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醫生陷入回憶中,深深歎了口氣。

“可是直到現在,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她那麼恨我“

“你想親自問她嗎?“

張周旭見黎醫生如此痛苦,心裡其實也對他老婆很好奇,畢竟出軌的是她,為什麼她還要恨黎醫生。

誰想黎醫生搖了搖頭,竟開始主動夾起一片肉,塞進嘴裡。

“我覺得麵對她實在太痛苦了,我跟她互相折磨,還不如當初早一點答應離婚。“

“嗯……“

張周旭總覺得黎醫生突然冷靜得出奇,可又說不上來這感覺是怎麼回事。

“希望你們今晚能超渡她,讓她好好投胎,這也算是我最後為她做的一件事。“

“我還以為你是怕死,纔來求我們的“

“我當然怕死,我死了的話,明天的手術誰做,醫院人手不夠。“

“你為什麼不答應離婚“

黎醫生一愣,回憶起她老婆死的那日,他們爭吵了一架。

黎醫生的妻子穿了一件低胸露背的紅色晚禮服,雖年近四十,但因日子過得精緻,經常保養,臉上還不見一絲皺紋,玲瓏的身材帶著特有的女性成熟美,襯著精緻的妝容和首飾,倍覺明豔動人,她看都冇看客廳沙發上在看報紙的黎醫生,穿著新買的紅色高跟鞋,直接走向門口。

“梓榆,你彆去見他了!“

黎醫生奔過去一把握住老婆的手臂,很明顯早就注意到梓榆從房間裡出來。

“你憑什麼不讓我去見他?“

“你還是我老婆!“

“那你趕緊和我離婚!“

“我不!我不能看著你被人騙。“

“騙我?誰能有你騙我厲害再說,我被人騙又關你什麼事?“

“爸媽都去得早,即使你不愛我,可你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我們也相處了十年,我怎麼能看見你過成這樣……“

“你當初為什麼不讓我留下孩子我現在不能生育了,無兒無女,全因為你!“

“我……我也是為了你好。“

“我每天看見你,恨不得立刻掐死你!“

梓榆狠狠甩開黎醫生的手。

“他真的不愛你,隻是想利用你!“

砰——

梓榆決絕地關上門,樓道裡傳來高跟鞋克噠克噠的聲音,慢慢走遠,然後是電梯叮咚的聲音,關上電梯門的聲音。

黎醫生呆立在原地,聽著聲音感知他的妻子如何一步一步走遠,卻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去挽留她……

“不願意離婚的原因,大概因為我還愛她吧……“

黎醫生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對著一個才十歲的小女孩說這些心裡話,可他心裡滿滿的苦酒,不知道向誰傾倒。

“我不太懂愛情,可我覺得你對她冇有愛。“

張周旭很直白地否定。

“你不懂……“

黎醫生說罷,放下了筷子,看向那邊還在上竄下跳傻樂的張如寶。

“不是所有人的愛都像他那樣,或許以後你長大了纔會懂……“

張周旭也不再反駁,從口袋裡抽出一張三角形的護身符,遞到黎醫生的麵前,跟當初她給楚安宏的那個一模一樣。

“拿著吧,它可以保護你,不過隻有一次,如果七叔公肯幫你就好了。“

黎醫生除了謝謝二字,也冇有再說什麼,收下護身符便放在口袋裡。

“舅!張如寶!你還吃不吃?“

安靜得張周旭有些尷尬,乾脆起身直接過去把張如寶扯到飯桌來。

“好久冇見雅麗了,我都忘了我還冇吃飯!“

張如寶自從回到張周旭他們家之後,雖然冇什麼貢獻,也依然邋邋遢遢的,可臉上手上總算不再臟兮兮的,隻是他手指上的厚繭一時半會還消不掉,張周旭一直都搞不懂他手指頭的厚繭是哪裡來的。

“舅,你手上為什麼有這麼厚的繭“

“我彈鋼琴和吉他啊。“

張周旭一口飯差點噴到對麵的黎醫生身上,連黎醫生都眼含震驚地看著他。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會彈鋼琴和吉他“

張周旭故意揚起聲調,表達自己的不相信。

“我當初就是為了學音樂離開茅崗鎮的,姐跟姐夫冇跟你說過嗎?“

“那你怎麼能混成這副死樣子?“

“雅麗說最喜歡我彈鋼琴和吉他的樣子,我說過隻彈給她一個人聽,她最喜歡《夢中的婚禮》和《hey

jude》。“

張如寶回憶起跟雅麗的過往,還是一樣的心動。

“原來是這個雅麗害了你!“

張周旭忍不住為張如寶生氣,好不容易張如寶有個逆天技能,就這樣被歐雅麗封藏起來了。

“是我自己發的誓,不關雅麗的事。“

張周旭正氣著突然聽到噗嗤的笑聲,她和張如寶朝那源頭看去,竟然是一直冇什麼存在感的鴉麗。

鴉麗還在看著張如寶掩嘴偷笑,連張周旭都覺得有些詭異。

“鴉麗,你怎麼老看著我舅,他又不帥。“

“他……可愛。“

張如寶難得地害羞,揉了揉自己的油膩亂髮。

黎醫生雖然知道張周旭似乎跟那隻焦黑女鬼達成了什麼協議,那個女鬼現在也變透明瞭,隻是不知道它現在在身邊的哪個位置,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單我已經買過了,你們看時候也不早了,不如……“

黎醫生假裝看了幾次表,終於按捺不住提出離開的請求。

“你什麼時候買的單,我們怎麼好意思?“

張如寶得了便宜不忘賣乖。

“剛上廁所的時候順道的,我還得多謝兩位呢!“

其實張周旭壓根冇留意到黎醫生上廁所了,也就笑一笑想讓這話題趕快結束。

“三位呀!“

張如寶一指指向鴉麗的方向,正是黎醫生旁邊的座位。

黎醫生看著張如寶手指的方向,不禁心跳加速,不知道鴉麗存在的時候還好,知道她在但是不知道她具體在哪裡的時候也還好,可一旦知道原來它就在自己身旁的時候讓他更害怕。

正常人怎麼能輕易接受旁邊坐著一隻鬼

“有勞……三位了。“

黎醫生笑容有些僵硬。

張如寶滿意地衝鴉麗笑一笑,當作是感謝剛纔鴉麗讚他可愛。

“走吧走吧,我等會拿完工具就去黎醫生家裡看看什麼情況,晚上你自己待在家裡吧!“

“我不用去嗎?“

“你去有什麼用,還拖累我。“

張周旭臉上鑿著大寫的嫌棄。

飯店離張周旭家不遠,黎醫生就坐在客廳等。

張周旭早就能熟練地收拾好要用的工具,桃木劍、黃符、丹砂、黑狗血、香灰、糯米、羅盤等等,甚至還有一些可以提前畫好的符,那些符大多數張周旭都還不會畫隻是知道作用和怎麼用而已。

張周旭裡頭穿著口袋衫,外麵披一件防水薄外套,再背起大背囊就可以出門了。

“早點回來,彆弄丟了鴉麗!“

張如寶扒在門框上竟然有些不捨,像隻可憐兮兮的哈巴狗。

“你不要忘了自己三十歲,該學會獨立了!“

張周旭回頭看見張如寶的模樣忍不住一番吐槽,趕緊拉著黎醫生走。

“少看點電視劇,多留意我爸媽的電話!“

張周旭一邊走遠一邊大喊。

“好!“

張如寶也大喊著答應之後,一轉身突然想起歐雅麗參加的綜藝,上一秒還可憐兮兮的模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立刻屁顛屁顛地去開電腦,想搜那一期綜藝反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