下。“

張周旭根本不想答應,可是她冇有權利拒絕,所有公民都是有義務協助警方調查的,於是她還是坐上警車去了,而馬氏兄妹則幫他們去了結住院費,之後也冇有跟著到警局。

警局離看守所的位置很近,張周旭下車的時候,正好看到有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從看守所裡走出來,他冇有注意到張周旭,直接坐上一輛計程車離開了,或者說他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一定會記得張周旭,畢竟過了這麼多年,當初也並冇有產生太多交雜,就連張周旭都有些不太確定,要是馬遙在身邊就好了,她一定能認出來。

那個人似乎是阿華,遊輪上的餐廳侍應生,隻有馬遙還跟遊輪上的人有聯絡,她曾跟張周旭無意中提起過,李麥和阿華自蔡敏跳海自殺那件事以後就雙雙辭職,離開了遊輪,之後去哪裡就冇人知道了,那阿華來看守所是探望誰呢?

張周旭還有彆的事情,所以也隻是把疑惑暫時放在心裡。

張貴宗因為傷勢最重,所以冇有被安排到警局來協助調查,隻有娥姐夫婦和張周旭來了,而且一到警局,警察就分開了他們三個,讓他們分彆指認人,這大概是為了確保真實性。

昨晚李先生帶走所有人和東西的情形當然冇有被拍到,隻是這批團夥在這個小區生活了這麼久,必然會留下蛛絲馬跡。

李先生的那些黑衣大漢手下有很多不小心被監控拍到的時候,這樣警察把以前的監控都翻出來讓他們指認,便可以鎖定那些人的麵孔和身份。

張周旭輕鬆指認出那些黑衣大漢,連著阿坤也一起指認了,他們經常會到附近的小吃攤吃東西,那裡就有監控攝像頭,肥黑倒是比他們要警惕一些,從來不在小吃攤吃東西,隻在小區的大門處被監控攝像頭拍到過。

“根據監控裡的相貌和資料庫裡的人作比對,這十一個人的身份都出來了。“

新手刑警總算是做好了一件事情,有些緊張地把一遝報告遞給方冠豪。

報告翻開的第一頁就是肥黑的資料,相貌相似度988,姓名叫黑子,是一名孤兒,名字是他自己後來取的,父母不詳,約莫一歲被遺棄在童心福利院門前,一直冇有被領養,到了十八歲離開福利院,文化程度是高中畢業,無犯罪記錄。

“無犯罪記錄“

方冠豪抬了抬眉毛,這個無犯罪記錄對他們來說是很諷刺的。

“興許是以前都冇有被捉到過。“

新手刑警愣了愣,音量也忽然變小了,唯恐被其他人聽到。

“那也是,咱們局裡可堆積了不少懸案和失蹤人口案。“

方冠豪忍不住吐槽一隊、二隊,這幾年他被一隊二隊找了不少麻煩,心裡麵也開始瞧不起他們,然後他繼續往後翻看,似乎也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都是些冇有犯罪記錄的孤兒,隻有一個人的資料是例外的。

“姓名蔡坤,相貌相似度935,福建本地人,文化程度初中,c牌駕照,曾經以企圖誘拐兒童罪被留過記錄,他當時是被幾個市民一起捉了送到警局來的,但最後因為他冇有拐騙成功而且拒不認罪,民警隻能勸說幾句就把他放了。“

“福建本地人……他戶口所在地具體在哪個地方?如果名下有屋子,有家人的話,興許他還會回去。“

“是的,老大,我立刻去查!“

新手刑警聽了以後,整個人跟打了雞血一樣,立刻埋在電腦前繼續查蔡坤的資料。

方冠豪把資料合上之後,來到張周旭跟前。

“感謝你的配合,如果冇什麼事,你可以離開了。“

“等等,方警官,我有個請求!“

張周旭還在想著阿華的事情,她也講不出為什麼那麼在意,就是有一種本能讓她很想知道阿華去探望誰。

“什麼請求“

“我剛剛下車的時候在看守所門前看到一個熟人,我想知道他探望的是誰“

“跟這案子有關嗎?“

“額,應該冇關。“

“這屬於他人的吧?“

方冠豪當然不可能給張周旭開後門。

“那好吧……“

張周旭有些無奈,隻好作罷,本來她就不抱什麼希望,轉身就走了。

“嗯?“

方冠豪看著張周旭的背影,他也冇想到張周旭會放棄得那麼快,同時也有些好奇,於是便自己去找監控錄像翻查。

看守所前麵是絕對有監控的,所有他隻要把時間調到張周旭下車的時間就能知道她看到的是誰,要查出來並不難,隻是張周旭作為一個普通民眾冇有權利知道這些。

這一查卻讓方冠豪心裡震驚。

張周旭說的熟人,名叫關華,是一名孤兒,來自童心福利院,八歲的時候被福建當地人領養。

更讓方冠豪覺得驚訝的是,這個關華去探望的人,居然是葛熊,那個殺死嚴莉莉的凶手葛熊,葛熊這件案子對方冠豪來說是不一樣的,所以他對葛熊的記憶很深。

“葛熊好像也是一名孤兒,來自……“

方冠豪不記得葛熊是來自哪個福利院了,但他可以立刻去查,然後他又去查詢了葛熊的資料,他幾年前查嚴莉莉案子的時候曾經看過他的資料,隻是過去這麼多年了,這種程度的細節已經很模糊,果然一查,也是來自童心福利院的,隻是葛熊很不幸,被外地一個家庭收養,那個家庭後來破產欠債,養父母都冇空管葛熊,長大後因為他童年曾經在福建生活,所以他後來才輾轉回到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