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撒尿的人為什麼要殺她“

方冠豪又繼續問,幾乎不用思考就想到這個問題,但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彷彿又回到按問題清單提問的模式,於是他又補充一句解釋。

“隨地大小便的人有很多,並不是每個這樣的人都會隨便殺人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那個女鬼這麼告訴我的。“

張誠不想去妄加猜測什麼,不知道的事情就直言自己不知道。

“那你是怎麼知道撒尿的人就是葛熊你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工作,而且你還知道他住在哪裡“

“那個女鬼死後化為厲鬼,跟了他七天才恢複了意識,所以對他瞭如指掌,她就是這麼告訴我的。“

“所以她的手機、鑰匙、無線耳機,還有衣服和鞋子的丟棄位置都是嚴莉莉的鬼魂告訴你的?

“對啊,我知道的都是她告訴我的,其他她冇說到的,我就不知道啊!“

張誠有些不耐煩,音量不自覺地放大。

方冠豪看著張誠冇有說話,這樣的問答似乎毫無意義,純粹在浪費時間,可是今天已經是限期的最後一天,這正是時間不多的時候,他心裡冒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他很想證明自己,把這個案子結了,於是他忽然把俯身向前,趴在桌子上,小聲地問張誠。

“那你能不能讓嚴莉莉的鬼魂再多說一些凶案的細節說一個凶手隻能是葛熊,而不是你的真實線索“

“我真的隻知道這麼多了。“

張誠雙手揉著自己的頭髮,聲音裡滿滿的痛苦。

“那你還能再問問它嗎?“

方冠豪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張誠。

張誠有些愕然,聽明白以後立刻左右看了看,吞了吞口水,然後也盯著方冠豪,同樣壓低了音量。

“你是想審問嚴莉莉我可以幫你當傳聲筒,但你得把我放出去,不然我怎麼找到它“

“你知道的,你是一號嫌疑人,非常重要的嫌疑人,你要是逃出了,我會很麻煩。“

方冠豪說話的時候心跳得很快,但張誠不知道,他以為自己被方冠豪耍了。

“那你還說什麼……“

結果方冠豪立刻打斷了張誠的話,給他一個希望。

“如果你答應我,不跟我耍滑頭,我可以為你冒一次險。“

“你是說真的“

張誠有些懷疑,因為據他這幾天的觀察,方冠豪並不是什麼能決定事情的人,他不可能做到說一句話就放張誠出獄的程度。

“非常時候,非常做法。“

這個時候的方冠豪還是一隻不怕虎的初生牛犢,胸中滿滿的鬥誌,隻想乾出一番大事,破獲大案,而且他自以為從二隊隊長的話裡解讀出了這個意思,這誤解了的意思反而給了他力量。

即使可能性很低,但張誠還是想抓住這個機會。

“那得等到晚上,鬼門關打開,嚴莉莉的鬼魂纔會出現……“

當晚,張誠終於知道方冠豪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他竟然假借提審,趁晚上吃飯換班的時候,帶著張誠混了出去,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這不僅僅要撤職,還有犯法的風險,不過張誠手上還帶著手銬,他的右手拷著方冠豪的左手,想跑也確實跑不掉。

“幸好這裡離公園不遠,也就十分鐘的路程,你得抓緊時間。“

方冠豪說話聲音壓得很低,但他們兩人因為手銬的原因捱得很近,所以張誠聽得見。

行事小心,熟悉路線,也很清楚監控的位置,方冠豪事前還給張誠換了一身衣服,戴了一頂鴨嘴帽,故意帶著他走監控死角,實在冇法躲過的監控就低著頭,一路有驚無險地把張誠送到公園。

張誠其實是第二次來公園,他住進附近的出租屋後,壓根就冇這閒心逛公園,所以對這裡還是很陌生,隻能跟著方冠豪,讓他來帶路。

“嚴莉莉!嚴莉莉,你給我出來!“

張誠來到上次見到嚴莉莉的地方,公園因為最近發生了命案,來的人少了很多,而且現在是晚上,附近更加冇什麼人,所以他直接朝著空氣嚷嚷。

“叫了半天,怎麼不在“

方冠豪聽著張誠對著空氣叫喚,知道有鬼隨時會出來,總覺得陰森森的,便往周圍暗的地方看了看,卻不見有什麼異常。

張誠叫了半天,嚴莉莉根本冇有出現,他也很納悶,心裡冒出一個不好的猜想。

“靠,它不會是投胎了吧?“

“你彆跟我開玩笑!“

方冠豪咬牙切齒地瞪著張誠,他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才把人弄出來,可不是為了讓他出來逛公園的。

“我……我再努力努力。“

張誠頓時有些膽怯,留意著方冠豪的表情,唯恐方冠豪立刻就要帶他回去,幸好方冠豪說完之後,就往彆的方向看去了,並冇有要立刻帶走他的意思,張誠這才放下心,往遠處池子那邊的灌木叢看的時候,藉著昏暗路燈的燈光,發現灌木叢中似乎發著幽幽的白光,那白色跟灌木叢和黃色燈光的顏色不太搭,於是張誠意識到是有東西藏在灌木叢裡頭,立刻大喝一聲。

“嚴莉莉!“

幸好嚴莉莉並冇有這麼快投胎,她隻是躲了起來,遠遠地躲在一片灌木叢裡頭,聽到張誠的聲音之後,伸出了半個頭,但雙眼的神情看起來似乎很害怕。

“哪裡哪裡“

方冠豪一聽到張誠的聲音立刻轉過頭來看,隻是他根本看不見嚴莉莉,反倒是嚴莉莉一看到方冠豪轉頭過來,就趕緊往遠處躲。

“嚴莉莉,你彆跑,你過來!“

張誠慌忙叫住嚴莉莉,生怕它跑了,可是手又被拷住,他走不快,眼看著嚴莉莉一邊飄遠還一邊驚恐地回頭看,不禁讓張誠有些生疑。

“方警官,你對嚴莉莉乾過什麼嗎?“

方冠豪皺著眉頭,他壓根不認識嚴莉莉。

“我能對她乾什麼?“

“那它為什麼害怕你?“

張誠把刑警提問時審問嫌疑人的語氣語調和神態學了個十足,此時都還給方冠豪。

“它怕我“

方冠豪覺得不可思議,心裡又隱隱猜忌張誠,他可不會完全相信一個嫌疑犯所說的話。

張誠看著嚴莉莉,見嚴莉莉終於停了下來,正在回頭看他們。

“我想問問它,可是它看見你就跑。“

方冠豪皺著眉頭,語氣裡帶著壓抑的脾氣。

“那你想怎樣?解開手銬嗎?“

張誠弱弱地問。

“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