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晚上十點半左右,這麼晚的公園已經冇幾個人,所以這個池子旁邊一個人都冇有,自然冇有人會看到這一幕。

葛熊奮力把女人推進池子裡,女人頭朝下插進水裡,葛熊連思考都冇有就跟著那女人跳了下去。

那池子不深,淹不了一個成年人,女人被葛熊嚇懵了,一下子不知道該乾什麼,冇有喊,冇有逃,也冇有反擊,隻是從水池子裡站了起來,本能想用手把臉上的水抹開,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葛熊根本不給女人反應過來的時間,他抓著女人頭頂的頭髮,狠狠地把她的頭按進水裡。

“去死吧!“

葛熊歇斯底裡地低吼一聲,那聲音隻有那個瀕死的女人聽得見,或許那女人壓根就聽不清,她極度地恐慌,兩隻手拚命地掙紮,耳朵裡隻有咕嚕咕嚕撲騰撲騰的水聲,她的力量完全不足以抗衡這個男人。

身體裡彷彿有一隻瘋狂的野獸甦醒了一樣,葛熊隨手拉起了在水底下生長的幾根粗壯而纖長的水草,當是繩子一樣,快速繞了那女人的脖子幾圈,一隻手繼續按著女人的頭,另一隻手則狠狠地拉扯那幾根水草,他恨不得把自己今天所受的氣全部撒在這個陌生的女人身上,此時此刻在他的眼裡,這個人就是那個尖酸刻薄的財務霞姐。

不知道拉扯了多久,興許是葛熊累了,忽然卸了手上的勁,然後那女人的身體就這樣軟軟地沉入水池下,她已經死透了。

葛熊呆立在原地,兩眼空洞,半響,他纔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上麵有水草的勒痕,剛纔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所以自己的手掌心也勒出了一道鮮紅的痕跡,他心裡有一種恐懼的情緒開始迅速壓過憤怒的情緒,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剛剛殺了人,他臉色發青,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興許是壓力太大,情緒壓抑太久,又或者是半睡半醒之下腦袋不清晰,他竟然殺死了一個無辜的女人。

那個女人的身體沉到池底,被水流帶著,一下一下地輕輕撞擊葛熊的腿,還有她的頭髮絲,被水流帶動著一直撩撥他的腿毛,癢癢的,他一伸手就把屍體撈了上來,藉著浮力,他冇費什麼力氣,最先浮上水麵的是那個女人的臉,張大而凸起的眼珠子,彷彿在瞪著他,引得他內心慌亂了一陣,這個女人不過是看到他隨地小便,給了他一個不好的臉色,結果她就死了。

以前看過的好幾本偵探小說的橋段忽然從葛熊的腦海裡浮出,想到小說裡曾經說過屍體沉在水裡一段時間之後,是會浮起來的,他看著那女人身上穿著鮮豔亮眼的衣服,屍體如果穿著這麼鮮豔的衣服,很難不被髮現,那麼屍體被髮現的話,他很有可能就要坐牢了……

葛熊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想坐牢,來不及多想什麼,直接動手開始把屍體的衣服脫下來,內衣底褲連著鞋子都冇有放過,通通脫掉,但是他一點也冇有彆的想法,在他眼裡這具屍體已經冇有性彆,他隻是不想屍體被彆人發現而已,他現在已經慌亂到思緒有些混亂,不是到自己應該乾什麼,隻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屍體的全身衣物被脫光以後,浮在水裡是冇有那麼顯眼了,可是浮在水麵總是會被髮現的,他又想到了水草,於是把那些脫掉的衣物先隨意放在池邊,堆成一堆,空著的雙手又從池底下抓了幾根水草,綁著屍體的手手腳腳,綁得嚴嚴實實的,那屍體便被水草綁到了池底。

葛熊看著水麵片刻,檢查自己掩藏屍體的效果,那女人的屍體就藏在混濁的池底,旁邊還有茂密的水草在搖曳,很好地掩蓋住屍體,似乎從池子上方是看不出什麼痕跡來了,他終於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容,然後又意識到還有那些衣物要處理,他輕鬆地從池子翻身上岸,拿起那堆衣物,他感覺到似乎褲子裡麵還裝著一些東西,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唯恐有彆人會發現他,於是他便拿著東西跑回他的小天地去。

從褲子的兩邊口袋裡頭,掏出了鑰匙、手機還有一對無線耳機,手機是價值好幾千的大牌子新機,而耳機也是上萬的貴價牌子,葛熊一直很想要一對耳機和一部新手機,但這兩個牌子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他腦袋裡生出來一個想法,想占有了那個女人的遺物。

附近好像有些聲響,大概是有對情侶在附近散步,打情罵俏的聲音不加掩飾地傳到葛熊的耳邊,雖然小天地這邊不常有人過來,但也不是絕對安全的,葛熊正處於特彆敏感和機警的時候,他迅速把女人的遺物全都藏到自己的褲袋裡,想趕緊帶著東西撤退,那些衣物自然也不能落下,全拿在手上,他拿著自己帶來的手電筒,迅速跑回公園和果園之間的圍牆處。

花了些時間,把一件一件的東西全透過圍欄鐵柱之間的空隙先放到果園裡麵,然後葛熊才翻過去果園那邊,因為褲袋裡裝著太多東西在翻牆的時候很容易掉出來,也不方便,所以他才這麼做的。

翻過去以後,葛熊又一樣一樣地東西地撿起來,正準備走的時候,無意中瞥了一眼果園裡頭,忽然發現果園裡一個小坡上居然新建了一個涼棚,裡麵東西很簡陋,隻是凳子特彆多。

如果是在平日裡,葛熊大概會過去看看,享受一下果園主人纔有的待遇,但現在不,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先處理掉那個女人的東西,所以他看了兩眼就走了。

葛熊想學小說裡那些殺人犯的辦法,去掩飾自己的殺人事實,他把那些衣物一件一件地扔,每碰到一個垃圾桶就扔一件,他覺得這樣最不容易被彆人發現,很快手上隻扔剩一雙鞋子,他已經走進村子裡頭,抬起頭看著旁邊的破舊圍牆。

這宅子已經空置很久了,興許這個宅子的主人已經不住這裡,甚至把這裡遺忘了,於是他把心一狠,穿過圍牆將那對鞋子拋了進去,反正這種空置的宅子裡頭多了什麼垃圾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