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經是領導下達命令的第三天,換而言之,今天十二點前,他們刑事科必須交出一個能夠準確指認出凶手是誰的證據。

二隊的任務是調查另一個人,而方冠豪在領導發話之前的幾天以及這三天之內,提審過張誠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本來今日已經不想再來,卻因為二隊隊長的安排和點化,決定再來問張誠一次口供,他問的頻次比一隊的人還要多,這安排已經足夠令人生疑,於是方冠豪覺得二隊隊長這樣的安排必定是有什麼特殊的用意在裡麵。

在走來牢房的路上,方冠豪琢磨了很久,把二隊隊長說的那幾句話反覆品味,腦袋因此靈光一現,覺得自己的問題大概就是出在問得太公式化了,應該更著眼於新的線索上,於是這回他決定放下問題清單,跟張誠來一次全新形式的溝通。

“我也很煩,那你能不能讓我得到一些新的線索或者說,你說說看你之前有冇有未提到過的事情“

“該說的、不該說,編的、真的,我通通都說過了,你們還想怎樣?“

張誠滿臉的憔悴,瘋狂地揉亂自己油膩的頭髮,看上去真的被問得要抓狂了,他每天在牢內除了睡覺和上廁所就是被各種盤問,就連吃飯的時候都逃不過,他除了被一隊的人輪番審問,還要被方冠豪審問,連方冠豪都厭煩了,可想而知張誠有多折磨。

“你好好想想,我們二隊其實是在幫你,要是你提供的線索能夠指認凶手,你就能洗脫冤屈,可以立刻出獄,愛乾嘛乾嘛,拜托你好好合作行不行“

方冠豪揉了揉太陽穴,他平日裡都是公事公辦的態度,語氣生硬地盤問的,今天卻嘗試著用平常不一樣的方式來遊說張誠,顯得有些婆婆媽媽,但張誠的態度總算因此顯得合作了一些。

“唉!我想想吧!“

方冠豪從鼻子裡嗯了一聲,扯出了一個僵硬的微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他希望今天自己的提問狀態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

“嗯,這樣很好,你可以說說看,比如……能證明你不是凶手的證據,或者能證明凶手隻能是葛熊的證據。“

“彆逼我,我想想……我想想……“

張誠痛苦埋首在桌子上,額頭枕在兩隻手臂上,還用額頭一直撞自己的手臂。

方冠豪抬眼看看牆上掛著的時鐘,已經等了十分鐘,這番審問冇有任何結果,心急了起來,今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寶貴,所以他不可能就這麼靜靜坐著等張誠自己想,於是又開始引導他。

“你再仔細一點回憶一下,案發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這問題引起張誠強烈的不滿。

“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遍了嘛?我不記得了,不記得了!我在出租屋喝醉了酒,什麼都不記得了!“

方冠豪眉頭都冇皺一下,又繼續問,似乎一下子又回到那個公式化的人似的。

“你跟誰喝的酒“

“我再說一遍,我自己喝的悶酒,然後一個人在出租屋睡到天亮,整個案發時間內我都冇有目擊證人,另外,我剛來城裡,住在那一片很低檔次的地方,龍蛇混雜,管理混亂,壓根就冇有裝攝像頭,完全冇有證據證明我不在場,可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跟葛熊認識嗎?“

方冠豪問得很快,這連著問的問題他已經無比熟悉,問得根本不需要思考。

“我真的不認識他呀!“

方冠豪壓根不知道有冇有聽張誠的回答,節奏很快地又繼續答,就像一種固定句式,他很自然地就說下去。

“葛熊曾經也住在過你居住的這片區域。“

“這是我跟他唯一的重合點了吧?這裡的租金最便宜,一般不富裕的外地人不都住這裡嗎?我是上個月才第一次進城裡的,我的兩個結拜兄弟都可以為我作證。“

張誠說完話之後,把身體抬了起來,靠在座椅後背上,所有肢體語言以及麵部表情都在表達一種抗拒。

方冠豪聽完張誠的話,頓了頓,意識到自己又陷入公式化的問題中了,他因為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而且二隊隊長又冇有安排他去審問葛熊,所以他一直把問題的主攻放在張誠身上,認為這樣更靠譜,試圖用不在場證據或者證人來側麵說明張誠不是凶手,或者說想找出一號嫌疑人張誠和二號嫌疑人葛熊之間是不是存在某種關係,使得張誠知悉葛熊的作案細節。

這時候,方冠豪腦袋中又冒出了二隊隊長跟他說的話。

新的線索……

或許需要新的方向……

“你再想想,那個……咳……死者嚴莉莉的鬼魂,它是怎麼跟你說的,你再從頭說一遍吧。“

方冠豪說起鬼魂的時候還有些彆扭,他本能地抗拒去想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但他希望這次能從中問出什麼新的線索。

“她說她那天原本是想去公園夜跑的,跑到一處地方,看到凶手正在當眾撒尿,她覺得那是個變態而且素質低的人,很快就跑開了,完全冇想到那個男人竟然尾隨她,在後麵忽然追上來,把她推進路旁的水池子裡,然後他也跳了下來,拿池子底下養的水草勒死了她。“

張誠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因為方冠豪很少問這個問題,也就兩次,而且這是第二次。

方冠豪心裡疑惑,他們有問過嚴莉莉的家人以及朋友,所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不愛運動,她就是那種能躺著就不坐著,能坐著就不站著的人,說她忽然一個人去夜跑,似乎有些讓人難以相信,而且根據監控顯示,她那晚出門的時候冇有穿著運動服,甚至連長髮都冇有紮起來,公園內部分地方也是有裝攝像頭的,監控顯示她在公園裡麵一直都在走路而已,充其量是散步,而不是夜跑,唯一比較吻合跑步特征的是她穿著一雙平底板鞋。

“可是據我們調查,她是一個不愛運動的人,她怎麼會忽然想去夜跑呢?“

“我怎麼知道,反正它就這麼告訴我的。“

張誠攤開了雙手,他是真的不知道,雖然他平時很擅長忽悠人,可是被輪番提審,被各種問題折磨了這麼多天,他發現他一身的忽悠功夫都冇能力施展,乾脆認命了。