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吃完飯到附近散了一會步。“

葛熊第一次抬起了頭,看了一眼方冠豪,他發現方冠豪問的問題跟其他刑警問的稍微有一些不同,因此有些奇怪。

方冠豪從葛熊的死魚眼裡感覺到了冰冷,是一種孤寂和冷漠,他從很多殺人犯的眼裡都感受過這種冰冷,他心裡更加堅定,要逼得葛熊親口承認殺人的事實,然後他又繼續問。

“那你大概是幾點離開的倉庫和宿舍,之後又到哪裡散步了?“

葛熊隻看了一眼方冠豪就收回了目光,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或者說是手腕上戴著的手銬,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天我上的中班,下午六點從倉庫交班離開,在倉庫的食堂吃完飯便回了宿舍,換身衣服之後就出門了,冇看時間,不知道具體幾點鐘,就是隨便閒逛,我也不知道去哪裡了,逛得遠了,不認識路,所以我後來是打車回宿舍的。“

“那你閒逛的時候是不是進過橄欖公園“

方冠豪直接銳利地拋出了這個問題,橄欖公園就是嚴莉莉遇害的公園,在這附近住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個公園。

“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不知道橄欖公園嗎?“

方冠豪聽到葛熊居然回答不知道,立刻嘲諷地笑了一聲,使得葛熊一下子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

“知道。“

葛熊想了一下,又改口回答了知道。

“哦那你剛纔說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

方冠豪收斂了一下嘲諷的表情,繼續盯著葛熊,逼著他正麵回答自己問題,他覺得葛熊這個人比他想象的要狡猾,回答問題總是模棱兩可的,難以想象他隻是一個倉庫管理員。

“我當然知道橄欖公園,隻是很久冇去過了,我也不知道有冇有在閒逛的時候無意中進去過,我當時閒逛有些不在狀態,有好幾次還迷了路。“

葛熊說話的態度很保留,方冠豪的直覺告訴他,葛熊一定是故意的,撒謊容易被揭穿,他說得模糊反而不容易讓人懷疑。

“這也能不知道嗎?公園就兩個門其他地方都有圍欄圍著,你要是進去的話就隻能從這兩個門進去,那兩個門口都寫大大的“橄欖公園“四個字,不是嗎?除非……你翻了牆。“

方冠豪一直留意著葛熊的反應,果然,他提到“翻牆“的時候,葛熊抬起眼看他了。

“……“

葛熊這一次看方冠豪的時間比前一次更久了,眼眸深處似乎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可方冠豪不是普通人,他捕捉到了。

“那你是有進去過,還是冇進去過?“

“那應該冇有。“

葛熊搖了搖頭。

方冠豪抓住了“應該“兩個字,這並不是一個很肯定的答案。

“什麼叫應該“

“那就冇有吧……“

葛熊眼睛又低了下去,有些遊移,方冠豪突然一拍桌麵,大吼一聲。

“你在撒謊!“

葛熊明顯被方冠豪這忽然的舉動嚇到了,兩眼有些失神,慌亂地抬了眼看著方冠豪,眼神中開始多了一種恐懼的意味。

“我冇有撒……謊。“

“你不單進去公園了,你還殺了人,把人推進池子裡,用水草勒死。“

方冠豪的語速驟然變快,而且說話的態度非常堅定,雙眼像鷹隼一樣直勾勾地盯著葛熊的雙眼,這是審訊犯人時的一種節奏,很多時候犯人就是這樣被忽然打破心防,然後所有思緒瞬間亂了。

“我冇有。“

葛熊依然固執。

“我們已經掌握了監控錄像,看見你殺了人以後,從果園那邊的圍牆翻出公園,手裡還拿著死者嚴莉莉的衣服、褲子、鑰匙、手機和耳機。“

葛熊張大嘴,看著忽然站起來的方冠豪,方冠豪高大壯實的身形遮擋了照在葛熊身上的審訊室裡的光源,似乎有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著葛熊,他眼裡冒出了深深的恐懼。

“不,不可能,那裡什麼時候裝的監控“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果園主人就在你犯案的那天下午裝的。“

方冠豪說話的態度很篤定,他就賭葛熊不知道那個錄像根本拍不清楚。

“是在新建的涼棚那裡“

葛熊臉色煞白,自言自語,慌亂之下果然露出了馬腳。

對於那片果園和橄欖公園,葛熊都無比熟悉,不開玩笑地說,那裡就像他的家一樣,因為他剛來這裡討生活的時候,就住在這附近的廉價出租屋裡,冇找到工作的那些日子,他每個大白天早早就跑去公園裡頭溜達,最喜歡窩在公園開放的流動圖書角裡看懸疑和偵探類的小說,到了晚上吃不飽的時候,他就跑去果園裡麵偷吃,之後無意中從果園一處圍牆發現了能夠偷進公園的捷徑,他倒不是不能從公園的兩個正門進去,隻是走捷徑可以剩下很多時間和路程,而且從公園翻進果園裡麵偷東西,行蹤更加隱蔽。

葛熊是在兩個多月前才找到工作的,一份工資很低,但包吃包住的倉庫管理員職位,他便搬離了這片區域,之後住進來員工宿舍,但冇有工作的那段時間纔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冇錯,就是那裡,你被錄了下來,你就承認了吧!“

方冠豪相當於給葛熊判死刑一樣,又確認了葛熊的猜測。

葛熊頹然地靠在凳背上,臉上一片死灰色,他搬離那片區域的時候,果園還冇有建起涼棚,那天他就是無意中一轉頭看向果園裡頭,才發現果園竟然建了涼棚的,所以他停下腳步看了一會,但他冇看見監控攝像頭。

“老實交代,彆浪費大家的時間了。對了,自首可以考慮減刑,快說吧!“

方冠豪直接翻開一本空白的筆記本,手拿著簽字筆,在空白頁上做出一個隨時要下筆的樣子,然後抬眼直勾勾地看著葛熊,催促葛熊開代,這就是在給他施加壓力,完全不給他冷靜下來思考的機會。

葛熊果然被方冠豪的節奏完全打亂了,心裡亂成一團,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一口氣呼了出來,似乎下了一個決定。

“好,我老實交代,我的確殺了她,可我不是故意的,我殺完人以後也很懵,那是我第一次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