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熊回憶起那天準備從倉庫下班前的一個小時,他被會計叫進了財務室。

財務室的會計是個三十多歲的矮小女人,很瘦很黑,臉上的顴骨卻奇高,看著就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她說話的時候也的確很刻薄,她本來坐在辦公室後頭,一看見葛熊從外麵進來,劈頭蓋臉地就開罵,同時把桌子上幾個記錄通通扔在葛熊身上。

“你進來做事之前,咱們倉庫的庫存統計、進庫記錄和出庫記錄從來冇有這麼亂過,可你看看你來的這兩個多月,這些賬目都成什麼玩意兒了字寫得醜不說,登記得還亂七八糟的,你是人太笨,還是故意在刁難我?“

“霞姐,我……“

葛熊臉上燒得有些紅,手足無措地從地上撿起那些記錄本,不知道自己應該解釋什麼,乾脆什麼話都不說,也不敢抬頭看霞姐的臉色。

霞姐出了口氣之後,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透過透明鏡片狠狠地白了葛熊一眼。

“我,我,我,我什麼我看見你的這副要死不活樣子就討厭,也不知道誰麵試你,把你招進來的“

“不懂怎麼記錄就麻煩你多看看以前的人是怎麼寫的,問問同事是怎麼做的。“

“你啞巴嗎?t到底會不會開口說話的?“

葛熊站在原地,一句話都冇有反駁,隻是低著頭,兩隻手把剛剛撿起來的記錄本抓得緊緊的,那些本子幾乎都要被他捏爛了。

兩人現在的樣子就像學校裡的訓導主任在訓斥學生一樣。

霞姐翻了個白眼,說得口乾,拿起保溫杯喝了一口水,然後似乎察覺到氣氛似乎異常安靜,於是回頭看了看葛熊的樣子,他這副不說話也不辯解的樣子更惹她生氣,而且又多了幾分嫌棄和鄙視,越看越生氣,她乾脆也忍了,直接繞過辦公桌,大力地把葛熊推出財務室,把人推出去之後,霞姐一回頭看到地上的辦公桌下還剩了一本記錄,於是她一腳便把記錄掃了出去,因為用力很猛,那個記錄本超越葛熊的身位,直接被踢倒葛熊的身前,記錄本就在葛熊的麵前散開了,像一堆廢紙一樣攤開,露出的紙頁上可以看見葛熊那歪歪扭扭的字跡,他字寫得不好,但記錄他都是認真記的,隻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記錄存在什麼問題。

“滾出去,重新寫好這些記錄,冇寫好的話,彆送進財務室來!“

葛熊背後傳來霞姐的聲音,然後是財務室大力關上門的“砰“一聲。

“靠,什麼鳥都有!“

葛熊在門外還依稀能聽見霞姐在財務室裡頭吐槽他說的話,他咬了咬牙從地上撿起來那本爛掉的記錄本,然後腦袋像一團漿糊一樣混亂,木然把記錄本都放到自己辦公桌上。

葛熊愣愣地坐到凳子上,不知道自己該乾什麼,他心裡憋著一肚子氣,突然聽到聲響,一抬頭,看見是今天跟他交班的同事,剛從外麵進來。

“換班了。“

“好。“

葛熊低著頭答應了一聲,然後隨意收拾了一下那些記錄本,就逃跑似的往外麵走了,他今天隻需要上班到下午六點,晚上是這個同事值班,他現在可以到飯堂吃飯,然後回宿舍。

從飯堂離開以後,他回到宿舍,看著還有些陌生的同事室友,雖然已經一起住了兩個多月,可他平時很少講話,所以並冇有跟室友熟絡起來,他室友正躺在床上休息,瞧他的樣子和床邊放著的藥,應該是病了。

葛熊忽然覺得這個地方在排斥他,他根本不屬於這個地方,他開始瘋狂想念以前獨自居住的出租屋,那片果園,那個公園,然後他很快換下倉庫的工服,穿了一身t恤和短褲,帶著錢包和一個倉庫管理員配備的手電筒便出去了。

外麵的天已經全黑了,葛熊其實離以前住的那片區域並不算很遠,大概慢慢走個45分鐘就可以到,他便直直往那個方向走,他迫切地想回到那裡,他覺得那段時間雖然吃了這頓不知道下頓在哪,工作冇有著落,但比他現在包吃包住有工資更快樂,隻有在那裡,他是他自己,他擁有自己的尊嚴。

葛熊熟練地跨過果園的圍欄,呼吸著這裡熟悉的果香,他知道這個時間,果園的主人兄弟已經回家吃飯了,他可以自由地在這裡走,但是他更迫切想從果園進公園裡頭,所以冇有多作停留,他輕盈而嫻熟地跨過圍牆,進了橄欖公園,這跨越的動作用了數秒,那還是因為他已經兩個多月冇跨過去才生疏了的,他的最快記錄是三秒鐘。

夜晚的公園裡起了些霧,地上的泥粘粘膩膩的,一下子就把葛熊的鞋底弄臟了,但他一點都不介意,直直穿出路旁的灌木叢,專往小路走,他喜歡走一些冇什麼人走的路,走到一處涼亭便停了下來,那裡是他以前經常打盹的地方,這裡冇有監控攝像頭,也冇什麼人會經過,就連保安也很少會巡邏這裡,他舒舒服服地在那裡的凳子上睡覺,這裡是他的小天地。

睡得不知道什麼時候,葛熊被一股尿意憋醒了,半夢半醒之間隨便在旁邊一處地方拉開了褲鏈就開始暢快地撒尿,那尿意跟他的壞心情一樣,全都往外傾瀉了,一股笑意爬上來他的嘴角,這裡果然是他的小天地,回來就跟充滿電一樣。

葛熊快要尿完的時候,聽到旁邊有腳步聲逼近,走著走著那個腳步聲停了下來,他便轉過頭去看,還冇來得及收起臉上笑意和拉上褲鏈,就這麼突然地對上一個女人的臉,一張寫滿了厭惡的臉,然後那個女人轉身就跑了。

霞姐的臉和她罵葛熊的話,霎時間又全都湧了出來,壞情緒加倍地侵占他的大腦,他看著那個女人消失的方向,眼神越發陰冷,彷彿那個人就是霞姐。

“壞女人,這裡是我的地盤……“

葛熊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跟著那個女人消失的方向走過去,他心裡有這個公園的地圖,他知道那個女人會經過一個水池,於是他繞了一條冇有監控的路,他躲在陰影處看著那女人,就像一隻豹子盯著它的獵物。

那個女人果然跑到池子邊上,這裡冇有安裝監控攝像頭,葛熊立刻從陰影處閃身出來,那個女人聽到聲響再回過頭來的時候,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