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張誠跟著方冠豪來到醫院的病房,本以為嫌疑犯是哪個以前的客人,卻冇成想病床上的人居然是張周旭,他不止嚇了一跳,還後悔答應了方冠豪,他現在一點都不想看見她。

張誠纔想起來自己昨晚的確塞了一遝自己的名片給張周旭,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他纔不管張周旭昨晚都乾了什麼事,心裡麵盤算的都是怎麼才能不被她連累,張周旭對於他而言說到底也就是一個冇什麼感情的張家後輩而已,而且她昨晚還一點麵子都不留給他,讓他在自己三弟麵前很丟臉。

“這麼巧,她是你的表外甥女“

方冠豪聽到張周旭叫張誠表舅,表情有些奇怪,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冇想到帶回來的嫌疑犯竟然是張誠的表外甥女。

“是親緣很疏遠的那種,其實我對她也不是很瞭解,也就昨晚才相認的,不用看我麵子,該審就審吧!“

張誠立刻表態,撇清關係,站定立場,他唯恐因為張周旭的關係又牽扯進什麼奇怪的案子裡頭。

“我是無辜的,還有張小哥也在,昨晚你不是也跟我們在一起嗎?“

張周旭看見張誠這副要跟她撇清關係的樣子,心裡瞬間堵著一口氣,故意說得曖昧,想嚇一嚇他。

“你們昨晚是在一起的“

阿二警官恍然大悟地用手指著張誠,他以前冇見過張誠,現在算是聽明白了,心想老大果然厲害,出去一趟又抓住一個漏網的嫌疑人。

“不,不是這樣的,你們彆聽她瞎說,我很早就跟他們分開了,我自己下車走路回的家,馬路上的監控都可以看得到,我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根本不知道,這件案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張誠一下子就慌了,忽悠的功夫都拋諸腦後,所有牢獄裡的記憶頃刻間湧上心頭,讓他恐懼再被關進去。

張周旭也不是故意要拉張誠下水,隻是他的確可以證明,昨天晚上他們遇到娥姐,以及後來上娥姐他們家都是偶然的,說她跟這件案子有嫌疑就太過了。

“我表舅可以證明我們是巧遇娥姐他們的,娥姐他們也可以幫我作證啊。“

“目前隻有你醒了,而且奇怪的是康家康和張貴宗兩人身上有被雷擊的傷痕,至於戴月娥女士,身上外傷不多,但一直冇醒,你身上有奇怪形狀的傷口,但是並不嚴重,應該不足以讓你暈倒纔對。“

阿二警官有些懷疑的目光看著張周旭,使她一陣心虛,在她聽來,阿二警官的言下之意就是說她在裝暈,因為她就是裝暈的。

張周旭立刻轉移話題,她是不會承認裝暈的。

“那雷擊就是李先生的手下,一個叫肥黑的人乾的。“

張周旭給自己解釋完,又忽然想起馬氏兄妹應該也在纔對。

“對了,我有兩個朋友是來找我的,叫馬遙和馬明,他們人呢?“

“他們錄完口供之後,老大已經讓他們先回去了。“

阿二警官說完,看了看方冠豪,本來他是覺得馬遙的口供有問題的,因為馬遙說有個戴著麵具的神秘黑袍人對她用了符,然後她就暈倒了,當阿二將這一情況報告給方冠豪知道後,方冠豪居然采信馬遙的話,這讓阿二覺得很不可思議,可他也不敢說什麼。

“方警官,昨晚我那個結拜的三弟和她先去的演唱會場館,然後我是去場館找他們的,本來想從場館開進市區裡麵吃飯,中途我就下車了。對了,我三弟呢?我可以先去看看我三弟嗎“

張誠雖然經常占張貴宗的便宜,但好歹也是認識了這麼多年的結拜兄弟,多少有些感情,他同時也不想在這裡跟張周旭呆下去,主動提出離開房間。

“阿二,那你帶張天師過去隔壁房間看看。“

阿二警官應了一聲,就帶著張誠過去隔壁的病房。

見張誠和阿二警官都離開房間了,方冠豪走到張周旭病床的邊緣位置上,隔著小桌板看著張周旭。

“有嫌疑不代表我們會把你當凶手來看,你可以放鬆些,隻要你說的是真話,我們不會冤枉你的。“

方冠豪說罷,接過阿二警官放在小桌板上的記錄本和筆,低頭看了兩眼阿二之前記錄的口供,然後他似乎準備親自審問張周旭。

“你其實不是什麼愛好神秘文化的少女,你應該跟張天師一樣,是一名道者,對嗎“

“嗯……“

張周旭心想方冠豪既然認識張誠,那自己最好還是不要隱瞞太多,否則跟張誠的話對不上,被髮現說謊就更麻煩了。

“你說的李先生是什麼來頭,你再跟我說一下吧!“

本來張周旭還想儘量瞞住小鬼和黑暗能量的事情,但很多事情隱瞞之後便講不通,方冠豪作為多年刑警,經驗豐富,邏輯嚴密,所以張周旭在方冠豪的細細審問之下,最後迫不得已幾乎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

“現在的情況我大致清楚了,感謝你的配合。戴月娥女士和康家康先生知情不報,雖然是受脅迫的,但也算是幫凶,而且他們有非法領養兒童的犯罪想法,如果可以轉為證人指控,應該會判罪輕點。“

方冠豪比較滿意地把記錄本合上,張周旭的臉色卻不太好看,雖然嫌疑洗清,可把所有事情都老實交代並不是她的本意,而且她現在還有些疑惑,為什麼娥姐他們到現在還冇醒不知道這跟她忽然間失去感應能力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有冇有關係。

“他們現在還不醒可能有問題,我想去看看他們。“

方冠豪想了想,他們一直昏睡,明顯跟外傷無關,也的確足夠奇怪。

“你覺得是什麼導致他們昏睡不醒的,又為什麼你冇事呢?“

“老大!老大!“

忽然一陣急促的拍門聲在門外響起。

“進來,怎麼了?“

方冠豪皺了皺眉,自己手下這麼驚慌失措還在醫院大聲拍門,製造這麼大聲響是有可能被病人投訴的。

“老大,證物……不見了!“

那人臉色發白,看上去氣喘籲籲的,大概是一路狂奔著過來的。

“是哪個證物“

方冠豪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

“就是……那個704號房……小房間裡頭的東西,都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